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天陆之子

第十九章 观察日记

天陆之子 翩鹊 7056 2023-10-19 06:29

  【 】

  “1687年,9月9日,星期二……”

   “天气……晴……经过了一整晚的思考,我终于决定于今天早餐的时候对伊泽进行测试……虽然他并未表现出明显的异常,但那些细微的变化与疑点仍旧让我不得不谨慎起来……这是非常必要的,虽然我真的害怕他受到了那所谓梦境的影响……”

   “根据那份官方发布的公告,我打算从‘记忆’这点入手,在认真思考后,我决定询问他有关于当初间谍培训的事情,这些记忆足够久远且隐秘,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我又加了一道保险,在话语中埋入了一个陷阱,相信这样足以达到测试的效果……”

   “幸好,伊泽还是回答上来了,虽然他回应的慢了一些,但这属于正常现象,在温顿生活了这么久,对于当初的记忆,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模糊了,呵……”

   “不过一次测试终归还是无法让我安心,但为了避免引发他的怀疑,我没有频繁进行试探,而是暗中观察了他足足一个上午,恩,他似乎在走神,在思考着什么……

   举止并不算异常,不过,说起来,他的气质似乎的确与以往不同了,更加沉静,内敛,而且……看我的眼神也有了某种奇怪的变化……

   他盯着我的裤子看了好一阵,似乎很喜欢?奇怪……不过,恩……感觉不坏!”

   “总结,他似乎的确发生了某种细微的变化,但与官方公告上的描述并不相符,而且看起来并不像坏事。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可以放下警惕,对伊泽的观察必须持续下去,甚至将其常态化,直到确认他是安全的……毕竟,那些疑点是真实存在的。”

   “对了,还有一点值得记录,昨晚喂他喝药的时候,他迷迷糊糊说了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显然不是温顿语和帝国的语言,难道是‘古神语’或者‘巴斯特克语’?可恶……语言学并不是我的长项……”

   “恩,先用同音的单词记录下来吧,让我想想,他当时说的那句话的音大概是……‘沃草耗库’?好奇怪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艾丽苦恼地抓着头发,用同音词进行了记录。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迷迷糊糊被拉起来喝药的伊泽只是下意识吐槽了句“卧槽好苦”……

   ……

   “哗啦。”

   写完这句话,艾丽将日记本翻到了下一页,想了想,继续写道:

   “下午的时候有警察上门,声称是对因梦境而患病的市民进行调研……着实让我紧张了一阵,我总觉得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他们一定在向公众隐瞒着什么。

   那所谓的梦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惜,根据报道,所有经历过梦境的人在醒来后都无法对其进行精确的描述……否则,伊泽一定可以提供第一手的‘情报’。”

   写到这里,艾丽终于扣上了笔帽,吹干了墨迹,合上日记本,并重新将其放归原处。

   ……

   ……

   而就在艾丽书写日记的同时,终于找到借口摆脱了妹妹视线的伊泽也正行走在去往医学院的路上。

   考虑了一阵,他没有选择绕路,而是向着发生梦境的那条街区走去,并仔细进行了观察。

   外表看,那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甚至于人流比较往常都更多了一些。

   “看来贝恩市民普遍心态不错。”

   默默想着,伊泽笑了笑,不再多留,穿过这条街区,继续向医学院走去。

   ……

   再一次穿过了学院大门,伊泽沿着石子铺就的道路缓步前行。

   这一次,他没有了此前的紧张,沿途欣赏着草坪与花坛,沿着中间的大路穿过了一个喷水的水池,稍作停留,便向着“宿舍楼”行去。

   自楼梯上了二层楼,然后慢慢走到了自己的宿舍位置。

   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伊泽没有立即进入,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对门”。

   通过昨天的经历,他已经知道,红发贵族奥兰多的宿舍果然就在自己对面。

   此刻,那深色房门并未关紧,敞开着一条细小的缝隙。

   伊泽当即勾起笑容,回想起昨天奥兰多推开自己房门的一幕,便也有样学样,推开了他的房门。

   “吱呀――”

   低低的折页摩擦声中,房门敞开,伊泽便看到了屋内的奥兰多。

   随即,他不禁微微一怔,开口道:“你在做什么?”

   只见,奥兰多此刻正放松地坐在书桌旁的椅子里,外套挂在一旁,上身穿着一件暗红色丝绸质地马甲。

   衬衫的袖子却撸起,正认真地握着一只高脚杯,搅拌着其中的液体。

   书桌上,还摆放着几个颜色各异的玻璃瓶,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醋味,以及淡淡的薰衣草香气。

   “啊,伊泽,你怎么来了?呃,我的意思是你的脸色好了很多,本来我是打算弄完这些,下午去你家探望你的。”

   奥兰多愣了下,露出笑容,开口问道。

   “恩,喝了些药,然后感觉好了很多,就想着过来报告一下……”

   简单地解释了两句,伊泽径直来到了书桌旁,扫了眼那些瓶瓶罐罐,脑海中便联想出了对应的知识。

   “醋……白垩……福勒氏液……”

   等又看到那只高脚酒杯,伊泽终于明白了奥兰多在做什么。

   他在美白。

   是的,美白!

