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苦行尸

0001 午夜铃声

苦行尸 枉凝眉v 5694 2023-10-19 05:36

  【 】

  阴暗的角落里,我像个刺猬一样的蜷缩成一团,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在大口大口的吞着烟。

   烟雾缭绕中,我狠狠的扔下了手中的烟头,顺手抄起来地上的皮鞭,走出阳台,直奔卧室里而去……

   “不……不要啊小雨,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随着一个女人的哀嚎声响起,我手中的鞭子一下紧似一下的抽打在了女人那高高撅起的屁股上……

   “不要啊……小雨,看在我们相爱一场的份上,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啊……”嘶嚎的声音在继续,我手中的皮鞭也在继续。

   看着女人白皙的肉皮上被皮鞭抽出来的一条条黑紫色的淤痕,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

   “贱女人……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我凶神恶煞的骂着,手里的皮鞭被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然后冲着女人吐了一口吐沫,咆哮着撕扯掉自己身上的衣裳,奔着那个伤痕累累的躯体上就扑了上去。

   “小雨……你饶过我吧,真的好疼啊,我真的受不了了啊!”严丽尖叫着,翻身跪倒在了我的面前,一双失神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饶了你……你跟别人偷情的时候,可想过要饶了我?”看着那张让我既爱又恨的脸,我狠狠的揪住了严丽的头发,向着旁边的墙上面磕了过去。

   “啊……救命啊!”严丽发出一声惊叫,随着“哐啷!”一声响,严丽的脑袋顺着墙面滑落了下去,身子也随着瘫软在了床上。

   “哼……装死!”看着严丽倒了下去,我冷哼了一声,手掐着严丽的脖子,把严丽给拖拽到了我的面前。

   打着了卧室里的灯,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一动都不动的女人的躯体。

   女人的躯体是美丽的,美丽的让我心动,也深深的让我着迷。

   虽然此时那女人的躯体上满是一道道的瘢痕,但它丝毫不影响我对这具躯体的喜爱。

   我真的太爱她了,这个叫严丽的女人。

   一想到我对她的爱,我一下子又弹跳了起来,狠狠的把这具满是瘢痕的躯体给压在身子底下,驾驭了我最原始的力量……

   在我疯狂的驾驭中,严丽始终没有发出一丝丝的声响,我心里不禁又恼怒了起来。

   “贱女人……我不是告诉过你,要迎合我,不许偷懒吗?”我恼恨的大叫着,伸手就给了严丽两个响亮的耳光。

   这两个耳光,打的好响,可是严丽的脑袋也只是随着耳光的抽动,左右摇摆了两下,还是一动也不动。

   “贱女人,你竟敢用沉默来对抗我?”我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伸手死命的掐住了严丽的脖子。

   严丽还是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我疯狂的冲撞还在继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松开了那卡在严丽脖子上的手,大汗淋漓的从那具躯体上滚落了下来……

   滚落下来以后,我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卧室,蜷缩在了客厅的沙发里。

   身子不停的抖动着,一种莫名的恐惧阵阵的向着我侵袭了过来,我大叫着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我叫莫雨,是一个私企的办公文员,大学毕业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打拼,日子过得虽然不好,确也是能过得下去。

   靠着家里的帮持,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几年的时间里,在这里按揭了一套房子,又交上了一个美丽的女朋友,生活上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的那种。

   我的女朋友叫严丽,是我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

   严丽长相甜美,身材高挑,一笑一颦间总能给人留下难忘的美感,所以在第一次见到严丽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她!

   也许是天降的缘分吧,也许是穷小子有傻福,严丽竟然也爱上了我。

   在很多人惊羡的眼神里,我挽着女神一样的严丽,行走在大街上。

   那段时间里,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拥有了美丽的严丽,夫复何求!

   我的家在东北农村,而我又只是一个科室里的小文员,依照我的条件,能让女神级别的严丽投入我的怀抱,这怎么说都有点像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所以有好多的时候,看着身边甜甜入睡的严丽,我都舍不得闭上眼睛,总怕我闭上眼睛,严丽就会从我的身边溜走一样。

   幸福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多,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沉浸在跟严丽的卿卿我我中,认定了这一辈子严丽都只会是我的女人,我莫雨的女人!

