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苦行尸

0017 一颗人头

苦行尸 枉凝眉v 5707 2023-10-19 05:36

  【 】

  “程半仙在家吗,快点的吧,救命啊!”随着叫喊,一个中年的男人,一脸焦急的站在了院门口。

   “程半仙?”我一听,当时就懵逼了。

   程半仙不是那个胖男人吗,不是在那祭台村子里呢吗,这老不死的怎么又变成程半仙了?

   我这正惊愣着呢,老不死的回头喊了一嗓子,“成子,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哎呀程半仙啊,你快点的给去看看吧,我爹作妖呢!”听着老头问,门外的男人焦急的喊道。

   “你爹作妖呢……说什么胡话呢,你爹不都死了一个多月了吗,还作啥妖”听了男人的话,老不死一脸的疑惑。

   “是真的,就在我们家呢,大师快点的给去看看吧!”听着问话,门外的那人十分焦急的喊道。

   “额……那走去看看。”老不死的说完,迈步就往院外去了。

   刚走了两步,突然的回头,对着我一歪脖子喊道:“走,你也跟着我去看看去,也好增长点见识。”

   我一听,还没等着动地方呢,林子从屋子里直接窜了出来,抓着我的手,就跟着老不死的去了。

   我靠,我看了看林子那张木讷的脸,这算是没治了,只要有林子在,自己就别寻思不听那老不死的话。

   “老……师父,昨晚你把我送那里边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想搞死我吧?”走在路上,我迟疑的问道。

   “嘿嘿,你不会是想问我,那个入了你眼里的槐儿在哪里吧?”听着我问,老不死的一下子就猜出来我的心思了。

   “我……这个人为什么会喊你程半仙,程半仙不是我带来的那个男人吗?”听着老不死的戳穿了我的心思,我转换了一下话题。

   “我可是告诉你,鬼妻猛如虎,想要长命,就别打那歪心思。”老不死的又嘿嘿的奸笑了起来。

   “哼,那也比你冒充别人要强!”我狠狠的回了一句。

   “冒充……哈哈……你在这十里八乡的打听打听去,咱是正宗的程半仙,看看有没有人不认识我。”听着我说,老不死的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看着老不死那得意的样子,我也是撇了撇嘴,懒得再说话了。

   “大师说的是真的,那在我们这方圆几十里之内,就没有不知道这个阴阳铺子的,程半仙的大名可是窗户纸吹喇叭,名声在外了。”听着我们两的对话,来找程半仙的男人,紧着给老不死的捧场。

   “行了,你说说吧,你那死爹怎么就回来闹了?”老不死的并不买男人的账,打断了男人的话问道。

   “别提了,这十几天前都回来闹这么一场了,闹得我们家扬二翻天的,就差点把我们家的房子给掀翻了!”

   听着老不死的问,男人一脸惊惧的说道:“那个时候我就来找你了,可是你不在家,我爹闹扯了两天,也不知道是啥原因,又消停了!”

   “这本来以为没事了,可是今个一早我们一起床,就看见满院子的死鸡,个顶个的被扭断了脖子,那是扑棱了一当院子啊,可是心疼死我了!”

   “死鸡了?”一听男人这样说,老不死的是掉头就往回走。

   “屁大点事架炮轰,看把你给闲的,死鸡了来找我干毛,死人了再来吧!”老不死的一脸溫怒,转身往回走。

   “不是啊大师,你听我往下说啊,这鸡也死了,人也招祸害了!”

   男人赶忙的上前拦住了老不死的说道:“我家的巧儿不对劲了,你快点的去救救孩子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刚你不是说鸡死了吗,这咋就整孩子身上了?”老不死的一听,站住了身形问道。

   “鸡是死了,可是我家的巧儿就跟中了邪一样的,扑到那些死鸡的身上就是一顿狂咬,那是想拦都拦不住啊!”

   男人接着说道:“十几岁的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跟她妈妈两个人都拉不住,眼瞅着把那满院子的鸡都给撕咬了稀碎,紧接着满身是血的就往外跑,要不是邻居们帮忙给按住了,那还说不好跑到哪里去了呢!”

