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梦中人

第12章 心理咨询1

梦中人 夜无眉 5356 2023-10-19 05:36

  【 】

  李太白躺在床上反而没有被惊吓到坐起来,只不过还是紧张的心跳加快。“你多会坐到我床边的?”

   “我坐了快有五分钟了。”周小七说。“我过来叫你起床呢,看见你在床上扭来扭去的,真是滑稽,我心想你肯定又是在梦里奔跑了,就坐下来看着你何时被惊醒。”

   “这次我没有奔跑了。”

   “没有奔跑?换了一个梦?”周小七问。“怪不得我看见你刚才也没有突然坐起来,是不是这次的梦不太害怕了。”

   “不是。”李太白摇了摇头。“没有换梦,还是那个梦,只不过我试了试你说的那个方法,我感觉到了我自己是在做梦,但是我发……”

   李太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妻子打断了。“怎么样,被那个屠夫砍到没有。”

   “没有,不过我发现我每次做的梦是同一个梦的续梦。”李太白说。“还有我看到那个屠夫的刀不一样了。”

   周小七一口把咖啡喝完,厌烦的叫道:“啊呀,不听不听了。你快点穿上衣服我们出发了,你还是把这话留给心理医生说吧。”

   周小七已经把深红色窗帘给拉开了,外面的积雪已经冻住了,全部成了冰渣。

   “你抓紧时间。”周小七说了一声走向卧室门口,嘴巴里还小声嘟囔道:“做一个梦还同一个梦的续梦,真是看那些垃圾小说把脑子看换掉了。”

   李太白在卫生间刷牙时,看到镜子中的他,看上去很是憔悴,黑眼圈也越来越重了,头发也差不多一个多月没剪了,两个耳朵边上的头发都往外凸出了,异常难看。自认为很满意的方形国字脸看上去都是蜡黄蜡黄的,如果和妻子周小七一起走出去,都有些自行惭愧,毕竟妻子对于皮肤保养这方面还是很注重的。但是妻子也同样给他买了好多男士护肤品,镜子下面的铁架上就有护肤的,也是经常不出门的原因,李太白很少用。刚开始妻子还经常提醒他每次洗脸后都要用的,时间长了妻子也懒得管他了。

   “干什么呢,刷个牙也磨蹭半天。”妻子周小七站在了李太白身后指责道。

   镜子中同样出现了周小七的脸,细嫩的皮肤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刚刚步入35岁中年妇女的行列,棕色的长发垂在左边到胸部位置。

   “你真漂亮。”李太白冲着镜中的周小七嘻嘻笑道。

   “那还用你说。”周小七也冲着镜中的李太白瞪了个白眼。“和你一起出去我就说你是我爸爸。”

   “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我也愿意。”李太白贫嘴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快点吧。”周小七催促道。“正好说起女儿了,我去给女儿打个电话,看她在那边学校怎么样。”

   李太白换上了一身阿迪达斯运动装,他一直都很喜欢运动装,像睡衣一样宽松舒服,不会有束缚的感觉。他曾经也在单位上过班,每天都是西装革覆,穿上能憋屈死,现在一点都不喜欢西装革覆,除非是去一些特殊的场合,平常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7

   心理医生吕三平是周小七的朋友,他们是大学同学,周小七是律师经常会涉及一些心理学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他会经常来朋友家聊一聊,虽然身为律师的周小七也同样懂一点心理学这方面的知识,但论专业还是得找吕三平。

   在和周小七刚认识时,李太白总觉得她和吕三平的关系有些不太正常。因为吕三平这个人比较怪一些,几乎从来都不出门,比李太白自己还要宅十几倍。而且吕三平36岁了,还是独身一人,听妻子周小七说过,在学校时吕三平也是经常独自一人。不过和周小七结婚七年了,李太白也听周小七说过,吕三平他自己也同样有心理问题,这应该就是常说的医者难自医。

   吕三平并么有在街面上开店面,他是在自己家搞的心里诊所,听妻子周小七说找吕三平的人几乎寥寥无几,吕三平没有任何的名气,但是他写的基本心理著作还是拉拢了不少读者,而作者却是笔名,三口。自然就没人知道他是谁了。

   周小七对吕三平家是轻车熟路了。她驾驶着红色的轿车直接就开进了吕三平家小区的地下室。

   “你说吕三平靠谱不?”李太白在轿车里面转了身,把后座上的羽绒大衣给拿上了。

   “我朋友我还不清楚,来了就上去坐坐。”周小七把轿车熄灭。“你们俩也应该好好坐一坐,都是不爱出门,说不定你们俩聊一聊,会把各自的病都治好也说不定。”

   李太白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辩解道:“我和你那个朋友可不一样,他是孤僻。”

   周小七也打开了车门,整个身体从车中下来,地下室的冷空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但她还是不忘的冲着对面李太白翻了一个白眼道:“人家是孤僻,那你这是什么?孤独?还是孤单啊?”