   可是就在两个月以前,这一切都被一个老家来的电话给打破了……

   那是一天深夜,正在熟睡中的我,被一阵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中抓起了手机,手机里传来了爸爸略带嘶哑的声音,说我的妈妈病重了,要我马上赶回家里,见妈妈的最后一面……

   “啊……妈妈她怎么了?”听着电话里爸爸那嘶哑的声音,我瞬间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妈妈一向身体很好,怎么会突然的病重了呢?

   可是爸爸并没有再说什么,手机那头传来了“嘟嘟……”的盲音。

   “妈妈……”我大叫了一声,慌乱的打着了灯,就开始穿衣裳。

   “小雨,谁来的电话啊,出什么事情了?”一旁睡着的严丽被我给吵醒了,起身迷糊的问道。

   “严丽,我妈妈病重了,我要赶回去一趟,这就得走!”我慌乱的说着,心里酸酸的,忍不住的掉眼泪。

   妈妈是我最重要的人,这好好的呢,怎么就突然一下子病了呢,而且听爸爸电话里说那意思,病的已经不行了,都要到了我回去见最后一面的地步了……

   “那……快点走,我跟着你一起回去!”严丽一听,从床上爬了下来。

   “严丽……谢谢你!”一见严丽要陪着我回去,我上前一把抱住了严丽,眼泪都沉寂在眼眶里,几欲挣出……

   妈妈这辈子最盼望的就是我能给她领个媳妇回家,如果在这个时候,严丽能跟着我回去,可以说是偿了妈妈的夙愿了。

   “小雨别哭,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伯母会没事的!”严丽安慰着我,起身开始收拾衣裳。

   简单的收拾了一个皮箱,我跟严丽连夜的赶往了火车站。

   一路上心急如焚,一直给爸爸打电话,想仔细的询问一下妈妈的情况,可是那电话都打不通。

   心慌慌的在第三天的晌午,我们终于赶回到了唯一通向我们村子的那条大坝口。

   我的老家地处两个县城的交界处,基本属于三不管地带,唯一的一条出村道路,就是一条高高的大坝楞子。

   具体这个大坝是怎么样形成的没有人知道,反正是一直都存在着。

   大坝很高,光突出地面就有三米多高,大坝里终年都是白晃晃的水,那水有多深,具体的没有人知道,反正是每一年里面都会淹死人。

   我拉着严丽,拐下了大坝,直接奔着村子里走去。

   自从工作了以后,我就没有再回来过,可是村子里的相亲们看见了我,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来跟我打招呼,并且看着他们那意思,还在有意的在躲避着我。

   “小雨,这真的是你的家吗,怎么感觉这些人看你都怪怪的呢?”一旁的严丽也看出来不对劲了,疑惑的扯了扯我的胳膊。

   虽然是觉得很怪异,可是此时的我,哪里会有心情去关注那些,于是摇了摇头,拉着严丽直奔家里边跑去。

   可是等着我跑到了自己家那三间土坯房跟前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院墙倒塌,门窗破败,特别是那房门,门板都已经耷拉在了地上,院子里荒草一片,哪里是住人家的样子……

   “妈妈……爸……我回来了!”我愣了一下,大叫着就往院子里跑。

   “小雨……好像是哪里不对劲了,你确定这个就是你的家吗?”严丽在后边追了进来。

   “这……我的家……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我惊惧的冲进屋里一看,屋子里一片的凌乱,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看样子已经好久没有住人了。

   “这……我们家的人呢?”我慌乱的从兜里掏出来了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爸爸的手机号。

   可是确一直处于茫音状态,根本就打不通。

   “妈妈……不!”我心里一阵的焦躁,颓丧的把手机给扔到了地上。

   “小雨,快去问问邻居,也许伯父伯母他们搬家了。”一旁的严丽捡起来我的手机,上前安慰我道。

   “奥……对对!”我一听,赶紧的起身,出了院子就奔着隔壁吴叔家里去了。

   吴叔一直都是跟我家住邻居,那爸爸妈妈搬到哪里去了,他应该知道。

   可是来到了吴叔家里才发现,吴叔的家门上挂锁头,人也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无助的看着那把看门的锁头,我转身又奔着吴叔家的隔壁去了。

   在吴叔家的隔壁住着的是王婶,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

   可是当看到我进了她们家院子以后,王婶就像是见着了鬼一样的,转身吱溜一下子就跑进屋子里去了,并且把门给从里边死死的插上了......

第一章没有了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