   “这样啊……那走,去看看去。”老不死的又回头跟着男人走了。

   一路的走下来,就来到了男人家中。

   低矮的两小间土坯房,门窗破旧,院墙也有好几处坍塌,一个木头小院门歪歪斜斜的半耷拉在地上。

   不大的小院子里狼藉一片,血迹斑斑,鸡毛满天飞,看着就像遭了野兽打劫了一样的。

   “大师你看看吧,这都是我家巧儿撕咬的,你说这好好的孩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那不是我老爹回来作来了咋地?”男人指着凌乱的院子说道。

   “嗯。”听了男人的话,老不死的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两眼,迈步就往屋子里去了。

   一个灶台,连着一地的柴火,看着哪里都是乱糟糟的,整个就是一个埋汰。

   走进里屋,一铺的小炕,炕上用绳子捆绑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浑身是血,身子佝偻在炕上,一双无神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一动也不动。

   在小姑娘的旁边,坐着一个抹眼泪的妇女。

   “孩子他妈,快点的去烧水,大师来了!”男人一进屋,就把我们给往炕上让。

   屋子里很破,黑咕隆咚的,基本上没看见一样像样的家具。

   “成子,把孩子给解开吧!”老不死的上前看了那个孩子一眼,喊着男人把孩子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好好,这就解。”男人应着声,伸手把女孩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绳子是解开了,可是女孩还是一点的反应都没有,那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那一个方向看。

   我奇怪的顺着女孩的眼神一看,原来女孩盯着的是一张黑白挂像。

   挂像上是一个老头,满脸的褶子,须发皆白,看着那耷拉下来多长的眼袋,少说也得有八十岁了。

   挂像黑白颜色,紫檀色的相框,一看就是已经死了的人的遗像。

   在遗像的下边,是两口折摞在一起的箱子,箱子的上面放了一个香米碗,碗的四周洒落好多的香灰,香灰的前边摆放着几个黑黢黢的馒头。

   “你看看这个孩子,要不然我咋敢确定是我爹回来作妖了呢,从这孩子被绑起来以后,就一直盯着他爷爷的遗像看,这问题就一定是出在了这了。”男人指着他爹的遗像说道。

   听了男人的话,老不死的并没有知声,只是从兜里摸出来三个大钱来,在手里掂了一下,一扬手,奔着那墙上面的死人遗像,可就给撇了过去。

   “啪啪啪!”随着三声大钱碰撞到遗像玻璃上的声音,垂直的掉落在了那口箱子之上。

   老不死的身子直接跟了过去,看了看掉落在箱子上的大钱,摇了摇头。

   “不是你爹的事,你把十几天前发生的事,跟着我说一遍吧。”老不死的收起来大钱,反身又来到了小女孩的身边,一伸手,把小女孩的手腕子给搭住了。

   “这……不是我爹的事?”男人一听,挠了挠头,慢慢的讲述了起来。

   原来在十几天前,半夜里正在熟睡的成子一家人,就听见了屋子里响起来窸窸窣窣的,好像是啃食什么的声音。

   那个声音很大,一家人很快的就都被惊醒了。

   惊醒了以后,打开了灯一看,地上蹲着一个好大的大老鼠。

   这老鼠有多大,那是听说都没有听说过,那都比家养的大狸猫还要大。

   老鼠面前放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正在用两只前爪子按着,吃的一个痛快呢。

   一见到这么大的老鼠,夫妻两吓坏了,是打也不太敢,不打吧,这玩意还根本就不动地方,就跟没看见这一家人一样。

   一时间夫妻两都被吓住了,谁也没敢动地方。

   可是这干耗着也不行啊,最后成子一咬牙,哆嗦的下地,到外屋地提拎过来火叉子,一闭眼睛,奔着那大老鼠就砸了过去。

   这火叉子是砸地上了,可是再一看眼前的老鼠,没了。

   哪里去了,愣是没看见,就跟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看着老鼠没了,成子胆战心惊的又打开了屋里家具的门,全都检查了一遍,确认老鼠是真的没了,这才捡起来火叉子,去扒拉那快老鼠啃食过的东西。

   这一扒拉不要紧,直接就把成子给吓坐地上了。

   啥玩意啊,竟然是一颗人头,一颗被老鼠给啃食的半拉嗑几的人头。

   这下子可是把成子给吓傻了,自己家的屋子里出现了人头,这要是传出去还了得,说是老鼠给叼进来的,那谁信啊?

   谁会相信竟然会有那么大的老鼠,这不是扯蛋吗?

   哆哆嗦嗦的害怕了好一阵子,这成子跟媳妇一商量,这事还真不能声张,声张了,弄不好弄满脑瓜子包,还要吃不了兜着走。

   解释不清楚这人头哪来的,还不得给抓去坐牢啊!

   所以想来想去,最后这成子一闭眼睛,用丝袋子装起那颗人头,连夜的给撇村外的撂荒地里去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