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苦行尸

0013 水中脱困

苦行尸 枉凝眉v 5868 2023-10-19 05:36

  【 】

  随着丑女人跑进了屋子,屋子里传出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一条人影,奔着屋子里就窜了出来。

   那速度叫一个快,还没等着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人影已经跑出院子,直奔村头而去了。

   “想跑,在我骨玉的手里,就没有能跑出去的鬼!”随着叫喊,丑女人的身形也从屋子里追了出来,一路也直奔村头去了。

   这特码的整的挺好,眨巴眼的工夫,两个人都跑没影了。

   “林子,你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我扔下了林子,也奔着屋子里去了。

   那个刚跑出来的人影,虽然我没看清是谁,可是那速度让我想起来一个人来。

   就是那个在乱葬岗子,把跟我长相一样的那具尸体给带走的那个人影子。

   他竟然是藏在我的家里,这个可真是让我迷糊了。

   这个村子还是我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吗,怎么一切都这么的怪异?

   王婶家里有地道,而且还养着鬼姬,而我的家里更是玄机重重,父母的无故失踪,那件诡异的黑衣裳,还有那个脏兮兮的干巴老头。

   今天这个丑女人也是直奔这里来的,还跑出来了一直让我迷惑的黑影子。

   带着种种的疑惑,我跑进了屋子,屋子里还是老样子,一地的灰尘,地面上甚至是连个脚印都没有,那么刚才跑出去的那个人,一直都藏在了哪里?

   疑惑的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我也只好悻悻的走了出来。

   现在那个丑女人不见了,我是带着林子逃跑呢,还是在这里等她?

   “小雨,我可能生病了,身上好热,我想要回家!”林子无力的歪倒在我身上说道。

   “好,回家!”听着林子说,我扶着林子就往院外走。

   我要先把林子给送回去,然后我一定还要回来,因为我还要继续寻找我的家人。

   “小雨,那个程半仙呢,怎么没看见他?”走在路上,林子问道。

   “不知道,始终就没看见他的影子。”听着林子问,我摇了摇头。

   也真是个问题了,从一进村子到现在,这人就彻底的失踪了,不会也跟林子一样,被什么鬼姬给搞了吧?

   一路想着,出了村子就走到了大坝楞子上了。

   这我们两刚一上来,眼前人影一晃,那个丑女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想跑是吗?”丑女人咧着大嘴冲着我笑。

   “不跑,我送他回去。”看见了丑女人,我倒没什么惊愣的,这些个鬼玩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不救他命了?”听着我说,丑女人一伸手,提拎起来林子,直接就给扔那河坝里去了。

   “你……丑女人你想干什么?”眼看着林子就没入到那水里去了,我大叫了一声,飞身的也跟了下去。

   “去吧,看看把那个老不死的,给我弄出来。”看着我也跟着跳下去了,丑女人倒是蹲在了河坝边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水里面扑腾的我乐。

   “林子!”我大声的叫着,可是眼前哪里还有林子的身影。

   “你个丑女人,我恨死你了,我死了做鬼也不会饶过你的!”看着林子没了,我恨的压根痒痒,一头就往那水里扎了下去。

   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向着里边扎下去了,可是水里确产生了好大的一股子浮力,硬生生的把我身子给托住,根本就扎不下去。

   “哈哈……傻夫君,你死不了的,怎么样,水里边好玩吗?”看着我弄起一片水花也扎不进去,丑女人发出一阵的大笑。

   “滚,别叫我夫君,听着恶心!”我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也是消停了。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自己不也是被扔到了这里,完了也没沉下去吗。

   “夫君,你总喊我丑,我咋就觉得我好看呢!”听着我骂,丑女人并没有生气,而是又掏出她那面小镜子,扭捏的照了起来。

   “夫君,是你的审美观点有问题,我都说了,我这是美人照镜,我自己看着都美的不要不要的了!”一边照着镜子,这丑女人还一边给我抛着媚眼。

   “哎呀我的妈呀,你能不能别恶心我了,我求求你了,快点的救人吧,再晚了林子可就真的死了!”看着丑女人那大蛤蟆眼,我真的好想吐。

   “死就死吧,那鬼姬祸害完的木头,本就该死!”听着我的哀求,丑女人笑着整出来一句。

   “你……丑女人,马上给我滚,我决定了,我特妈的就死在这里了,不出去了!”我一听,跟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那是一点招都没有了。

   “夫君,别一口一个丑女人的叫着,多难听啊,人家叫骨玉。”

   听着我的喊叫,丑女人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以后要是再听你叫我丑女人,我就把你的嘴巴给缝上,让你变成哑巴,憋死你!”