   在原本的“伊泽”的记忆中,温顿王国的上流阶层,准确来说是那些贵族们向来以苍白的皮肤为傲。

   人们普遍认为,那种毫无血色的,虚弱的苍白色脸孔才具有贵族气质。

   恩,算是一种畸形的审美。

   而为了达到这种皮肤效果,一些“美白的配方”就流行了开来。

   比如用醋、白垩与元素“砷”调配的“鸡尾酒”,据说就可以令皮肤更加苍白。

   尤其是“砷”元素,更是被奉为神物,人们争相服用含砷的营养药,在身体上涂抹含砷的药液,甚至使用含砷的肥皂……

   而“福勒氏液”便是1%浓度的砷酸钾,因为砷无色无味,所以用薰衣草进行了调味,以与水进行区分。

   在温顿王国,甚至整个大陆,福勒氏液都被很多人当做一味神药,认为它可以治疗梅毒、疟疾、脱发甚至癌症。

   而事实上,砷这种非金属元素是一种极强的毒药,只需要100毫克就可以致人死亡。

   恩,用它制作的毒药也是鼎鼎大名,几乎无人不知,那就是――砒霜。

   ……

   这些知识一部分源于“伊泽”这个医学生的记忆,一部分则是“陈运”在化学课上的了解。

   因此,看到奥兰多正要举起精心调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他赶忙伸手阻拦。

   并在对方困惑的目光中叹了口气,说:

   “干嘛非要喝这个?难道你不知道这东西有毒么?”

   奥兰多闻言并不在意地笑了笑,说:

   “我记得上一次你也和我说了类似的话,放心,我虽然成绩不太好,但好歹也是个医学生,摄入的含量只要控制好,问题不大,再说,我也只是偶尔才调配一次。”

   “可对身体的伤害是会累积的!”伊泽再次强调道,旋即,想了想,语气柔和了一些,说:

   “再者,相比于这个,你倒不如直接用醋洗脸,美白效果更好一些。”

   大概是感受到了好友的善意,奥兰多无奈地将酒杯放下,举手投降:

   “好吧,好吧,我不喝就是了。”

   说完,他才笑问道:“用醋洗脸?这是什么方法?真的有用?”

   伊泽心说我哪知道是不是有用,我也只是网上看来的……没试验过,但考虑到用醋洗脸总归不会中毒,他还是语气肯定道:

   “当然,你试试就知道了。”

   “好吧,之后我会尝试下的。”奥兰多认真地点了点头,似乎真的准备试一试。

   随后,眼看着奥兰多将那些危险的液体倒掉,伊泽才转而问道:

   “对了,差点忘了,导师在学院里么?在的话,我去报个到。”

   奥兰多闻言一边给伊泽冲泡了一杯咖啡,一边摇头说:

   “好像不在,中午的时候我见他出去了。”

   “哦?”

   “似乎是去理发了。”奥兰多将咖啡杯递过来,忽然挤了下眼睛,促狭笑道。

   伊泽接过那杯“威肯咖啡”,喝了一口,才反应过来,露出笑容:

   “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毕竟……导师弗雷那稀少的头发属实经不起什么折腾了。

   ……

   说说笑笑,两人又交谈了一阵,伊泽少说多听,渐渐的,对这位贵族同学愈发熟悉了起来。

   并且终于从摆放在桌上的书籍扉页的“签名”知晓了他的全名:

   奥兰多.罗斯

   “你等下有什么打算?是回去休息,还是正常上课?”喝完了咖啡,奥兰多.罗斯问道。

   “今天下午有课么?”伊泽反问。

   医学院并没有所谓的课程,自然也没有“课程表”这种东西,所谓的课除了指导师的单独的讲授,便是指学院内部开设的“讲座”。

   讲座的安排往往在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告知学生们,不过很多人也都不会特意去记那些日期。

   “有的,等下就有一个,恩,埃文斯教授的讲座。”

   奥兰多解释说,然后问道:

   “要一起去听听么?我听说埃文斯教授可是刚从殖民地回来,经历了许多趣事。”

   埃文斯教授又是谁?

   伊泽在心中嘀咕,却是不愿意放过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于是微笑着放下咖啡杯,说:

   “好啊。”

   ……

   与此同时。

   荆棘花大街7号。

   正坐在一楼桌旁认真剪着报纸的艾丽忽然动作一顿,若有所觉地循着隔壁的狗叫声看向了房门。

   继而,她再次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

   ps:每天中午第一句,读者老爷投个票吧!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