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梦中人

第22章 警察遇害1

梦中人 夜无眉 5549 2023-10-19 05:36

  【 】

  警局内。

   李太白和周小七两个人并排坐在一个棕红色长条形桌子前面。

   他们面前有两个警察在做笔录。

   一个瘦小的警察叫王顺,鼻尖上还有几颗雀斑,他把手里的本子翻了一页,抓起一杆笔后,问道:“你们和死者是什么关系,多会发现死者的。”

   “我妻子和他是朋友,早上发现的。”李太白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在桌子下面和妻子的手紧紧抓在一起。

   警察王顺把手中的本子又往前翻了一页,看了下上面的内容,又翻回去,问道:“死者是叫吕三平是吧。”

   李太白和妻子周小七两个人同时点了个头。

   警察王顺还没继续问呢,周小七着急的说道:“他是我学校同学,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关系很好,他是在我老公的梦中被砍死的,他……”

   “好,稍等下再说。”警察王顺急忙把周小七说话给打断了。“你们是怎么进去的。”

   “我有钥匙的。”周小七说。“上次他给过我钥匙。”

   “是这样的,您先听我说一下整个过程好吗?”李太白征求警察的意见。

   警察王顺看了一眼身旁的另一位警察杜佳,征求他的意见,杜佳点了点头,王顺对李太白说道:“你说吧。”

   “是这样的,在半个月前我做了一个梦……”李太白把他从做梦开始一直说道今天早上看到吕三平死了为止。

   警察王顺和杜佳二人面面相觑,完全一副把对面李太白当作幻想派创始人的感觉。

   “你是做什么的?”王顺问道。

   “我是作家,在家写作。”

   周小七也看的出来对面警察不相信丈夫所说,于是辩解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开始我也不相信,直到我的客人范大红说起他丈夫的事情后,我也相信了。”

   周小七说完话看到两位警察还是不屑的表情,又说道:“不信,你们可以调查这个范大红的丈夫,她说她丈夫就在县里面的停尸房放着呢,我身为一个律师我是不会乱说的。”周小七急忙在包里掏手机查找范大红的手机号。

   李太白这时说道:“你们只要查出吕三平的死因,就知道我没有胡说,我敢肯定他的心脏同样是消失了。”

   警察杜佳这时说道:“那需要等两天才能查出来你朋友是如何死的。”。

   “你们看就是这个女人,我现在就打过去电话问问她。”周小七说。“我们可以问清楚她家的地址,然后去她家那个县里找他老公的尸体确认一下。”

   范大红的电话接通了,但是电话中却不是范大红的声音,周小七愣了一下,问道:“这是范大红的电话吗?”

   电话中传出一个上年纪的女声:她死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周小七尴尬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警察,继续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再打一次。”

   “行了,别打了。”警察杜佳站了起来,厌烦的叫道:“你们俩这故事都快编出科幻的味道了,要整个盗梦空间是不是。有能耐你们现在做一个梦,让那个什么满脸胡子的屠夫把我杀了试试。”警察杜佳转身走开了,同时还小声咒骂道:“一对精神病。”

   周小七刷的一下站起来冲着警察杜佳叫道:“你身为警察怎么骂人?”

   “你们两个人在警察局编这么一个故事来骗我们,怎么说?”警察杜佳坐在前方一个办公桌上,端起一个茶杯抿了一口,道:“你们是不是想逃脱嫌疑呢?”

   在办公桌的对面还有一位警察,正在看一张报纸,报纸遮住了他的脸,但是能听见他‘呵呵’的轻笑声,不知笑的是报纸内容,还是李太白夫妻二人。

   李太白也站了起来拉着妻子打算离开,同时冲着警察叫道:“你们只要能查出任何的证据,随便抓我们。”

   周小七看着丈夫有点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说道:“没人会相信我们的,除非他们自己做梦。”

   “算了,我们自己想办法,肯定会解决的。”李太白拉着妻子气冲冲的走了。

   “哎……等……”

   警察王顺本来要拦着的,被警察杜佳给阻止了,说道:“让他们走吧,等结果出来再说。”

   回家的路上,李太白开着汽车,妻子坐在副驾驶坐上。李太白一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抓着妻子的手,轻声道:“只要在梦里我们不被砍死,现实中我们就死不了。”

