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梦中人

第18章 深入讨论梦

梦中人 夜无眉 7678 2023-10-19 05:36

  【 】

  李太白早上被妻子一顿教训,而且妻子很生气的让他把书房的所有书都清理干净。他为了讨妻子的欢心,决心今天一整天给家里来一个大变样,彻彻底底的大扫除一次,让妻子晚上一进家门便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他再做上一顿美味的晚餐,和妻子碰上一杯红酒,然后他再满足妻子任何一个愿望,只要不是清理书房的书就好。说不定到时候妻子高兴之时就会答应他把书房的书留下,最坏的打算也只能是把书房的房门锁住,钥匙交给妻子保管。这对于有藏书癖好的李太白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此刻的李太白两只手中各拿着一个小刷子和一小块抹布,趴在客厅地面上,小心翼翼的把客厅每一块地砖缝隙处的污垢给清理出来。

   卧室内突然传出一首老歌《最浪漫的事》,听到这个歌曲,李太白就知道是妻子打过来的电话,这是他专门为妻子设置的铃声,只有妻子周小七打来电话时,手机才会发出这首歌。

   李太白把刷子和抹布放在地面上,他跟着这首歌哼着调子慢悠悠的走去卧室接电话。

   卧室内的深红色窗帘已经被拉到窗户两边用带子扎了起来,窗户外面的小雪在李太白打扫家里的时候,已经悄然停止。窗户外面就是前两天小孩子玩打雪仗的绿化池,不过那几个小孩好多天没有出来玩打雪仗了。

   李太白在床上把手机拿上,犹豫了下,他想妻子现在打来会不会是要问他的书房书籍处理的怎么样了。接通手机后,李太白用一种非常讨好的声调,说道:“喂,小七,中午要不要我给你送饭过去呀,反正我这……”

   李太白一边说话一边向窗户靠近,他看见了窗户上面正中间有一块白色和不知什么颜色的混在一起的鸟屎,他用手摸了摸玻璃,鸟屎是在玻璃外面的。不过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嘴上也没有停,他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电话中的周小七给打断了。

   电话中的周小七说话好像喘不上气一样,说话语速很快,似乎有好多话要说,但又着急的一下想把肚子里的话全部给倒出来。

   “老白你看网上的一个信息晚上做梦追你的不是你一个人在做梦做梦的人死了没有了心脏。”周小七一口气说了这么一连串的话中间没有停顿。电话中她大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加了做梦人的好友还没有回复我,我现在就赶回去你在网上看一下。”

   周小七说完话后,李太白能听见电话中周小七在不停的喘气,差点没憋死,但李太白听的云里雾里的,他只是听清楚了做梦。但不知道妻子周小七说了一通什么。

   “小七,你别着急,你慢慢说,好吗?”李太白的语气已经不像是刚接电话时的那种讨好语气,他已经恢复正常,甚至被周小七的语气带的也开始紧张起来。

   “算了算了,你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回去。”

   “你慢点,别着急。”李太白说完这句话发现妻子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他犹豫了下,想要再打过去问清楚。抬头看了看正前方的玻璃外面的鸟屎,他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李太白站在窗户前盯着玻璃上的鸟屎,手指不停的在玻璃上有意无意的抠。他的脑中不停的思索妻子刚才那一通电话,妻子说的很快,听见妻子说什么做梦,还有什么网上,难道是说网上有关于他连续做梦的信息?

   想到这里李太白有些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自己脑袋,急忙朝书房走去,心里却在不停的骂自己太笨了,十几天了也没想过在网上查一查。不过这和他平常很少用电脑有关,只有写作时才会用到电脑,平常很少用电脑上网,至于手机他更是很少接触,他一直都坚持认为手机除了一个通讯工具外,其它多余的用途都会腐蚀大脑,让大脑停止思考。

   书房的电脑被打开后,李太白迫不及待的在网页上搜索:连续十多天每天晚上做同一个梦是什么原因?

   电脑上显示的信息要比手机上给予的信息更多更全面一些,几乎每一条信息都会有人解答说:多运动,多放松心情,心里不要有压力,吃一些什么饮食等等,都是这种是个人都可以回答的答案。

   李太白继续在网页上往下翻页,这时他发现一条几乎没人浏览的信息,已经沉到网页的最下面,是一条问题: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同一梦,没人相信我说的话,我想死,谁可以帮帮我?

