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梦中人

第7章 一幅画1

梦中人 夜无眉 5532 2023-10-19 05:36

  【 】

  范大红晚上准备上床睡觉时发现程有才还是没有醒来,衣服被剪掉,光着身体也没有被冻醒,这时的范大红觉得有些异样了。

   她俯身探了探程有才的呼吸倒是很正常,心里想了想可能是这十多天每天做梦没有睡好,今天全补回来了,明天还不醒的话,再去找村里医生来家看一看。

   睡到半夜,范大红迷迷糊糊的听到屋内有流水的声音。由于她们这个房间是隔出来的,房间内没有窗户,一旦关灯后,房间内漆黑,就连睡在身边的人都看不到。

   好在流水声持续了不到一分钟,范大红以为自己做梦呢,翻了个身体继续睡去。

   这十多天身边的程有才一直做恶梦,总是在半夜把范大红给惊醒,不过程有才这个恶梦惊醒的时间越来越迟了,从刚开始的半夜惊醒,渐渐的一天比一天惊醒的迟,现在基本上到天亮时,程有才才会在恶梦中惊醒。

   昨天晚上程有才和母亲在一个屋睡的,范大红本想着和孩子们好好的睡一觉,没想到大早上还是被程有才跑了进来给吵醒了。

   这一夜范大红一直睡到了自然醒,没有被程有才给惊醒,她眯着眼睛看了下枕头下面压着的手机时间,已经上午9点多块10点了。

   范大红从床上坐起来,摸黑把床尾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打开。

   屋里瞬间明亮,稍微刺眼的灯光让范大红闭上了眼睛,等眼睛适应了光线,她看到身边的程有才不再是昨天趴着的姿势了,变成平躺下了。

   这说明程有才半夜自己翻身了,应该正常着呢。范大红心想着刚要伸手把程有才给叫醒,这时注意到地面上无缘无故多出来一滩水,她朝着一滩水上方的房顶看了看,心想着是不是下雨了,房顶漏了。

   房顶上白色的乳胶漆上面有些灰尘和黑色的点点,没有漏水的迹象。

   范大红翻身下床躲在地面上一滩水的旁边看了看周围,看不出地面上这滩水是哪里流出的,她皱了皱眉头,把脑袋凑近闻了闻,一股骚味刺鼻。

   范大红站起来走到床边抓住程有才的肩膀,使劲摇晃了几下,叫道:“睡够了没有,还不醒。”

   程有才也变得正常了,不像昨天一样和一头死猪似的,没有任何反应。程有才被摇醒了,晕乎乎的睁不开眼睛,嘴中含糊其辞的哼哼了几声,翻了个身把身体朝向床内又继续睡去。

   “呦,我还治不了你了,快给我起床,听到没有。”范大红嘴上说着,脚丫子从拖鞋里出来朝着程有才后背就是一脚。

   可能是程有才被这一脚给蹬的火了,从床上噌的一下坐起来,满脸怒容就是眼睛还没有睁圆,大声吵道:“你是要咋地,今天好不容不做梦了,就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

   “呦,你这想着睡的安慰了,就没想想十多天我睡过安慰觉吗?”范大红指了下地面上的一滩水骂道:“这是那个王八犊子在我屋里尿尿呢?”

   程有才脸上的怒容已经消失,他心里清楚和范大红发火只会让自己吃亏。他又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地面,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这是尿?”

   “来,来,你过来自己闻闻,你别装作不知道,屋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还能是我?”

   程有才身后抓了抓后脑勺,憨笑道:“我怎么可能在屋里撒尿,我又不是傻子。”

   “你给我收拾干净再出来,不然你晚上去你妈那边睡去。”说着范大红走出房间重重的把门给关住了。

   房间内的程有才光着身体在床上和房间四周找衣服,他不记得昨天晚上把衣服脱哪里去了,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很兴奋的,毕竟昨天他去了一次孙老二家之后,他今天没有在梦到那个屠夫追杀他的恶梦了。

   衣柜和床相隔两米左右,他从被窝里出来下床准备穿鞋时,注意到了他自己两只脚上很脏,粘着黑色的灰尘,正是房间内地面上的尘土。

   程有才坐在床边思索了半天,他没有一点印象记得昨晚上下床随地尿尿,穿上鞋他忍不住躲在地面一滩水旁边闻了下,确实一股尿骚味扑鼻。

   这时,房间外面的范大红大声说道:“老郑昨天过来说,孙老二家连人带房子都烧没了,要找你商量给下面工人工钱的事情,反正我告诉你,咱们家不出这个冤枉钱。”

   “啥?房子和人都烧没了?”程有才显得有些激动,衣服也没穿光着身体就拉开了房间门,客厅中范大红已经出去了,只留下她的睡衣随意扔在沙发上。

   程有才快速的在衣柜中翻找了两件衣服,着急的就像是他自己家房子着火了似的,边穿衣服的同时嘴中还念念有词的说:“人都烧死了,不可能吧,孙老二和他女儿也都烧死了吗?应该不太可能,怎么就着火了呢!昨天我走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啊!”

