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窟村

第一章 夜梦预兆

窟村 苏味小笼包 5173 2023-10-19 05:35

  【 】

  在床上躺了三十多分钟,尝试了许多种姿势,但全然没有半点的睡意,床头灯被点亮,勉强爬起来观察下四周的环境,凭借微弱的灯光依稀能辨别几处熟悉的角落,明明在自己家,到底害怕什么?周一开始,整个人丝毫没有半分的力气,好像身体一下子被抽干。回想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方紫航确信厄运便是从那一刻开始。

   前两天刚好是清明,那晚作为外科医生的方紫航当班值守。按医院规定,值班医生照例都会在七点半准时进行查房。所以方医生在晚上七点半刚一到就从休息室走出来,手里拿着手电筒和所需记录的表单,把每一间病房都查看一遍,最后她停在A2号床位边,A2床的病人她认识,是一名肺癌患者,刚由自己负责主刀做了一项手术。病人睡得正香,方紫航还能听到病人连续打呼噜的声音。方紫航看了一眼床头的信息牌:苏蓉,28岁,肺癌一期手术,建议留院观察。方医生看了一眼床头的心脏监测仪器,显示器上一条白线上下有序地跳动着,滴滴答答不停地作响,微弱而无力的气息对一个正常人而言似乎太低了,但对她这样一个刚从鬼门关前走一遭的人来说,已算是正常情况。

   方紫航记得苏蓉刚入院时的样子,虽说身患重病但她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分毫的沮丧,枯瘦的脸上始终能见到灿烂而轻松的表情。她用笑容减轻了许多病体上的痛苦;她让家人带来了鲜花,插满了整间病房;每一个照顾过她的护士都为之唏嘘,称赞她的生命力是多么顽强。然而所有人都知道病魔已经在一步步地蚕食着苏蓉的青春和生命,不管她做的再多,努力的再多,结局始终还是会来。方紫航走近苏蓉,看了一眼自己的病人。手术缓解了一部分的病痛,这样可以让苏蓉安心的睡上几个小时。可却不能根治她的病根。以方紫航多年从医的经验看来,一年的时间已经是上帝对这可怜的姑娘最大的恩赐。方紫航用手摸了摸苏蓉的额头和手,额头上的温度有些高,应该是术后的高烧;一双白皙的小手却如同寒冰一样。应该给她增加点抗菌药,帮助女孩降下持续不退的体温。方紫航将这些仔细地记录完后,轻轻地离开了苏蓉的病床。

   夜晚医院的人很少,走廊的灯也逐渐熄灭,只余下少数几盏走廊灯还散发着亮光。方紫航检查完病房后,朝着休息室走去。休息室和病房之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一边是护士台,值班护士这时都会聚集在那里整理第二天需要的药单。

   “方医生,今天又是你值班呀。”护士小艾见到方紫航走过来,连忙询问道

   “是啊,小双今晚不和你一起搭班吗,她人呢?”方紫航望了眼护士站里间的办公室,然后笑了笑问

   “小双今天家里有事请假了,所以晚上就我一个人在。怎么了找她有事?”

   “没,好了你忙吧。”方紫航回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方紫航很喜欢这两个丫头,两个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直都是重症室几个护士中最肯干最吃得起苦的。假如自己能年轻几岁该多好,想着年轻时候的自己在学院中可是出了名的美女,那时候追求自己的男生得排满整个体育馆。或许有那么一瞬间,方紫航很是后悔早早地敲定未来的夫婿,将自己嫁出去。如今的男朋友叫徐浩东,是一名广告公司销售主管。

   两人在大学时认识,说起两人的第一次相遇,还有几分狗血偶像剧的因素。大约是在第二学期,徐浩东邀请自己和朋友到去学校附件一座宿营地玩,而大家预想不到的是徐浩东早已在营地周围布置了烟火和鲜花,就在几个人玩的正嗨的时候,徐浩东双手捧着玫瑰花,背后是烟花聚集而成的彩色天幕背景,绚丽而夺目。方紫航起初被这种情景惊讶得呆站着,而心中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这是一个女人对婚姻最大的满足。接下来便是一段徐浩东浪漫深情的告白,泪水湿润了方紫航的眼睛,她感觉自己终于等到相守一生的天使,等到一生的幸福,她点头了。漫漫相守是最长情的告白,在大学毕业后,他们同居了,徐浩东和方紫航搬来这座城市开始自己人生的梦想之旅。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作为外科医生的方紫航经常上夜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徐浩东已经出去上班,聚少离多的生活开始折磨起这个即将组建的家庭。

