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浴火星河

第4章 幸存者

浴火星河 芸豆老豆 6613 2023-10-19 05:40

  【 】

  真空里,以惯性方式在行星轨道上待命的星舰活了过来。防御力场张开,贴近舰体的物质同力场能量相互作用,产生了美丽的极光现象。

   星舰的尾喷楼发出超越太阳光数倍的绚丽光芒,把附近的陨石区笼罩在战舰庞大的阴影中。

   “主引擎出力稳定,越迁引擎启动准备”

   浸泡在特殊的加速液中,监控官的声音有些发闷。杰西卡一言不发的端坐在指挥椅上。她的眼神闪烁,脸色凝重。

   “跨维度通讯失败,检测到巨大的干扰源。”

   “……”,杰西卡看了要报告的监控官,没有发表意见。

   “情报科报告,5艘无人艇全部失联,怀疑有人实施航路封锁。”

   “……”,监控官不确定的眼神注视下,杰西卡依旧一言不发。

   流浪号完成加速过程,星舰正以3.5倍的宇宙速度航行。不过在广蹂的真空里,如此恐怖速度的航行,同静止也差不了多少。

   位于舰腹的越迁引擎发出淡紫色的光晕,数十秒后特殊的粒子薄膜将包裹住整艘飞船。其所在空间会在可控范围内发生震荡,借助不稳定空间的特殊效应,流浪号滑入低维度空间展开近似抄近道的越迁航行。

   紫色光晕逐渐变浓,飞船表面被薄薄的紫色包裹起来。

   “越迁准备完成,低维度空间滑入作业准备,倒计时3…2…1,滑入!”

   异常的的振动让未固定好身体的舰员成片摔倒。舰上照明供电明暗间切换了好几次才终于稳定下来。

   “怎么回事,引擎室,报告情况。”,杰西卡终于打破沉默。

   “越迁引擎异常,薄膜粒子散步不均匀,系统判定无法达到安全滑入条件,强行终止越迁航行。”

   “无法达到安全条件?什么鬼?”

   “长官,我们怀疑,这是越迁干扰器在起作用,有人不想让我们离开。”

   “很好,不让我离开,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

   灰色的流光在漆黑的太空中潜行。菱形战斗艇借助陨石、垃圾或者残骸,隐秘的接近正搜索前进的巡洋舰。1500公里距离、1000公里、500公里,巡洋舰对于侧后方的敌意一无所知。强大的磁轨主炮设定在攻击前方的敌人,侧舷的辅炮漫无目的的巡视着,对于逐渐靠近的危险也是毫无警觉的样子。

   200公里的机近距离,4艘战斗艇越出陨石带。它们脱去潜行的枷锁,引擎全力输出,4道明亮的流光在其顶端,暗灰色箭头的引导下直刺目标。4艘战斗艇分别攻击舰尾、舰腹、左侧舷、以及侦查艇收放口。

   4把暗灰色的利剑眨眼间越过200公里的距离。几乎是0距离下,战斗艇首部的粒子束炮闪动着跃动的光芒。

   下一刻,应该是火线刺破防御力场、割裂装甲板、融化舰壳、破坏舰体内部的四重奏。就像瑞达护卫舰的下场一样,菱形战斗艇们也期待着巡洋舰步其后尘。

   火线、爆炸、杀伤性的能量肆无忌惮的扩散出去。

   菱形战斗艇暗灰色的涂装被强光照射成亮白色。毁灭性的能源之抢不是来自于战斗艇,而是自貌似懵懂的巡洋舰上发出。

   4个渺小的影子在能量的怒涛中挣扎。其中3个影子最终突破重重杀机,成功逃脱。只有一艘战斗艇永远的留在了能量之海中,再也没有出来。

   “咋!这样布局下才干掉一艘,这是些什么东西?它们真的是战斗艇吗?”

   流浪号的炮术长牙酸般直咋么嘴巴。

   “它们就是战斗艇。不过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兵器,更不是海盗们的破烂,它们是属于机器人叛军的东西,恐怖的杀戮兵器,我们应该为能够取得效果而感到高兴。”

   杰西卡出奇的冷静,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这沙盘上的立体投影,愁眉不展。

   “可恶,原来是机器人叛军啊!早听说过它们难对付没想到这么困难。对付一艘都这么费力。要是下次来上一群,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好的办法。战斗艇不可能独立出现,附近一定有机器人的母舰,干掉那艘母舰,在它们集群干掉我们之前。”

   爆炸的光阴渐渐熄灭,这对于黑暗的陨石区来说,不啻于刚结束了一场光影的盛宴。一切归于平静时,现场除了少部分的碎片外,什么都没有。包括流浪号在内,人造物体们又一次隐入黑暗中,准备新一轮的杀戮的奏鸣。

   极度的寒冷直达灵魂。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除了冷还是冷。他艰难的睁开眼睛。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周围是液体流动的噪音以及电机启动的呜呜声。

   “他醒了!快去通知舰长。”

   “原来我还活着……”,喃喃自语着,再次陷入沉睡。

   赵平再次醒来时还没完全清醒。他的身体无法正常活动,被移动式医疗床运送到舰桥。

   “你的身份是?”,一个美妙的女声用冷漠的语气询问。他不禁感到可惜,如果她的语气再温柔一点,那该多么美妙。

   “……”

