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乡村鬼医成长记

第四章 放血驱邪

乡村鬼医成长记 小小曹冲 4210 2023-10-19 05:38

  【 】

  有钱横行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狗子销赃之后,腰杆立马就硬了,他高兴的回到拉拉屯。

   刚走到家门口,狗子忽然感觉怪怪的。

   每次盗宝回来,大嘴都会跟在他屁股后墨迹。

   可是这回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自从那天凌晨回来,大嘴一直都没骚扰他,这根本不是他的性格呀?

   这小子不会是忍不住,自己先把妞招回来了吧!

   大嘴与狗子嫖妞从来都不在基店,他们习惯把妞招到家里。

   他们认为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基店是很不安全的,万一被警察抓到,问题就严重了。

   狗子来到大嘴家,他蹑手蹑脚的进了院子。

   大嘴家外面的房门没锁,看来家里有人。

   狗子不出声响的开门进了走廊,他边往里走边竖起耳朵听着。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狗子走到大嘴的屋门前,他透过赃玻璃向屋内看去。

   屋里的炕上的确躺着人,因为蒙着被,所以看不清是几个人。

   这小子可能是搞累了,搂着妞睡呢。

   狗子想给他们一个惊吓,于是他突然推开了大嘴的屋门,同时装腔作势的喊道,“警察扫黄,都给我起来!”

   狗子本以为这么一出,肯定会把被窝里的人吓个够呛,可是他闯进屋内半天,被窝里的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狗子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反应。

   看来是自己猜错了,估计被窝里就大嘴一个人!

   “别懒被窝子了,快起来吧,首饰让我卖了,抓紧起来,一会咱俩开荤去!”

   狗子本以为这么一说,大嘴肯定得有反应。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大嘴竟然还是躺着不动。

   我去,不会是死了吧,狗子边嘀咕着边掀开了大嘴的被子。

   当被子被掀起的时候,狗子吓了一跳,他见大嘴还在呼呼的睡着,并且他的脸色像黄钱纸一样难看。

   狗子摸了摸大嘴的脑门,太烫了,这不快熟了吗,狗子使劲推了推大嘴。

   推了好半天,大嘴才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睛。

   “你烧的这么厉害,吃没吃药啊?”

   “吃了!”大嘴有气无力的说着,说完,他又往身上裹了裹被子。

   “吃了咋还这么烫,病几天了?”

   “从那天早上回来,我就病了,吃了几天的药都不好,我现在就是困,冷,累!”

   “你这是重感冒吧!让刘大夫过来给你打几针吧!”

   “没事,我都多少年不打针了,吃点药就能好!”

   说了半天的话,狗子才忽然发现,大嘴居然不磕巴了。

   “你他妈的别犟了,这么烧下去,你的猪头弄不好会被烧坏的!”

   大嘴这次病的确实很严重,所以最后他还是听取了狗子的建议。

   大嘴连续打了一周的针,居然一点也没见好转,最后大夫告诉他,他这个病应该去城里的大医院看看了。

   听大夫这么一说,大嘴有点害怕了,自己这么年轻,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吧,得抓紧看病,要不然死了就泡不了妞了。

   大嘴一步步挪到狗子家。

   “开荤去呀?”狗子见大嘴过来找他,以为他的病已经好了。

   大嘴摇摇头,他把刘大夫跟他说的话跟狗子说了一遍。

   “按理来说,咱们这个岁数不会得啥大病的,我看你八成是得外科病了!”说着,狗子打开抽屉,轻轻的拿出了那只阴阳蛙。

   狗子拿着阴阳蛙在大嘴的身上不停的扫着,当扫到大嘴心口位置时,狗子停了下来,他看看阴阳蛙又看看大嘴,然后笑了。

   “你还笑,是不是幸灾乐祸呀?”

   “你真他妈是狗咬吕洞宾,我给你看病,你还好意思这么说,你看!”狗子神秘的示意大嘴说道。

   大嘴低头一看,那只阴阳蛙的眼睛正一闪一闪的亮着。

   “这是啥意思?”大嘴狐疑的问道。

   “啥意思,你招没脸的了,肯定是那天你嘴碎惹的祸!”

   “那咋整,是不是得找人破破呀!”

   “我给你弄弄吧!”

   “你?能行吗?”

   “以前我听爷爷讲过,我太爷在世的时候给别人治过这种病,我给你试试吧!”

   狗子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

   “把衣服扣解开!”

   “你要干啥?”

   “放血!”

   “真的假的,你能确定有用吗?”

   “别他妈墨迹了,不试试谁能知道!”狗子说着,几下拽开了大嘴的衣服。

   狗子拿着阴阳蛙,在大嘴心口处来回的扫着。

   等定好了位置,狗子用小刀轻轻在那个地方划了一下。

   这一下疼的大嘴直咧嘴。

   大嘴低头一看,心口处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一股暗黑的血液正在往出冒着。

   狗子看着大嘴的刀口,黑血慢慢流光了,再流出的就是鲜红的血液了。

   狗子见流出好血了,赶紧在大嘴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然后帮大嘴包扎上了伤口。

   “怎么样?好了没?”

   大嘴不知是疼的还是怎么了,出了一身的大汗,他在地上来回的走了几趟,他感觉身体轻快多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呀,大夫看不好的病被狗子划一刀放点血,竟然立马就好了。

   “好,好了!走,走吧!开,开荤去!”小磕巴的邪病治好了,老病却又犯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