   这条信息点开后发现时间是两个月之前的信息,下面没有一个人回复,但是可以看见之前是有两个人回复的,只是显示的已经删除记录了。

   李太白想了想直接在下面回复:有没有联系方式,我和你遇到了同一个问题。

   由于是网页上面问答的形式,并不是像软件那样方便,只要双方在线可以马上互相回复聊天。

   而以这种网页的问答形式,除非对方再次打开这个网页才能看到李太白所留的信息,如果对方留下这一个问题后,不再打开这个网页,就看不到李太白回复的留言。

   李太白留言了这条信息后,他继续往下翻页,寻找有关信息。网页全部是白底黑字,让李太白的眼睛看的花了。他突然看到网页上的黑字全部会动了,像是自由打散后又从新组合了一下,组合成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是梦中那个屠夫的身影。

   ‘啊!’李太白身子向后使劲一靠,手上一使劲就把笔记本电脑从桌面上推下去了。

   ‘啪’又一声,笔记本电脑摔在地面,一个黑色长条状电池摔了出来。

   李太白坐在椅子上发愣,他双手握成拳头不停的揉搓左右两边太阳穴处,眼睛紧紧的闭住,眼皮在不停的跳动。

   李太白静坐了好久,脑袋中一片混乱,他不停的在想网上那条信息,那个人会和他做一样的梦吗?

   “老白,老白,在不在?”周小七刚回到家中就焦急的叫着,她知道丈夫经常是待在书房,李太白还没来得及答应,她就已经到了书房门口。

   周小七看到地面上摔裂的笔记本电脑,还有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双眼紧闭的李太白,把她吓到了,惶恐的尖叫道:“老白,你怎么了?”说着就要跑过去,李太白突然睁开了眼睛,再次把周小七吓了一跳。

   “你吓死我了,你在做什么?”周小七掏出手机,手还有些打颤,她快捷的在手机屏幕上点按,然后找到了她刚才在公司看到的内容后,把手机递给李太白。“你看一下这上面写的。”

   看到网页上出现的‘梦’字,李太白眼睛立刻就被吸引住了,刚才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屠夫阴影也被抛到了脑后。

   周小七的双手扶在书桌上,说道:“今天我碰见一个叫范大红的女人,她的老公……”看到丈夫李太白正在认真看手机上面的内容,周小七没有着急说出后面的话,她弯腰把地面上的电脑笔记本和电池捡起来放在桌面上。

   “只有这两条信息吗?”李太白脸上露出兴奋。

   周小七知道老公脸上的兴奋,是因为终于有人和他在做一样的梦了,而周小七自己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她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说出来。

   “嗯,我只找到这两条信息。”

   李太白有点失望的‘哦’了一声。

   “不过,我今天上午碰见一个叫范大红的女人,她丈夫在一个月前突然死了,是早上醒来后发现的。”

   周小七深吸一口气,接着说:“他丈夫的心脏不见了,连伤口都没有,心脏似乎是在身体内突然消失了。”

   李太白盯着周小七没说话,在继续等待周小七说下去。

   “范大红的丈夫在临死之前的一个月,每天也在做同一个梦,每天都在被人追赶,你说你会不会……”周小七把眼睛看向窗户,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眼睛也不敢去看丈夫。

   李太白外表显得很镇静,其实他的内心很混乱,他也非常恐惧,从第一次做梦开始就一直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没想到是从妻子口中所说的这种结局。

   “怎么可能?”李太白有点半信半疑。“人的心脏怎么可能不翼而飞呢?除非是外力导致的心脏移位了,没有找见心脏而已。”李太白觉得自己这个解释还算是合理。

   “应该不会,那个范大红还说警察把他丈夫尸体放在停尸房一个月了,不给下葬,说是要研究心脏为何会不见了。”

   “心脏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啊?”李太白还是觉得这太过于蹊跷了,嘴中不停的念叨:“心脏不见了?连伤口都没有?”李太白的脑中突然一闪而过,昨夜梦中那个血淋淋的肉球,他的后背像一股电流似得麻麻的直击头皮。

   “我说的你可能不信。”李太白突然变得很谨慎,看上去他有些害怕。“昨天晚上我梦见那个屠夫把吕三平砍死后,从吕三平身体中掏出一个血淋淋的肉球,我今天大早上还在想那个血淋淋的肉球会是什么东西,我当时也想到了心脏。”