   回到休息室的方紫航身体疲惫不堪,几天来的高压工作让她整个人都陷入困境。

   “也许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方紫航脱下外套,躺在床上,身体立即得到神经性的指令,舒服是这张简陋的硬板床带给她的唯一感受。她闭上双眼,准备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得,方紫航立刻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她梦到大学时期的同学老师、儿时巷子里的玩伴,还有那一片经常去的小池塘。很小的时候奶奶家后院有一口池塘,池塘边是用石头砌成的路径,池塘很小水也很浅。平时奶奶都会在池塘边歇息喝茶,偶尔也会在池塘里养些小鱼。每年暑假方紫航都会住在奶奶家几日,闲的时候约上三两好友便在池塘边玩耍,童年最愉快的记忆应该就是在那口池塘边度过的。梦里的池塘和现实的很像,甚至方紫航都以为自己真的回到奶奶家了一样。她望了下四周,没有一个人,只有水草边的青蛙在呱呱的叫唤。方紫航站在池塘边很久,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在医院上着班,怎么一会功夫就回到远隔千里的奶奶家。她努力的思考着,想着这些奇怪事情如何发生。突然她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喊声,听上去像是女人的声音,低沉着呼唤着方紫航的小名,偌诺,可是这个世上除了奶奶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名字。

   “诺诺,你在哪儿,奶奶看不见你,不要躲了,快出来吧!”声音由远及近地移动着。

   “诺诺,你不要怪奶奶,奶奶也是没法子。快出来见见奶奶。”

   “奶奶,我......我在这儿。”方紫航本想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但刚迈开脚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试了几次,可是身体始终无法动弹。

   “奶奶,快来这里,我在这里。快救救我。”方紫航突然发现自己此时在连说话都说不出来,如同空气一般无声无影。

   奶奶的声音停下了,连同池塘边的蛙叫都消失了。

   方紫航的身体忽然能动了,由于身体的解放,一个踉跄方紫航差一点跌倒。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离家多年的她第一次流下了热泪,此时的她感觉无助而孤独。

   池塘水摇曳着微波,水草枯黄暗淡,院子里已没有了生气。方紫航走在用小石头铺成的小路上,她想回去,回到自己的家,这里给她的感觉太凄凉。可是走了那么久哪里才是回去的路,四周被黑色笼罩着看不清任何方向。方紫航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凭借一小点灯光也许会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就在她打开手电的一刹那,一个身影突如其然地出现在方紫航的视线中。开始那个身影是背对着得,那枯瘦的身形,看着应该是一位老妇人,老人徐徐抬起头来慢慢转身,这才看清他的样貌。她是一个女人,而且方紫航认识她,她就是自己过世已久的奶奶。

   “奶奶......”方紫航明明有许多的话,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诺诺......奶奶想你。”老人首先开口说道

   “我的好诺诺,奶奶在那边想你,快跟奶奶走,不要再跑了。”

   说着老人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朝着方紫航走了过来。步伐缓慢吃力,也在此时方紫航看清奶奶的脸,老人憔悴的脸上一行行皱纹紧拉着额头,干无神的眼神空洞地望着方紫航,这张分明是一个早已死去多时的人脸。

   “不要.....千万不要去窟村,不要去哪里。记住我的话”

   这声音分明就是奶奶,她好像还想说什么,一闭一张着却发不出声音。

   “奶奶,奶奶.....”方紫航呼唤着奶奶,失去亲人的苦楚在一瞬间迸发,眼泪夺眶而出。“奶奶,你别走.....诺诺想你。”她不由自主地想去拉住奶奶。

   就在两人手与手接触的一刻,奶奶又一次消失了,化作片片花瓣飞溅开去而后如烟飘散不见了踪影,方紫航知道这次奶奶她真的走了。

   池塘的风渐渐停了,一切又归于平静。方紫航闭上了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她多希望刚才的一幕是真实的,期望奶奶能多和自己说说话,虽然自己清楚说话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许久。

   等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方紫航见到不是奶奶家的池塘,池塘变作了医院休息室的床。方紫航看了下手机,时间已经是早上十点,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看来昨晚的遭遇终究是黄粱一梦,大梦过后的方紫航头晕脑疼,很是不舒服。又在床上躺了许久才勉强下了床。

   刚走出休息室,立刻就有护士和职工迎了上来,每个人脸上显得异常奇怪,人群中一些人窃窃私语道::“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咱们医院死人了”

   “啊.....什么,谁死了?”

   “一个值夜班的护士死了。好像就是咱们重症监护室的。”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听说死的时候样子还很恐怖呢”

   “好像是被人推下楼的,尸体是被保卫科发现的。发现时就没气了。”

   “快看,警察已经到了,在勘察现场。”

   警笛声此起彼伏,听上去来的不止一辆警车。四五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跑进了大厅,他们在一名年轻警察的带领下径直朝科主任办公室跑去,人们似乎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家属的哭泣以及少许的几句安慰。方紫航坐电梯到了一楼,这里早就被围了起来,这里也是案件的发生地,原本的惨象已被抹去,只余下地板上浅红色暗迹还依稀可见。大厅内没有一个人发现,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不久前刚发生一起惊人的惨祸。对死去的那位护士,方紫航很熟悉,多年来都是她和自己搭班上夜班,多么开朗爱笑的女孩,可如今却躺在冰冷的太平间,不经让人唏嘘感叹。

   在学生时代作为院校学生,被要求进行科学严谨的医学知识学习;作为一名合格的外科医生,经历常人无法忍受的生离死别;方紫航渐渐领会到,对每一位逝者应该抱有同情和怜悯,任何的妄议和猜想都是极不负责任的。她在拥挤的人群中挤过一条道,便直奔一楼大门而去。

第一章没有了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