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海盗是怎样炼成的

第17章 刺杀・荷兰商馆

海盗是怎样炼成的 东方轻羽 6235 2023-10-19 05:37

  【 】

  “宫本直,他只是个仆人,你为什么要杀他?”

   宫本臧面若冰霜,神色复杂的眼眸中,正倒映着前方那道白色身影。

   白衣刺客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傲慢地冷哼了一声:“均衡道的人,杀人还需要理由吗?”

   宫本臧神色冷峻:“你不配再提起‘均衡道’这三个字,你早已经不是均衡道的人了!”

   董方、卢维斯两人听得直皱起了眉头。董方寻思,眼前这个白衣刺客,多半就是宫本家族宿敌竹下家族的后人。

   “我如今来这里,”白衣刺客慢慢地转身,白色风帽罩住了他大半个头,他的脸上还蒙着一面白色面罩,“不是为了跟蠢材做口舌之争的。你们杀光了我家族所有人,此仇不共戴天!从现在开始,我绝不会再允许你们过得那么滋润了!”

   宫本臧怒道:“宫本直,你竟然如此不分黑白,不分事理!”

   白衣刺客却更是勃然大怒:“不要再叫我宫本直了,我叫竹下直,我永远是竹下家族的人,宫本这个姓对我来说,只有痛入骨髓的屈辱!”

   宫本臧面部肌肉抖动不止,嘴唇也蠕动了几下,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董方从他的眼神中,分明看到了强烈的愧疚和痛苦。

   竹下直的目光犀利如鹰:“我这一次回来,是来报仇的。可是,我绝不会轻易地杀掉你们,那样就太便宜你们了。我会想尽办法,让你们宫本家族身败名裂,让你们身受口诛笔伐,被世人所仇恨,让你们身受痛苦折磨,生不如死!”

   宫本臧身子微微一震:“直……你到底要干什么?”

   竹下直冷笑道:“我们都是均衡道之人,均衡道教会了你我刺杀的本领,现在我们就不妨来玩一玩刺杀游戏吧――我负责刺杀,你负责救人。”

   “直,收手吧。”宫本臧的身体微微颤抖。

   “不论如何,游戏已经开始。”竹下直语气中带着嘲笑的口吻,“你当然可以不阻止我,可是那些被害者都会知道是均衡道的人刺杀了他们,而在长崎,均衡道只有宫本家一支,你不阻止我,就等着宫本家成为所有人的仇家吧!”

   说罢,竹下直右手一扬,将一个信封凌空飞了过来。宫本臧将信封接到手中时,竹下直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

   董方凑上前一步:“怎么办?”

   宫本臧说道:“这是我们宫本家和他之间的私事,董方君你们还是不要搀合进来吧,免得遭受误伤。”

   董方断然说:“不,这既然是宫本家的事,也就是我的事。”

   卢维斯也附和着:“既然是东方的事,那自然也就是我的事。”

   宫本臧于是打开了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一张信笺:

   【被刺杀者】威廉・劳瑞森

   【人物身份】荷兰商馆领事

   【刺杀时间】半个时辰之后

   董方皱起了眉头:“威廉・劳瑞森,荷兰商馆领事?”

   宫本臧说:“荷兰商馆位于出岛,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赶到那里!”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火速赶往港口,登上了一艘单桅帆船,然后快速地驶向了出岛的方向。

   出岛是一个人工扇形岛,位于长崎县南边。出岛不大,面积不过十几亩地,然而却是荷兰人的商馆所在地,荷兰人每年来日本贸易的船只都停泊于此,船员于此逗留。

   载着董方三人的单桅帆船顺风南下,很快就到达出岛北边半里远的地方。单桅帆船速度很快,船尾破开白色浪尾,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在出岛靠岸。

   卢维斯掏出了口袋中的怀表,看了看时间,焦急地说道:“半个时辰就是1小时,1小时就是60分钟,刚刚已经过去了40分钟,我们只剩下20分钟了!”

   就在这时,码头上三个巡逻卫兵看见驶向出岛的帆船,立即大声叫嚷着追了上去。

   卢维斯紧张地看着岸上卫兵:“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停下来?”

   宫本臧正在犹豫中,那三个巡逻卫兵已经跳上了一艘小艇,拼命地划着木浆,很快就追上了董方三人的船。那三个卫兵将两只飞爪抛了过来,将小艇和帆船强行拉近。

   为首的卫兵强行跳上了帆船,怒目横眉地看着董方三人:“干什么,干什么?前方是荷兰人的商馆,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老子喊了那么多遍都不听是吧?”