   周小七没有说话,她看向窗户外面,路边的绿化带上面全是白色积雪,在她眼中却仿佛看到了吕三平的身影,跟随在汽车外面。

   周小七默默的按下了拨号键,再次拨通了范大红的手机号。

   “喂,喂,喂。”还是那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声音。

   “喂,您是范大红的婆婆吧。”周小七想了想问道。

   “你是谁?”电话里面问道。

   “我想问一下关于您儿子的事情。”周小七这句话没说完呢,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你想问她什么呢?”李太白问道。

   “我想知道他儿子生前在村里盖房子时接触过什么人或物。”周小七说。“会不会你也不知不觉接触过什么,才会不停的做梦。”

   “应该和接触什么没有关系吧?”李太白说。“你昨天晚上不也做梦了吗?”

   “我是做梦了,但是我没有被那个屠夫追啊,我都没见那个屠夫长什么样子,而且网上那两个网友的梦是和你一样的,都是被屠夫追赶。”

   “是啊,你的梦是属于闯入了我的梦。”李太白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个屠夫应该和你一样,同样是闯入了我的梦,或者说是我闯入了他的梦。”

   周小七咬住嘴唇说道:“或许我们在梦中可以当面质问那个屠夫。”

   “我昨天晚上试过,但是身不由己,看见他就是想逃走,除非我们在梦中能多找一些人来制止他。”

   “对了,我们为什么不试着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这个屠夫呢?”周小七盯着丈夫问道。

   李太白一拍大腿,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过要找见这个人呢?那天吕三平也说让我最好见一见这个屠夫,我早忘了。”说着,李太白很踩一脚油门,道:“我回家在网上搜索下,顺便在查找一下那个‘木康小区’。”

   夜晚,入睡后。

   李太白的梦中,他继续回到了昨天晚上的梦境,和之前一样,梦倒退回去了。

   李太白跪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手刚把窗帘给拉开。外面天空阴暗的光亮也勉强可以使客厅看清楚一些。对面是电视柜和电视机,在电视柜的两边各有一扇门。李太白很清楚两扇门里分别是什么,右边的是入户防盗门,而左边的就是卫生间。但是此刻自己的妻子却不在,似乎他没有进到自己的梦里,李太白感到一丝的欣慰,这会不会就说明了妻子今晚没有做梦。

   梦做的多了,李太白渐渐有些适应这种梦境,像是一场冒险,只要不被那个屠夫给追上,应该就会相安无事。

   李太白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小心碰到了茶几,茶几上面的几个核桃滚落下来,在地砖上发出一连串的声响。那扇卫生间的门,这次李太白是不会再去打开的,他已经知道了里面是什么。

   核桃滚落的声音停止后,李太白又听到了另一种声音,像是风吹树叶时摩擦所发出来的声音,是从沙发旁边一个房间传出来的,又好像是老鼠在咬东西的声音。李太白放轻了脚步,缓缓的向房间靠近,那种声音也停止了。

   “老白。”

   妻子周小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李太白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周小七突然凭空出现在了客厅中央,李太白转身后,看见周小七一脸惊恐的样子,双手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我是不是又做梦了。”周小七含糊不清的说。

   “你又跑进了我的梦中?”李太白问道。“你刚才怎么不在?”

   “我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周小七不停的摇着脑袋。

   妻子周小七还是穿着昨天梦中的职业装,一边哭泣一边发抖,不知是寒冷还是恐惧。

   李太白把妻子的手抓住不停的安慰她,让她保持镇定。

   “你还记得我们白天谈话内容吧。”李太白问道。

   “什么?”

   “小七,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在做梦。”李太白说。“白天你还说我们要当面质问那个屠夫呢。”

   周小七怔住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她这时把现实中的记忆拽到了梦中。

   “我记起来了。”周小七叫道。“但是在梦里我感觉我没有那个勇气,不行,我不行。”

   “可以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只要在梦里多找几个人一起来阻止他。”

   周小七快速的摇着脑袋。“不行,真的不行。你知道这种感觉吗?就好像是在现实中有这种想法,但是真的身处在这种地方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了不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