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海盗是怎样炼成的

第19章 刺杀・长崎奉行

海盗是怎样炼成的 东方轻羽 6625 2023-10-19 05:37

  【 】

  滚滚浓烟中,会场中一片骚乱。竞拍者们纷纷尖叫着,呐喊着,掀翻了桌子,踢倒了椅子,十分恐惧地涌出了会场。

   突如其来的血腥,出乎所有人意料。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穿过浓烟,冲到了拍卖台上,郭守信和日本男子都已经直挺挺倒在了血泊中,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拍卖台上的那只青铜宝箱,也已经不翼而飞!

   宫本臧看到这一幕,面容开始扭曲。

   董方、卢维斯两人也缄口不言。

   很快地,整个长崎已经满城风雨――

   “均衡道的刺客杀人了!”

   “一个时辰之内,相继有三人被杀!”

   “奉行大人已经赶往宫本家拿人了!”

   大街之上,长崎市民们一传十,十传百,将整条大街闹得沸沸扬扬。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眉头拧得越来越紧,他们脚步飞快地赶往宫本家府邸。

   通向山庄的石板路上,一个日本官员领着一队卫兵,步伐匆匆地往山上奔跑,声势浩荡。董方三人预感到了事情不妙,立即飞快地跟了上去。

   宫本臧眼中有道凛冽的光:“他是长崎奉行,内藤进安。”

   卢维斯好奇地问:“长崎奉行是干嘛的?”

   董方答道:“长崎奉行,以幕府职制而言,为远国奉行之一。所谓远国奉行,是管辖江户(今东京)以外幕府直辖地的职位。长崎奉行为长崎町的司法行政长官,同时总理外交贸易事务。竹下直接连杀了威廉・劳瑞森和郭守信――这两人在长崎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长崎奉行肯定要亲自出马的。”

   砰砰砰,砰砰砰!

   两个卫兵使劲地拍门。

   过了一会儿,两扇大门“吱呀”一声从两边打开,宫本川清在家仆的陪同下,步履蹒跚地出来迎接内藤进安:“长崎奉行,内藤大人?”

   内藤进安冷笑道:“堂堂均衡道一代宗师,现在怎么变得如此憔悴不堪?”

   宫本川清深深一鞠躬:“近年来一直抱病在身,让内藤大人见笑了。”

   内藤进安脸色慢慢阴冷了下来:“就在不久前,长崎接连发生了两起极其恶劣的刺杀案。我们有充分的证据显示,刺客是你们均衡道的人。”

   宫本川清眼睛一直,楞了一下,随即面容扭曲,他的脸色霎时变得无比痛苦!

   内藤进安冷冷地说:“我们还有更加充分的证据显示,这两起刺杀案的凶手,都指向了你的儿子――宫本直!”

   宫本川清面若死灰,老泪纵横,没有否定,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父亲!”宫本臧眼眶蓦地红热。

   宫本川清缓了许久,才哽咽着说:“宫本直是我的儿子,他犯了错,我作为父亲,是我管教不严。”

   “带走!”内藤进安一声喝令,几个卫兵立即上前将宫本川清的双手反绑在后,然后押着他往回走。

   宫本臧心如刀绞:“父亲……”

   董方叹息:“竹下直不是宫本老前辈亲生,宫本老前辈却一直将他视为己出,实在令人唏嘘,也令人叹惋。”

   宫本臧:“现在只有找到竹下直,才有理由救回我父亲。”

   ……

   ……

   丸山花街。

   街巷两边楼宇林立,灯笼高挂。空中飘着风格多变的乐器声,以及婉转曼妙的歌唱声。大街上,艺伎、游女来来往往,高跟木屐,多彩和服,浓妆艳抹,个个搔首弄姿,尽显妖娆妩媚之风情。

   一片笙歌,一片纸醉金迷。

   临街三层楼屋顶之上,一身白色斗篷在傍晚暮色中格外显眼。湿润的雨后风拂动着斗篷一角,刺客如一朵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的白云。

   “大爷,要不要去我那喝几杯?”

   “滚!”男子不耐烦地推开了游女。

   不多时,加藤慎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白衣刺客的身边。他的脸色中有几分愤怒,也有几分克制:“竹下,你收受了我们樱花社的重金,却不替我们办事,只顾着报自己的私仇,现在惊动了幕府,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色面罩下看不清竹下直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却一如既往地淡定而傲慢:“你急什么,我答应了你们的事,今天就一定会办妥。”

   加藤慎听他语气倨傲,忍不住对他扬起了手指:“可是你现在将整个长崎町闹得满城风雨,这绝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么?”

   “达成你的目的就是了。”竹下直微微侧过脸来,斜着眼瞅了他一眼,“何必还在意那么多呢?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话音一落,已经纵身跳下,白色斗篷张开,他的身体在空中滑翔一段距离,随后轻盈落地,消失在晦暗的小巷中。

   加藤慎大怒:“你……”

   “看来这会我看走眼了。”

   “公使大人!”

