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浴火星河

第6章 死线

浴火星河 芸豆老豆 4156 2023-10-19 05:40

  【 】

  如有实质的光块,让杰西卡窒息。不过心中的疑惑压倒了那致命的压迫感,把她从昏厥的边缘拽了回来。

   她没有死。奇迹真的发生了?亦或者,有什么超出她认知范围的事情发生了。

   强光维持了数秒钟,很快真空恢复了冰冷和漆黑。受到磁轨炮直击,破碎成数十万块的小型陨石迅速消散开来。

   真空里,流浪号与无人母舰,意外的对峙着。

   流浪号的官兵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纤细优美的敌舰近在咫尺。

   母舰的智能中枢,因为意外情况的发生,陷入无可避免的死循环足有数秒时间。

   赵平,这个躲在流浪号舰腹的小列兵,满脸晦气的盯着屏幕依然健在的敌舰。

   “咋!这就是人类所谓的运气吗?真是可恶,明明有极大概率击中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占据

   我的身体?快把控制权还我……”

   “闭嘴小子,等到适当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就你这原始的脑袋,用起来真是笨重,呸!”

   如果有旁人看到,一定会以为赵平换了失心疯,一个人尽说些无所谓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遇到的问题,远比失心疯严重。

   “滚蛋,这么回事,为什么失控,你有做过系统维护吗?”

   大嗓门在定心后第一个跳了出来,他把恐惧、担心、犹疑一股脑儿的发泄了出来。发泄的对象就是倒霉的机关科长。同样受到惊吓,还来不及恢复的老军官,被惊人的嗓门再次吓到,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伊万,闭上你个鸟嘴。查理,恢复对飞船的控制了?”,杰西卡的介入让大嗓门蔫在一边。

   “很遗憾,到现在还无法控制飞船的动作,长官。”

   “……果然如此,不在我们的控制下,战舰不但避开了撞毁的命运,还给予敌舰极有威胁的一击,这是为什么?”

   面对女舰长意味声长的注视,查理如芒在背。

   “呃……难道是天意?”,憋了半天,查理勉强凑出自认合理的解释。

   “天意你个头!真是的,我的手下都是些什么废物,真亏的我们能活到现在。”

   杰西卡用手捂住额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不过她的目光清澈,不见自怜自艾的影子,反倒是不断有智慧的光芒反映出她内心远比表面来的忙碌。

   无人母舰率先有了动作。纤细的舰影跳舞般优美的回转,加速进入攻击位置一气呵成。由于母舰的航迹太过优美,流浪号的许多官兵,直到它攻击前一刻都不知道该进入战斗岗位。

   “敌舰高能反应,抗冲击准备!”

   不同于普通的光球脉冲,更具有重量感的杀伤性光束直抵防护力场。水波纹样的涟漪在流浪号外,无形的椭圆面上扩散,碰撞。比恒星表面还要炙热的高温,致命的射线等等被挡在力场之外。

   可是,本不该存在于光束武器的冲击力不在损控官的计算之中。流浪号内部,翻江倒海一般。加速液沸腾了,人们在液体的缓冲下散落在舱室的各个部位。舰桥一片哀嚎,其中以伊万叫的最响,当义务兵诚惶诚恐的上前去查看伤情,才发现他屁事没有只是受到了惊吓。杰西卡也被从指挥椅上抛了下来。体重较轻的关系,这位干练的指挥官在天花板的通风口处被发现。她卡在了挡板与船的承重结构之间好不狼狈。

   “查理,给你五分钟,给我把控制权夺回来,不然把你丟太空里清洁船壳!”

   杰西卡的命令无人回应,一等驾驶员查理在倒霉的冲击中折断了脖子,已经不在乎是否去真空当清洁工了。

   赵平身处流浪号舰腹,受到的冲击要比舰桥大了许多。幸好事先做过处理,他身前成堆的残骸没有散落开来,不过这只是减少了他被残骸埋没的风险,对于抗冲击帮助不大。年轻的列兵直接抛飞到高高的仓顶,即使加速液的缓冲,也让他一时间失去了意识。

   “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要是被人发现你用我的身体黑了星舰的系统,我真是有一千张嘴都说不清啊!”

   赵平的主意识暂时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他一边试图用左臂的义肢勾住舱壁上的建筑阶梯,一边抱怨着。

   他的表情显示迷茫,随即变得惊慌,“你有完没完,闯了这么大的祸还不消停……”

   “闭嘴你个原始的废物,要不是你的身体那么弱,我们现在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危险,你先一边凉快去。”

   话音落,赵平的神色恢复了看透一切的表情。他熟练的操控义肢摆正姿态,很快来到终端前。看到终端没有受损他长出一口气。义肢的手掌突然分开,手指呈现辐射状张了开去,就这样他飞快的操作起来。

   同一时间,流浪号舰桥,“长官,我们被强制退出了。飞船控制权又被夺走。”

   “你们这些废物,先不要试图夺取控制权,给我找到黑客的位置再说。”,杰西卡的发令有气无力,不过内容依旧霸气十足,她身上绑着绷带,正带伤指挥。

   流浪号遭到攻击后,维持着既有航线惯性航行。无人母舰一击后脱离,随即调转舰首急追上来。

   赵平又一次掌控流浪号,正是无人母舰再次进入攻击窗口的时间。

   “快,它就要射击了,快躲开!”

   脑海里惊惶的声音让嚣张赵平皱眉,“你怎么还在,乖乖的像以前一样失去意识多好。”

   义肢末端,手指飞快的动作,没有受到对话的影响。

   太空里,流浪号艰难的收起主引擎出力,舰首顶部的姿态喷口不要命的工作着。

   “敌舰高能反应,抗冲击……”

   警报还未发布完全,光之脉冲刺破防御力场擦着磁轨主炮台直至另一侧的真空。

   足以融化碳棒的高温炙烤着炮台上的强化装甲板,轻易的将其气化。红色的浆液化作火星射向太空,露出被其包裹着的主炮结构。光束所带着的重粒子作为第二波杀伤力抵达主炮内部。一切内部结构,都在巨大的冲击和高能量的冲刷下还原为原子结构。

   小小的光泡产生又消失,表面上流浪号没有什么异样,实际上超过十分之一的官兵殒命在那一瞬间。

   “呜呜呜”,凄厉的警报不断。

   “2、5、8区域受损,2到5号主炮损毁,舰首区域整体失压,阵亡及失踪你人数15,不17人。”,哽咽着的损失汇报还未结束,另一个哭丧的哀嚎刺痛了官兵们非常敏感的神经。

   “姿态控制引擎受损,本舰机动力下降35%,防护力场过载保护,出力下降85%……呀!力场消失,力场消失,重复一遍力场消失。”

   混乱的流浪号舰桥霎时间安静下来,人人都明白,这种时刻,防护力场消失意味着什么。

   敌舰的下一击,将是他们的末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