   卢维斯听不懂日语,看见卫兵首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只以为他在骂自己三人,气愤得龇牙咧嘴。

   宫本臧只是淡淡地说:“我们有急事。”

   董方则从衣袖里掏出了一粒碎银,递给了卫兵首领,笑着说道:“荷兰人的商馆快要出事了,麻烦通融通融一下。”

   卫兵首领微微皱着额头,上下打量了董方一眼,然后将碎银子收下,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银子我收下了,可是荷兰人的商馆被我们保护得好好的,出什么事也轮不到你们管。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也不能硬闯,如果把事情闹大对他们只会有弊无利。无奈之下,他们三人只得跟着这群卫兵上了岸。

   上了岸后,卫兵首领当着董方三人的面,义正言辞地训道:“这一次我就饶了你们,下次要是再私自靠近荷兰人的商馆,我就直接带你们去奉行所,让你们接受奉行大人的制裁!”说罢,就带着两个手下转身离去。

   这时候,卢维斯又掏出了怀表,焦急地说:“还有10分钟!”

   董方一声不吭,只是快速地朝身边的卢维斯、宫本臧两人使了个眼色,卢维斯、宫本臧两人心领神会。三人当即箭步冲上几步,右掌同时切在那些卫兵后脑处,瞬间将他们击晕。

   他们飞快地将这些日本卫兵拖到码头隐蔽处,然后快速地换上了他们的衣服,然后快步地走向了通往出岛的长桥。

   天空一片阴暗,很快就下起了霏霏细雨。

   董方吩咐道:“卢维斯,你和日本人长相相差甚远,你就跟在我和宫本臧的身后,尽量不要抬头。”

   “好。”卢维斯随即又掏出了怀表,“还有5分钟!”

   就在这时,前方的蒙蒙细雨中,忽然推出了两辆手推车,两个农夫模样的人戴着斗笠,披着厚厚的蓑衣,将手推车推上了长桥,径直推向了坐落于海中的出岛。

   卢维好奇地问:“他们这是在干嘛?”

   宫本臧答道:“荷兰人受到幕府的监视,他们不能随意上岸,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们的食物资源都由指定的人送上岛……”

   “糟糕!”

   董方立即朝长桥飞奔过去,卢维斯、宫本臧两人也快跑跟上。

   “站住!”董方雷霆大喝,“你们干什么的?”

   两个农夫立即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在蒙蒙细雨中打量着董方三人。雨雾弥漫在空中,双方都只看见对方隐约的人影轮廓。

   “奉行所例行检查,请配合!”董方官腔官调地吼着,他日语水平不差,令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也听不出真假,一时倒吼住了那两个农夫。

   离得较近的一个农夫微微一笑,在雨中掀开了手推车上盖的篷布,车上放着一箩筐一箩筐的萝卜、白菜、蘑菇等蔬菜。“大人,都是一些时鲜蔬菜,供应给荷兰人的。”

   董方三人立即快步走向前方那辆手推车,推着这手推车的是个胡子拉渣、满脸污秽的哑巴。他也将篷布拉开,车上放着鸡蛋、牛肉、鲜鱼等食材。哑巴咿咿呀呀地向前比划,大意也是说供应给荷兰人的。

   董方不由失望:“都没有!”

   卢维斯又看了一眼怀表,突然瞪大了眼睛:“还有1分钟!”

   “来不及了,”董方忧心如焚,“只能硬闯商馆了!”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再不多言,像脱缰的野马一般径直往前冲去!他们飞快地冲过了长桥,桥头两端正有两个荷兰卫兵提枪站岗,看见他们狂奔而来,立即飞速上膛,瞄准了他们。

   “停下!”

   “奉行所――!”

   董方用日语大声吼道。

   两个荷兰卫兵也不敢乱开枪,只得“停下,停下!”地大声喊着,快步追了上去。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风驰电掣地闯进了商馆大厅,又有两名卫兵给枪上膛,厉声呵斥着他们三人。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见大厅中空无一人,继续往馆内其他厅室狂奔。

   “外面发生了什么?”一个中年男子用荷兰语问道。

   “在这边!”卢维斯一下就听出了声源,带着董方、卢维斯奔进了一间小型会议室。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硬闯商馆?”

   会议室中,一名荷兰中年男子从沙发上惊恐地站起来,指着董方三人问道。接着,翻译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将这话翻译成了日语。

   董方连忙解释道:“威廉・劳瑞森先生,我们听说有人要来刺杀你,所以立即赶来保护你。”

   翻译将这话翻译给劳瑞森听,劳瑞森怒道:“荒唐!没看到我正在跟我的客人谈生意么?哪来的刺客?况且我从来不得罪人,我有什么理由被刺杀?你们赶紧离开这吧,我们从不欢迎不速之客。”

   董方、卢维斯、宫本臧三人无奈地往回走,在一群荷兰卫兵的驱逐下,不得不离开了荷兰商馆,走上通往岸边的长桥。

   卢维斯又看了看怀表:“已经超过10多分钟了,难道竹下直已经放弃刺杀了?”

   宫本臧沉默不语。

   董方向前走了几步,却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

   哑巴农夫胡子拉渣,满脸的污秽,像是刻意涂抹了一些泥巴,而且还是哑巴,怎么会那么巧合?

   “不好,我们上当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他们听见后方爆发出了一片绝望的吼叫声!

   “领事被刺杀了!抓住刺客!”

   驱逐他们的卫兵纷纷大声嘶喊着掉头奔跑。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