   “你……”我知道这鬼玩意不好惹,也就闭嘴不说话了。

   反正我也想好了,不出去了,陪着林子一块堆的死在这里,也算是给林子一个交代了。

   “夫君,知道什么是鬼姬不?”看着我不搭理她了,丑女人腆着脸来问我。

   “不知道!”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因为这个丑女人问的这个,我太想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我才忍不住的搭腔。

   “鬼姬是专门给地府里的阴魁窃取生人精气的女尸,说白了就是一个过度精气的工具。”

   丑女人接着说道:“这个人被鬼姬给祸害了这么久了,本来已经没得救了,是我用阴线虫打入他的血脉当中,帮着他吊着这一口气不散。”

   “可是这阴线虫是属于阴界之物,只能在生人体内生存两天,等着两天过后,阴线虫一死,这个人还是会死的。”

   “什么……这么说林子还是会死?”我一听,疑惑的问道。

   “死定了,所以我才把他给扔这河里了。”丑女人撇了撇嘴。

   “可是……这人还没死呢,你扔他干什么啊?”我还是满心的怒气。

   “救他啊!”听着我喊,丑女人接着说道:“难道夫君不知道这里是阴河,连通着那阴界的地狱之水吗?”

   “地狱之水?”我一听就更迷糊了。

   这都是说的是什么啊,除了阴界就是地狱的,我哪里会知道这些。

   “要想人活命呢,我就要把他失去的精气给弄回来,于是我就把他给扔下去了。”丑女人站起来身子,抬头看了看天。

   “快黑天了,等黑天了,我看那个老不死的还滚不滚出来。”

   “你等等,听你说那意思,把林子给扔这里来了,那还是在救他?”我疑惑的问道。

   “对啊,估计这功夫劲的,他已经到了那阴魁的身边了。”听着我问,丑女人回答道。

   “好,好,那我想上去了,你把我给拉上去吧!”一听着林子没事了,这水里透骨的冰凉,我可是不想在这里边待了。

   “夫君想上来啊,再等等吧!”听说我想上去,这丑女人竟然让我再等等。

   “等个毛线啊,我特妈的都快要给冻死了!”我很无语的嘟囔了一句,反身向着岸边游去。

   结果跟那天晚上一样,那阻力贼大,就河里水就像是故意跟我唱反调一样的,我要下去,水里浮力贼大,等我想出去了,反倒又变成了吸力了,我也是真特码的服了!

   “夫君还是消停一会儿吧,一会等那老不死的出来,让他拽你。”看着我死命的折腾,丑女人来了这么一句。

   “老不死的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从我见到这个丑女人开始,她就喊着要找老不死的,我倒想知道,这个老不死的到底是谁?

   “是夫君的师父!”听着我问,丑女人又来了这么一句。

   “师父……”这下子整的挺好,不到一天的工夫,我这老婆和师父,可就全都有了。

   “找到老不死的,好让他带着你去走鬼事,夫君别忘了,我是来干啥来了。”丑女人接着说道。

   “走你个大脑袋!”我一听,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这满地的是鬼,直接抓就是了,还走特码的走啥鬼事啊,那再者说了,我要是懂鬼事,还能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水里真冷啊,冻得我浑身直哆嗦,我特妈的都快僵了。

   我无助的抬头望了望天,这太阳还老高呢,那离天黑还得有一会儿呢。

   得了,既然一时半会儿的出不去,那我就跟这丑女人套套话,看看还能打听点别的出来不。

   想到了这里,我对着丑女人说道:“血月亮是怎么回事,还有就是我妈妈在哪里,为什么妈妈的眼睛睁开了,那血月亮就会消失?”

   “夫君,就你现在这个小身板,不该知道的你还真就别打听,那要想长命,以后你一切都听我的!”听着我问,丑女人整出来这么一句话。

   “听你个姥姥,你还以为我还真会娶你怎么着!”听着这丑玩意并不告诉我什么,我小声的咒骂了一句。

   我这正骂着呢,耳听得“哗啦!”一声,水面上激起一个好大的水花……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