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恐怖将临

第十章:教授(上)

恐怖将临 二月惊蛰 4242 2023-10-19 05:41

  【 】

  教授,姓名肇志仁,美籍华裔,一位博学多才的学者,同时荣获物理、生物等多项学科学位的学术界巨子,知识渊博的他为人温文儒雅,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拥有着一颗追求真理永恒不变的心!

   说起来这是一个真正让白无常由衷感到敬佩的男人,同时也是白无常第一个什么都能拿出来交谈也敢拿出来交谈的朋友或者…师生,尽管两人之间的年岁相差了三十年!

   套用肇志仁的话来说,白无常和他之间的关系就是两个字!

   信任!

   没错!就是信任!

   白无常信任他,所以很早之前就告诉了肇志仁关于自己与生俱来的秘密,希望肇志仁能从中理解到些什么!

   而肇志仁也确实不负白无常的信任,为了帮白无常安然度过二十岁这个大限,毅然决然的远赴RB原因只是因为那边风传着一个真假难辨的灵异事件。

   一个关于诅咒、关于闹鬼的灵异事件!

   临行之前,白无常曾劝过肇志仁,叫他别为这种一听就知道是虚假的灵异事件而浪费时间,然而肇志仁却拒绝了白无常的好意。

   他说,“每个人都会仰赖自己的知识和认识并被这些东西所束缚着,还将这些事称为真理,只可惜,知识和认识从来都是个很片面的东西,人类至今所能理解的在宇宙万物中不足万分之一,所以那个真理或许只是鼠目寸光,人都活在自己所认为的世界里,难道你不觉得吗?

   因为能预见死亡,所以率先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这种事其他人听起来你认为他们会相信你吗?但是我会!

   现在RB出现了灵异事件你又为什么觉得不可能?就因为你那预见死亡的双眼看不见死后的世界?

   无常,想要解决一个难题,你首先做的应该是去试着了解它,而不是全盘否定它!

   想要征服死亡!就唯有了解死亡!

   何况,死后的世界,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一席话说的白无常无地自容,他唯有衷心祝愿肇志仁一帆风顺早去早回。

   哪曾想肇志仁这一去就是三年,中途杳无音讯,没有人能联系到他,以至于白无常就算后来转学到了内地,也没办法告知他自己的联系地址和方式。

   本来白无常还在苦恼该怎么才能联系道教授,没想到眼下这金焘年却突然开口告诉他教授回来了…

   【RB那边终于有了结果了吗?】

   十分了解教授为人的白无常哪能不清楚原因,多半是RB的那灵异事件被教授弄清了,不然的话,教授是绝对不会回来!

   “教授现在在哪!我去找他!”怀揣着好奇与想念,白无常很想下一刻就能见到教授。

   “教授现在在香江,没在临海。”金涛摇摇头,脸上杀气腾腾的道:“这次我过来就是接你去见教授!只是没想到那张怡君居然被警察通缉!不行!不能拖累教授!我明天回去就杀了她!”

   “喂喂,都说了别人叫欧怡君,还有她什么时候被通缉了,她只是失踪被警察找而已!你可别乱来!”

   白无常见金焘年一脸杀气,顿时吓了一跳,别人说这话或许只是开玩笑,大家笑笑了事不用太当真,但那金焘年如若说要杀人,那绝对是来真的!因为不信的人都被那家伙给突突了!

   还别不信!

   金焘年这家伙原本是个经常活跃在南非和中东的华裔雇佣兵,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心甘情愿的跟在了教授身边过着平静的生活。

   虽说从那以后金焘年算是‘隐退辞职’了,但那家伙作为雇佣兵的的习性可没改过来,身上枪不离身就算了,夜里就是睡觉都会‘睁开一只眼’,也不知道到底在防备着谁。

   说起来,以前白无常倒是经常找他借枪玩,尽管金焘年十次有九次半都不借,就算借都会提前下了子弹…

   “那怎么办!教授现在做的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教授有危险!”

   或许是生死场面经历的太多了,那金焘年遇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杀了对方,殊不知,和平年代杀人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惹祸上身!

   说到底这里是中国!

   行的是和谐昌盛求发展!

   并不是南非和中东那种人命贱如草的战乱之地!

   “你笨啊!明天直接叫那欧怡君回家不就行了!”白无常白了金焘年一眼,道:“打打杀杀的,你这辈子过的还嫌不够啊?”

   “……”金焘年恍然大悟,随后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两下。

   白无常懒得跟金焘年这个莽汉继续纠缠杀人的事,说穿了他们两个都不是一个频道的人,你说你在杀人多厉害?我讲我读书有多牛?完全就不相关嘛,说再多也说不到一起去。

   要不是因为教授,白无常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和金焘年打上交道。

   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白无常看不起金焘年,只是白无常单纯的觉得他们两个完全就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两条基本上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再说,他一个混吃等死的渣渣学生有什么资格去看不起提着脑袋求生存的金焘年?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算算时间,由于明天学校放周末,满打满算也有两天空闲时间,只要星期天晚上能赶到学校就成。

   【不过…就算迟到或者没去,大概班主任和同学们也不会发觉吧?】白无常暗暗想道。

   金焘年可不知道白无常的思绪已经散发的那么远,他想也没想直接开口道:“明天早上七点二十的飞机,所以小七爷你今晚最好还是早点睡!不然的话明天早上起不来,你也不想我来叫你起床吧?”

   “鬼才愿意你来叫我起床!我去睡觉了,晚安了您呗!”

   说罢白无常转身就朝卧室走去,他可没打算跟金焘年秉烛夜谈,最主要是他完全不知道该和那金焘年聊些什么…

   聊打架吧,别人动枪的…聊学校吧,估计金焘年也没什么兴趣…聊人生经历吧,两人又不搭边…

   总不至于和那咸湿佬聊女人吧?

   我聊学生妹,你聊大波女?

   呸呸呸呸!!!

   还要不要脸了!

   想来想去,还是睡觉吧,免得尴尬!

   “喂,小七爷,现在才晚上八点,你睡得着吗?”身后金焘年有些愕然的问道

   白无常没理睬他。

   “小七爷,那我今晚睡哪里?”

   “……”

   “啪”的一声,卧室门重重关上,客厅里独留下一脸愕然的金焘年。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