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恐怖将临

第一章:白无常

恐怖将临 二月惊蛰 4397 2023-10-19 05:41

  【 】

  临海中学最近新转来了一个古怪的家伙,这家伙年纪不过十七,正读高二,成绩马马虎虎,长相马马虎虎,身高马马虎虎,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马马虎虎的家伙却有个很特别,很另类的名字---他姓白,命运无常的无常。

   白无常,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地府里专职勾魂夺魄的阴差之一,传说印象是喜穿一身白,头戴高帽,上书一见发财,手里拿着哭丧棒,是个哪有死人哪里就有祂的勾魂使者,但凡听到白无常这个名字的人,都会联想到这么一个形象。

   所以听过白无常名字的人,都感到一阵无语,也不知道他家里人是怎么想的,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也不觉得忌讳。

   当然,如果只是名字奇怪,这个白无常还算不上一个古怪的家伙,其中最古怪的就是这白无常总是喜欢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座位上画一些乱七糟八,让人看都看不懂的东西,其他同学只要一问他在画什么,他不说话就算了,还一直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问他的人的眼睛看,看得让人心里直发毛。

   当然,被盯的恼羞成怒的同学,大有人在,毕竟谁的班上没几个‘土霸王’只是任谁也想不到的是,这个身体看起来马马虎虎的家伙实际上却是一个力大如牛的怪物,不管你是一个人上也好,还是一群人来,他只需要双手轻飘飘的那么一推一掀,那些围攻他的人就很自然的躺在了地上。

   久而久之,学校里就再也没有哪个‘土霸王’敢来招惹这个白无常了,任他独自一人在座位上该干嘛干嘛,反正进水不犯河水嘛,你做你的,我搞我的,谁也不碍着谁。

   当然,私下里好奇白无常的同学也着实不少,只是这个白无常却是一个性格沉闷自闭的闷葫芦,别说同学之间的交流了,就连最基本的嗯、哦、好…之类的字都很少说,以至于,同学们都以为这个白无常是个哑巴。

   说起来,人都是新鲜动物,随着时间久了,同学们心中那份好奇也随之慢慢的淡了下来,而白无常这个不喜交际,惜字如金的闷葫芦在学校里在班上也就自然而然的变得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估计就是哪天他没到学校来,也不会有人记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白无常在学校里就像一个透明的幽灵一样,来时无人注意,走时无人知晓,要不是每个月的月考会念到白无常这个名字,估计就连他的班主任都会忘了班上有这么一号人。

   铃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一如往常般,白无常从课桌的桌匣里抽出了一章A4纸,拿着手中的铅字笔就在上面悉悉索索的画了起来,就在这时,班门口忽然蹿进来一个别班女生,只见这女生旁若无人的站在讲台上,用力的拍了拍讲桌,朗声询问道:“谁是白无常?你们谁是白无常?”

   【找白无常的?】

   …

   【咦…还是个美女?】

   …

   【这美女居然是来找那个闷葫芦的?】

   …

   【他们什么关系?】

   …

   一时间,全班同学都望向了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白无常,眼神中满是好奇和疑问,极个别同学心中更是想入非非,恶意揣测着讲台上那别班女生和白无常之间的八卦。

   而白无常自然是听到了讲台上那名别班女生的声音,他顿了顿手中的铅字笔,抬头瞄了一眼讲台上那名女生,长得倒是漂亮可人,特别是右眼角下的那颗美人痣更是平添了几分妩媚之色,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那名女生却是一个短命鬼,最多活不过二十八。

   “自古红颜多薄命?”

   白无常嘀咕了一句,随后从课匣里抽出了一张新的A4纸,手中铅字笔悉悉索索的快速画了起来,不一会儿只见A4纸上便多出了这么一幅画。

   画面上的线条隐约可见是一个隧道,隧道内发生了一场车祸,其中有私家车,也有载满旅客的客车,一个身形纤细苗条的女人扑倒在血泊之中,右手手指隐隐指向前面的七人座客车,在这个女人旁边还蹲跪着一个男人,男人一边顺着女人所指的方向望去,一边摸着腰间的手枪…

   白无常看了一眼纸上的画,随后在画上的右下角里沙沙沙的写上了日期,最后在日期后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喂,这位同学,你就是白无常?”

   一只白净纤细的芊芊玉手忽然在白无常眼前晃了晃,白无常抬头漠然望去,只见方才还在讲桌旁的那名女生此时已站到了他的面前。

   那名女生似乎知道白无常不喜言谈,径直从挎在身上的小皮包里掏出了一张A4纸,而后将A4纸放在了白无常的面前,随即问道:“白同学,这幅画是你画的吧?”

   白无常低头看了一眼A4纸上的画,只见画面上一个无论身形还是样貌都跟眼前这位女生二十多岁的时候差不多的女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在女人的尸体旁还留有几个废弃的弹壳。

   这是个被枪杀的女人。

   最后又看了一眼画上右下角的日期和署名,还真是他前段时间画的,只是记得当时似乎他把这张画送给了那名当事人才对,怎么会在眼前这个女同学身上?

   带着些许不解,白无常一反常态的开口问道:“画为什么在你这?”

   声音并不清脆,也不沙哑,更别提什么磁性,总之就是一个大众版的嗓子,没有一丝特色,然而就是这么一段毫无特色的声音却让整个班级沸腾了起来。

   “我靠,他居然会说话!!”

   …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哑巴都开口说话了??”

   …

   “果然不是个哑巴…”

   …

   “这家伙平时还真能忍!牛B!”

   …

   没有理会班上的沸腾,那名女同学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她连忙追问道:“你和我姐姐认识?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我们全家都在找她,如果你知道她的消息的话,请务必告诉我…拜托拜托!”

   说完还双手合十对着白无常轻轻拜了拜。

   白无常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认识你姐姐。”

   那名女生顿时便急了:“不认识我姐姐?不认识我姐姐你会送她画?她还会很珍重的收藏?而且还画的这么血腥…”说着说着那名女生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双眼微微一睁,语气幽幽道:“我姐姐该不是被你藏起来了吧!白同学,如果你今天不说出我姐姐的下落的话,我马上报警!”

   白无常眼皮一抬,淡淡开口道:“报警请随意,其次我真的不认识你姐姐,至于我为什么送她画,你马上就知道了。”

   说完,白无常便将之前刚刚才画好的画从课桌上拿了起来,随手递给了面前这个短命的女生的手上,女生接过画一看,不出她所料,依然是那种血腥死亡的画,她紧盯着白无常的双眼,问道:“你送我这幅画是什么意思?上面画的是我?”

   白无常点了点头:“嗯,是你,至于为什么送给你,是因为我想提前告知你的结局而已…”顿了顿又接着道:“至于送给你姐姐那幅画的原因,也是如此。”

   那名女生顿时气的美眸圆睁,什么叫提前告知你的结局?这不是变相的在咒她出车祸,咒她死吗?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你…你无耻!我…我要告老师!我要告家长!我要报警!!”

   白无常无所谓的的挥挥手:“好人难做,你随意。”

第一章没有了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