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苦行尸

0022 人鼠奇缘

苦行尸 枉凝眉v 5994 2023-10-19 05:36

  【 】

  “师父,他…;…;他动了!”看着坟头上的那个死人动了,我惶恐的叫了起来。

   “没事,有玉猫在,什么就都不是事了!”听着我喊,老不死的这功夫劲的倒不紧张了。

   “额…;…;这么屌?”我一听,把怀里的小猫咪搂抱的更紧了。

   九根蜡烛点好了,老不死的抬头看了看天,盘腿坐在了地上,眼睛微微的闭上了。

   “师父,你别闭眼睛啊,万一那死人爬起来咬人怎么办?”我一见,这哪成啊,眼麻前的死人身子在一个劲的抽搭,你闭上眼睛没事了,这要是起来咬人,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啊。

   “行了,你只管抱住玉猫就成了!”听着我说,老不死的显得有点不耐烦了。

   “这…;…;要不我先回家?”看着坟头上一个劲在顾涌的爹,成子双腿打哆嗦,一步步的直往后退。

   “站住,你不在这里哪成啊,这可是关系到你家老祖宗的事,你得好好的给我听着。”听着成子要跑,老不死的冷哼了一声。

   “我祖宗…;…;这咋又整我祖宗上去了?”成子一听,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了。

   “少废话,要不然我现在就撤了盘子走人!”老不死的显然是不乐意了。

   “别别…;…;大师你别走,我…;…;我在这待着还不行吗?”成子说着,直往我跟前凑。

   天彻底的黑了下来,漫天的星斗也出来了,老不死的突然抬头,又向着天空中望了望,轻轻的点了点头。

   “起来吧,我估计你们姜家的正主要来了,今晚就把这恩恩怨怨都抖落一个明白,也免得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落乱!”老不死的对着坟头上那胡乱扑腾的死人说道。

   “呜嗷!”随着老不死的话落,坟头上的死人发出一声嚎叫,那身子撅打的更厉害了。

   “大…;…;大师,我爹他这是真的活了?”听着死人叫唤,成子忍不住的问道。

   “活个屁,顶着个猫脑袋的爹,你认啊!”听着成子说话,老不死的不是好好声的咒骂了一句。

   “我…;…;”听着老不死的语气不善,这成子也就再不敢说什么了。

   老不死的随着说完,转过身形站了起来,向着村子方向望去。

   看着老不死的向着村子里望,我也跟着扭头往回看,黑乎乎的,也没看到有什么玩意。

   “师父,你在看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姜家的正主。”听着我问,老不死的嘟囔了一句。

   “正主?”我正寻思着这姜家的正主是什么玩意的时候,一条黑影,带着一股子腥风“呼呼!”的就从身边过去了。

   那叫一个快,还没等着我反应过来呢,老不死的身形转动之间,手里一张张黄纸符文,围着整个的坟头可就拍上去了。

   紧接着挥手之间,一直萦绕在坟头上那黑黑交织的大网,就被老不死的给撕扯了下来。

   随着那张黑网被扯断,坟头上那一直在顾涌的死人“呜嗷!”一声,翻身就坐了起来。

   紧接着那条黑影当头就奔着死人去了,具体的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反正死人活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音。

   “哪路地柳神,敢叫我的山门?”咳嗽了几声之后,这死人说话了。

   “沾板子的,上不得天入不得地,就一半打柳子,你就说接不接吧?”听着死人的话,老不死的又整出来一堆听不懂的话。

   “接有接的规矩,我要你按规矩办事。”听着老不死的说,死人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别扯那白话的事,你要是不接,我立马的撤盘子走人,不过你过不过得了我的柳子口,那你可得掂对掂对了!”老不死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这个…;…;咳咳…;…;好吧,那你得保证我子孙一脉窝图!”听着老不死的声音提高了,死人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说话的声音放小了。

   “嗯嗯,说吧,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我送你归山。”听那意思是死人服软了,老不死的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咳咳…;…;我本是鼠类一族,在二百多年前,我就寄宿在姜家祖上大院里。”死人轻咳了两声,慢悠悠的讲述了起来。

   听着那死人开口说话了,老不死的回身把哆哆嗦嗦藏在我身后的成子,给提拎到了坟头跟前,按倒在了地上。

   “好好听着,这是你祖上结下的孽缘,说什么记住喽,对你以后有好处。”老不死的嘱咐成子道。

   在死人慢慢的讲述中,我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在二百多年前,姜家的祖上是一个大户人家,并且在县衙里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一家上下几十口人,家大业大,日子过得富足而殷实。

   谁也不知道,在姜家那粮仓里,就寄宿着一个老鼠王。

   老鼠王已经快五百岁了,基本上已经成了精。

   五百年的鼠王,那已经是世间的稀罕物了,都练到这个道行了,本来鼠王是可以上堂口,去顶香做地仙的。

   可是这个鼠王确贪恋自己这一族上千口子的鼠子鼠孙,一直就没舍得离开。

   话说这上千只老鼠都寄宿在姜家,这姜家就是再富裕,那也扛不住这么吃啊!