   “我信。”周小七很坚定的点了点头。“现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之前那个范大红告诉我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是当他说出那个梦后,我在网上又查了查,我开始信了,总不可能这么多人正好凑巧都在做同一个梦,被同一个人追吧。”

   “范大红的丈夫做梦也是被屠夫追吗?”李太白问。

   “屠夫?”周小七摇了摇头。“没有,她没有说被什么人追,只是说他丈夫每天晚上被一个人追。”

   “现在有两个问题,一就是其他做梦的人是不是和我做的梦完全相似,二就是吕三平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李太白说。“对了,昨天晚上你也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周小七越听越是眉头紧皱,一只手握拳突然捶打了一下桌面,叫道:“我们报警吧。”

   “报警?如何报,我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况且这已经超出我们认知范畴。”

   “我们让警察帮忙找你梦里的那个屠夫。”周小七说。“你那个屠夫什么样子的,你形容一下。”

   李太白摇了摇头,否定道:“刚开始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如何说服警察,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你形容一下你梦中那个屠夫是长什么样?”周小七继续问。

   “脸蛋很胖,满脸的络腮胡子。但是在胡子遮挡下又不是显得很胖,肚子很圆,穿着一件黑色皮制挂脖围裙,左手拿着一把很长的砍刀。”李太白对于屠夫的长相特别深刻。“还有,整张脸看上去就像小学生课本中马克思那满脸的络腮胡。”

   周小七想了想,摇头道:“长相这样显眼的人,我应该没有见到过,就算是见过,忘记也很难。

   “嗯,很特殊的一个屠夫。”

   周小七伸出手抓住了李太白的一条胳膊,揉搓了下,小声道:“我们该怎么办?我怕你……”后面的话周小七没有说出。

   实际上这只是李太白一个人的事情,但周小七态度的突然转变,把这件事情归纳成了‘我们’。

   李太白也趁机把妻子的手抓住,两个人把手拉在一起,李太白能够感觉到妻子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没事的,只是一个梦而已。”李太白安慰道。

   这句话之前被周小七不停的挂在嘴边,用来安慰李太白。

   两个人在书房沉默了许久,周小七不停的在手机上刷新,心中默默祈祷那两个网友‘比翼飞’和‘陌生的狗’尽快回复她。

   李太白和妻子虽然聊了这么多,但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妻子所说的话。

   他想,如果事情的发展真如妻子所说,那他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心脏就会消失不见。

   李太白下意识的摸了摸他自己的心脏,‘嘭嘭嘭’跳动的很快。

   “我去做午饭。”李太白突然站起来说道。

   “嗯。”周小七停顿了下说道:“我不太饿。”

   “你早上也没吃,中午必须吃点,马上就好。”李太白急忙离开书房出去了,让周小七感觉像是刚才办公室着急上厕所的范大红一样,都像是要逃跑一样。

   周小七明白丈夫是想找一些事情做,但她不能就这样冒险的等待一个月去看结果,她想找个人商量,也只能想到吕三平。

   周小七给吕三平拨打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她没有在意,觉得吕三平可能在做什么事情而设置了静音。周小七又给事务所打了个电话,她把范大红的手机号记下来存储到了手机上面。盯着这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周小七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夜晚周小七又回到了主卧室,她和丈夫李太白抱的很紧,这种抱已经好久没有试过了,也只有刚结婚的那段时间每晚都会抱这么紧。

   周小七躺在老公的怀中,听着老公强而有力的心跳,她感到一丝安心。

   “你能睡着吗?”周小七小声的在老公耳边问道。

   “能的。”李太白把周小七抱的更紧了一些。“我已经慢慢适应那个梦了,如果没有那个梦我都怕我睡不踏实。”李太白笑嘻嘻的开着玩笑。

   “别乱说。”

   “我迫不及待今晚的梦。”李太白说。“因为今晚的梦里有你,你在呼唤我。”

   “希望梦里我能帮到你。”

   “你确实在帮我,快睡觉吧。”

   驼色的被子中周小七的胳膊伸了出来,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胳膊反而显得很是洁白细嫩,一点都不像上了三十岁女人该有的肌肤。

   ‘啪’。

   灯光被关闭了,隐约的月光透过玻璃,再透过深红色窗帘,灰暗中周小七的胳膊缩回了被子中。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