   “不肯说?那么我来替你回答这个问题。赵平,瑞达2号舰,舰载步兵,军衔是列兵。没错吧。”,女子好像在对他说话,可是他并不想回答。那种冻彻心扉的寒冷,让他对外界的一切失去了兴趣,只有温暖的事物能让他在意。

   “……”

   现场出现了微微的骚动。

   “现在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会在机器人的战斗艇里吗?”,问话人不耐烦的话语传到他耳朵里,如清风一般。

   “……”

   他对于寒冷的映像太过深刻,已经打定主意不愿再经受一次那样的折磨了。其它的事情都不重要,现在他只关心睡觉以及如何保暖。

   “别装蒜!我们知道你是机器人叛军的奸细,老实交待,免受拷问之苦。”,这次换上了个大嗓门,振他耳朵生痛。

   睡梦中被吵醒,带着起床气,他想要猛的坐起身体,向着耳边吵嚷的家伙们挥舞拳头。

   可是,身体竟然不听使唤,大声的咒骂最后只是被喉咙中,意义难明的哼哼声代替。几次尝试,发现真的无法控制身体后,他才害怕起来。通过视野,能够看到外界模糊的光影,但不真切。除此之外,他无法掌控自己哪怕是一根指头。

   “吵死了,机器人叛军,机器人叛军的。话都是你们说的,你们要找的是机器人叛军。同我这个肉人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看上去是我用铁皮做出来的。”

   赵平说话了,又不是他在说话。只有脑海里那个自我意识知道,说话的不是他本人。

   一种以过来人的口气,极其老气横秋。同他年轻的面容几部协调的做派出现在现在的赵平身上。

   没人料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小伙子,会是这么个接近老兵油子的家伙,周围人等愣在那里。

   远处,舰桥上的官兵们用好奇的眼神望向这边,他们正在奇怪,为什么气氛突然就变了。

   赵平若无旁人的伸了个懒腰,用看透一切的沧桑目光扫视着四周。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占据我的身体?”,脑海里,赵平的自我意识狂吼着。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跑到我床边打扰我睡觉?”

   周围响起一片摔倒的杂音,直到一个美妙但威严的责问声重新掌控了局面。

   “别想着插科打诨的过关,我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器人战斗艇里,别告诉我你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赵平用挑衅的申请瞟了一眼满脸严肃的杰西卡。

   “嗯,真是可惜了…”

   “什么意思?”

   “你是我见过的有数的美丽女人,可惜你的性格啊……”,赵平一副痛惜的表情,配合着不断摇头,很有些痛心疾首的范儿。

   “噗嗤…”,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回轮到杰西卡无语,俏脸发青。

   “倒是我要问你们,是什么人?查尔斯那个混球哪儿去了?怎么自己的舰桥被一帮子无所谓的家伙占据,连个面都不好露!”

   周围的流浪号干部人等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后,杰西卡的脸色恢复正常。

   “看来,你是想告诉我,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吗?”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那么不靠谱的家伙吗?我们对海盗船实施强制措施,没想到那个叉的有护盾。你个运输船要护盾干什么?查尔斯个缺心眼的也不想想,就下令接舷战……”

   “……下令接舷战,然后呢!”

   刚才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架势,满脸的无所谓,满嘴挑衅的赵平,他突然皱起眉头,眼里满是恐惧。他把头仰起,身体反弓着。眼睛失去了焦点,情绪陷入狂乱,“然后就是死,大家都死了。尖叫,到处都是尖叫,然后就没有了。突击艇就这么一下,断来了,人被撕碎…班长的头没有了,他还在向我挥手,他要我过去…我不能过去,过去也会像他一样,没有头啊!”

   声嘶力竭的吼叫,已经不似人发出的响动。流浪号舰桥上,只有赵平一个人在疯狂,其它人等,或者是惊诧,或者是害怕,还有怜悯等等。这时候没有人能弄清楚接舷战然后发生了什么。

   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所有人都死了,死在极度的恐惧和混乱中。

   广蹂的太空,点点星光,把杰西卡的寝室点缀的斑斓美丽。她躺在虽然不大,却很舒适的单人床上,呆望着美景难以入眠。

   流浪号被困住了。这很显然是机器人叛军的一次有预谋的入侵。她必须要把消息传递出去,让舰队可以提前准备。

   提前准备真的有用吗?虽然太阳系的消息闭塞,她还是能够从特殊的渠道了解到一些发生在猎户臂的事情。

   人类同叛逆机器人的战争非常不顺利。那些自称为地球文明传承者的人工智能,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占据了人类文明所有的一半的星系。结成联盟的另一半星系,以鲸鱼座为核心,艰难的对抗着机器洪流的入侵。

   太阳系自两百面前加入到反机械联盟中,宇宙军也正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不过因其地处偏僻,国力弱小,并未真正被战火波及过,到现在为止,强大的机器人文明,对于太阳系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一切都要改变了。”

   杰西卡喃喃自语。一旦这里变成战场,以太阳系的力量势必无法抵挡,不管是被机器人叛军占领,还是依靠联盟的力量守住现有的领土,数百年的安宁将成为过往,亿万人民将经历苦恼,而最终,不管谁会获胜,太阳系都将失去珍贵的主权吧。

   她突然感到悲从心来。自己竟然是这么一个注定灭亡国家的军人,实在是无奈,实在是悲哀啊。她现在做的一切努力,也许,不l,应该是肯定,不会有好的结果。毕竟太阳系联邦注定了灭亡,为他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