   李太白急忙从车头绕过来,把手中的羽绒大衣给周小七披在身上,说道:“我很正常,我是一个自由创作者,我总不能每天跑到大街上创作吧。”

   “你都快要创作出精神病了,我也没看见你有什么成就。”说着周小七不想和老公在做过多的争辩了,她快步走向电梯口。

   周小七深红色的毛呢外套被黑色羽绒大衣披在了里面,腿上的黑色打底和脚上的黑色皮靴还是露在外面。地下室一阵‘咯噔咯噔’的皮靴和地面摩擦声,在空旷地下室传出回音。

   李太白也没有再说话,他紧跟在妻子身后,但是心里却感觉到妻子似乎对他每天待在家里有意见。

   电梯停在了地下二层,周小七走上电梯按了一个数字17,李太白紧随其后走上电梯。

   电梯里面的墙壁是有镜子质感的,周小七冲着墙壁整理了下她的头发。

   李太白拿起手机趁周小七不注意时,冲着妻子拍了一张照片,但‘咔嚓’的声音还是被周小七发觉了。

   “有病。”周小七小声嘟囔了一声。

   李太白嘿嘿笑了一下。“换个手机屏保。”

   吕三平住在1703,枣红色的防盗门上面贴着一个大红色福字,看上去和旁边其它几户的房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旁边的几户房门上面没有贴福字。

   防盗门上绿色塑料的圆形按钮是门铃,周小七按了按这个按钮。不到一分钟,防盗门被打开了,吕三平穿着白底棕色方格的棉质睡衣,瘦瘦的戴个眼镜,和相声大师还有几分相似。

   之前李太白刚看到吕三平时,就悄悄问周小七,说这个吕三平是不是和说相声的马三立有什么关系啊。

   “呦,小七来了。”吕三平冲着周小七很高兴的叫道。

   这声音让李太白心里听着不太舒服,不过等李太白从妻子周小七身后出现后,吕三平也同样叫道:“太白也来了,来来快进来。”

   周小七经常来,进到家中很是随意,客厅中间的茶几上摆放着基本心理学著作,周小七往皮质沙发上一坐,拿起一本书就看了起来。

   “你也坐下啊。”我去厨房弄点热水过来,给你们倒杯茶。

   “我不要茶,有咖啡最好了。”周小七一边说话的同时把身上的羽绒大衣脱去,扔到旁边的贵妃榻上。

   “不用太麻烦了。”李太白说。“我要开水就好。”

   “不麻烦,我这就和你们自己家一样。”说着吕三平往厨房走去,他拉开厨房白色推拉门进去了。

   李太白到吕三平家的次数是有数的,他记得应该不到三次,所以他显得有些拘谨,反正没有自己在家中舒服,他坐在妻子周小七的身边,小声说道:“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这又不是自己家。”

   “没事,我们这关。”周小七觉得话没说对,立马改口道:“没事,没事。”

   “那也要注意一点啊。”李太白叮嘱道。

   “啊。”厨房传来吕三平的叫声,紧接着就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怎么了?”周小七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跑去。而李太白听到吕三平的这一声,让他总感觉很熟悉,似乎是听到过吕三平的叫声,但也一时想不起来。

   “怎么回事?”李太白也来到厨房,看到妻子周小七正在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没事。”吕三平打开着水龙头正在不停的冲刷他的左手手心。“玻璃杯太烫了,没抓稳。”

   “真是的,拿个杯子也能被烫着。”周小七把玻璃碎片捡起来仍在了旁边垃圾桶。

   “你去外面吧,没啥事。”周小七冲李太白说道。

   “小七,你也出去吧,我来收拾就行了。”吕三平关掉了水龙头后,把一块抹布扔在地上,用脚踩着抹布把地面水渍稀释了下。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周小七说着把水壶抓住往另一个玻璃杯里面倒水。“老三,你还是去陪我老公坐会,他最近每天都在做梦,已经半个月了,今天就是专门过来给你说这事的。”

   老三是周小七在学校一直叫吕三平的简称。

   “那行,我和太白去我那个书房里面淡淡去。”吕三平自认为感觉和李太白关系很亲切似得,他把右胳膊揽在李太白的后背,然后左手臂坐出请的姿势,说:“这边,我们去里面说。”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