   程有才来到院里也没有看到范大红,母亲那个屋里范大红是从来不进去的,心想老婆又跑出去了。

   母亲王喜凤这边因为今天星期日的缘故,她不用早起给孙子孙女做饭吃,这会十点左右才开始吃早饭呢。

   王喜凤这边当时要求住土炕,所以儿子程有才盖房时专门给母亲房间弄了一个土炕。土炕很大,睡下王喜凤和她孙子孙女都还是很宽敞。

   王喜凤平时就在和土炕相连接红砖砌成的炉子上做饭,房间中间放一个年代久一些方木桌。

   木桌用红色油漆漆过的,如今桌面上面坑坑洼洼的全是小坑,油漆脱落的露出发黑的木头,拼接的缝隙中塞满黏糊糊的油泥。

   几个雪白的馒头就直接放在了木桌上面,中间一叠炒好的土豆丝,两个孩子正在精精有味的吃着早饭。

   程有才走进来时,母亲王喜凤正端了一碗米汤放在孙子面前,看到程有才进来忙说道:“快,刚好坐下吃点。”

   程有才昨天一天没有吃东西,本来也不感觉到饿,心急的要去孙老二家去看一看,现在看到桌上的饭菜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答应了一声便坐在方桌前抓起一个馒头啃了几口。

   王喜凤又舀了一碗米汤放在程有才面前,说:“以后我们就分开吃吧,你媳妇让她自己做去,我不伺候了,一天洗衣做饭也落不下好。”

   程有才着急的喝了一口米汤,把嘴巴烫的张开嘴又让米汤流回了碗里,两个孩子在一旁看到爸爸这种样子不停的咯咯笑。

   程有才嘴巴被烫忍不住唏嘘了下,道:“那是谁的错,当初不是你逼的非让我娶的她么。”

   王喜凤自觉理亏,也不愿多说什么,坐在炕头上丧气的说:“算了,都是我的错,当初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

   程有才三四口就吃掉一个馒头,抹了抹嘴,站起来说道:“不说了,孙老二和房子都给烧没了,我要去看一下。”

   “啊!多会的事?你的工钱还要的回来吗?”王喜凤紧张的从炕上站起来,来到程有才身边。

   “不好说啊,孙老二好像死了,也不知道他女儿还在不在。”程有才心里还想着孙小佳的样子,心里还觉得有点可惜。

   程有才站起来后,王喜凤又坐下,相当于她和程有才替换着吃饭一样,抓起程有才用过的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中说道:“孙老二家女儿从小就可怜,这要是一下烧死还好,不然这从小没妈,现在爸也没了,一个小姑娘家的怎么过活啊!”

   “妈,你见过孙老二的老婆?”

   “见过,长的漂亮,来过咱们家几次。”王喜凤说着端起程有才剩的米汤喝了一口。

   放桌上两个孩子站起来就要往院里跑,王喜凤急忙冲着他们叫道:“小静,小冲,把米汤喝干净再出去。”

   “没事妈,让他们玩去吧。”程有才坐在了孩子刚才坐过的凳子上,这会他也不着急去孙老二去了,反而对孙老二的家事很感兴趣,于是向母亲问道:“孙老二老婆来我们家干什么?”

   王喜凤放下米汤碗,想了下说道:“他老婆是信什么基督教的,自从在西赵村嫁过来后,基本上咱们村她挨家挨户的去,宣传她那个基督教,让村民加入呢。”

   “哦,信基督教的。”程有才小声念叨,然后又问道:“孙老二他老婆叫啥啊,怎么死的?”

   “呦,死了都好久了,好像是叫李兰兰,我和她不熟,就是给咱家宣传基督教见过几面,不过我和你父亲可不信什么教。”王喜凤说着把脑袋凑近程有才的耳朵,声音压低小声继续说:“听说她就死在西赵村的教会里面,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听村民们说是累死的。”

   “啊!”程有才一脸震惊。“孙老二家那么有钱,他老婆怎么累死的。”

   “嗯呀,谁知道呢,有钱人家的日子也不一定有多好,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王喜凤又端起碗喝了一口米汤,放下碗后疑惑的盯着程有才。“你不是着急要去孙老二家吗?怎么对人家老婆这么感兴趣?”

   程有才笑着站起来,说道:“我就是好奇孙老二老婆去哪里了,不说了,我赶紧去他家看下去。”

   程有才准备出房间时,王喜凤又嘱咐道:“要是孙老二死了的话,你就去找村长要工钱。孙老二家十几亩地呢,都让村民种着呢,现在孙老二一死还不都让他们白得了,你的工钱就让种地的村民给你分摊下。”

   程有才露出为难的表情,说道:“妈,这样不好吧,这样说不过去啊。”

   “有啥不好的,你给村长说清楚你的事。”王喜凤说着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嘴上还是继续说道:“这一点大红确实比你强,不行你给大红说下,让她帮你说,我就不和她说了。”

   “行,行,知道了,我走了。”程有才转身就走,不想再听母亲的啰嗦了。

   院里放着程有才每天干活时骑的电动车,上面沾满了泥灰,放在门外面都丢不了,昨天也不知谁给推进了院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