   加藤慎一吃惊,转过了身,不知何时樱花公使已到了屋顶上。

   “今晚长崎势必要出大事了。”

   “公使大人什么意思?”

   ……

   ……

   夜幕渐渐降临,长崎街市慢慢地融入晦暗中。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正在满大街地寻找竹下直的下落,突然空中一道劲风呼啸而来,宫本臧伸手接过,竟然又是一只信封!

   宫本臧撕掉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笺:

   【被刺杀者】内藤进安

   【人物身份】长崎奉行

   【刺杀时间】半个时辰之后

   宫本臧沉声道:“他要刺杀内藤进安!”

   董方惊骇:“内藤进安是长崎奉行,是德川幕府在长崎的代理人。只要竹下直杀掉了内藤进安,宫本家就会被解读成蓄意谋杀幕府在职官员,到时候宫本家面临的必将是诛族!”

   卢维斯的心也砰砰直跳:“那我们必须赶快阻止他!”

   ……

   ……

   夜幕笼罩了长崎港。

   海面倒映着万家灯火,祥和的景象之下,其实已经风起云涌。

   幽暗的长崎外海上,一艘战舰破浪前行,船首灯照亮了船首像――那是一尊手持三叉戟的海神波塞冬木雕神像,象征着对大海的无所畏惧和一往无前。

   乔治・霍恩站在船头上,锐利的目光仿佛穿透重重夜幕,到达长崎的每一条街巷,他的嘴角,荡漾着胜券在握的笑意。

   随后,霍恩船长大声下令:“将我们的国旗降下来,换上荷兰人的国旗!”

   战舰上的海员迅速地将象征英国的米字旗降下,然后飞快地升起了象征荷兰的红白蓝三色旗。

   伪装的英国战舰径直驶向长崎港。

   长崎半岛沿岸炮台大都发现了这艘战舰,但月光之下舰上的荷兰国旗仍然清晰可见,这些炮台守兵只是警惕了一会儿,就又如往常一般放松了下来。

   大副布莱恩走到霍恩船长身边,禀报道:“船长,我们还有10分钟的航程进入长崎港。”

   霍恩船长淡淡一笑:“今天夜晚,海神号必将建立荣耀!”

   ……

   ……

   奉行所官署灯火通明。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使用飞爪攀上了奉行所高墙,然后沿着高墙脚步轻盈地摸到了官署大堂屋檐上。大堂中灯火最旺,董方三人隐约听见里面传出了谈话声,于是悄悄地翻身下墙,藏身在庭院一丛竹子后,看向大堂里面。

   这时,卢维斯看了一眼怀表:“距离刺杀时间还有30分钟!”

   官署大堂中,灯光将两道人影投射在木门上。董方一下就辨别出了内藤进安的身影,另一人则不知是谁,但听那人说话语气比较强硬,应该官职比内藤进安要大。

   “内藤大人,我才刚来长崎一天,你的辖区内就已经发生了两起震惊全城的刺杀案?你这个长崎奉行是怎么当的?”

   内藤进安惶恐地说:“上使大人不远千里从江户(东京)赶来,我却没有管好自己的辖区,真是我的失职了!”

   上使措辞严厉:“被刺杀的这三个人中,一个是荷兰商馆领事,一个是大清国商会长,这是一起极其恶劣的涉外案件!即使荷兰和大清国不追究我们的责任,但也势必会大大损害幕府的声威,损害日本的利益!”

   内藤进安谦卑地连连鞠躬:“上使大人,我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

   上使又是心痛,又是无奈:“妥善处理此事,你有本事妥善处理此事吗?”

   内藤进安说:“凶手是一个均衡道的刺客,他叫宫本直。虽然我没有抓住宫本直,但我抓住了他的父亲宫本川清。只要宫本川清在我手里,他的儿子宫本直一定会乖乖地送上门。到时候我们处死凶手宫本直,然后再发给荷兰人、清国人抚恤金,就可以妥善解决此事了。”

   上使喝令:“宫本川清呢?带出来让我看看。”

   庭院丛竹后,宫本臧耸然动容:“父亲……”

   大堂中,内藤进安打了个响指,两名卫兵便押着宫本川清从内堂走了出来。宫本川清被反绑着双手,强行推倒了内藤进安和幕府上使的面前。

   “宫本川清,听说你是均衡道的一代宗师?”

   上使的询问中充满了强烈的嘲讽。

   宫本川清没有否认。

   上使继续冷笑道:“据我所知,均衡道是异端邪教。它自西方舶来,先是传到了大清国,随后再传到了日本。均衡道的信徒崇尚暴力,他们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刺客,所以盲从者甚少。幕府向来不允许邪教荼毒大和子民,我想你是清楚的。”

   宫本川清凛然不惧:“均衡本是万物之道,怎么可能会是邪教?”

   上使置若罔闻,只是瞧向了内藤进安:“内藤大人,我想你也清楚均衡道的危害,幕府那边可是容忍不得异端邪说的。”

   内藤进安点头道:“是!下官只要抓住宫本臧和宫本直,一定将他们全家处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