   结果姜家的下人很快就发现了粮仓里的粮食没的太快了,再就是看到那满地的老鼠屎,知道是闹了鼠患了,于是就张罗着灭鼠。

   这连老鼠药带老鼠夹子的一折腾,数日之间,寄宿在姜家的上千只老鼠就给灭掉了一半。

   看着自己的鼠子鼠孙遭受到了灭顶之灾,这鼠王知道是自己的家族太庞大了,消耗的粮食太多了,遭了人恨了。

   想要带着剩下的鼠子鼠孙走吧,确又舍不得这姜家的富庶,另外的这在地底下建立起来一个属于自己的地盘,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这思来想去的,鼠王决定去冒一把险,去找姜家的一家之主,看看能不能讨来一个人情。

   于是在一天半夜里,鼠王就悄悄的来到了姜家先人的书房里。

   跳到了姜家主人的书桌上,用爪子沾着墨汁,就涂鸦了一幅画。

   那副画的大概意思就是一只大老鼠带着一群小老鼠,身子半蹲在地上,抬起前爪,对着空中跪拜,然后还在画的右下角按下了了自己的爪子印。

   涂鸦完了这幅画,鼠王就又跑回去了。

   等着第二天姜家的主人起床,看到了那副画,一时不解,就招来满院子的人,想问问这幅画是谁画的,又是从哪里来的?

   当时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说不知道,唯独姜家最小的儿子姜毅,指着画中老鼠,说这是一副老鼠求命图。

   听了小儿子的话,再看看那画中右下角的老鼠爪子印记,又想起来这几日府中灭鼠,姜家主人似乎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于是手拿着那副画,回到了书房,细细的研看了起来。

   看罢良久,姜家主人开门告诉下人,我姜家还不至于养不起一群老鼠,既入府门,那就是客人,从今以后,谁也不许再提灭鼠的事了。

   就这样,鼠药鼠夹子撤了,鼠子鼠孙们都得到了保全,这鼠王记住了姜家主人的好,暗自发誓,终究有一天,要报答姜家的大恩。

   岁月匆匆,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

   姜家的老主人已经过世,少主人姜毅年轻,在县衙里做事,免不得就得罪了小人,落得一个罚没家产,锒铛入狱的下场。

   姜家没落了,就在姜毅以为自己会死在狱中的时候,一只硕大的老鼠出现了。

   老鼠打了一个地洞,把姜毅给救了出来,连夜的就逃出了县城,来到这里安家落了户。

   由于感恩鼠王的救命大恩,姜毅当时就发誓了,说姜家的后世子孙将会永远跟鼠王家族在一起,世世代代奉养他们,永不言弃!

   誓言也发了,这鼠王放心的把鼠子鼠孙交给了姜家,就放心的去山里自行修炼去了。

   自此以后,也是奇怪了,姜家的子孙也就只是世代单传了。

   不管你娶了几个老婆,那也只是生一个孩子,这几辈下来,姜家的人也就认命了,认为是姜家供奉鼠王才会这样,也就不再强求了。

   日子就这样安生的过去了,姜家的子孙也都奉行着祖上的誓言,好生的奉养这个老鼠家族。

   其实说白了,也不用姜家奉养什么,那老鼠都有自行生存的本事,也只是立个鼠王的排位,初一十五的给鼠王供奉点香火,孝敬点好吃的,是那个意思罢了。

   可是事情到了成子他爹这里了,可是有了转变了。

   成子他爹叫姜得海,本身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而且还很是好酒。

   那是除了不喝,喝了就醉,姜家到了他这一代上,那日子就过得相当的艰难了。

   不但日子艰难,这姜得海的父母还下世的早,只留下他一个人。

   好容易的讨上了一个老婆,生了一个儿子,由于他好吃懒做喝大酒,这老婆也带着孩子离开他走了。

   家里只剩下了姜得海一个人了,这一日他喝醉了酒,借着酒劲来到了那个鼠王的供桌跟前,指着鼠王就大骂上了。

   大骂鼠王没良心,枉得姜家祖辈上对它的供奉,现在姜家落魄到这个地步了,也没见着鼠王给姜家任何的好处,我们姜家要你何用?

   一通的大骂以后,这姜得海是越骂越来气,就把鼠王的供位给砸了。

   这砸了鼠王的供位还不算,这姜得海转身借着酒劲,又干了一件丧尽天良的恶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