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窟村

第十章 泣血观音

窟村 苏味小笼包 3517 2023-10-19 05:35

  【 】

  明家人到底在守护什么样的一件东西

   这是刘凤梅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也是她多年隐藏在心中的秘密。

   “娇娇,去把我床底下的小箱子打开。”刘凤梅嘱咐矫矫说道

   娇娇吃力地将一个沉甸甸的旅行箱从床底托了出来,从箱子上布满的灰尘可以得知,这口箱子可是有一点年份的东西;箱子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旅行箱没有两样,款式虽然旧了些但还是可以勉强使用的,箱子鼓鼓囊囊地,李潇冉推测里面一定藏着一个大家伙。

   嘎吱一声,箱子被打开了。在打开箱子的一瞬间,李潇冉的脸变得惊讶异常。原来里面只有一些衣服杂乱地放着,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

   “刘姨,您说的那个东西在?”

   “啊,别着急。我来给你们拿出来。”刘凤梅说着便起身下了床,在钱斌的帮助下俯下身去在那一堆烂衣服中不停地搜寻着什么。

   “找到了,快看就是这个。”

   刘凤梅的手从一叠旧衣服中抽出,手中多了一个黄色信封纸,信封纸因为年代的原因发黄发皱。信封上的字迹还可以依稀辨别出一两个,上面写着:无事勿开,估计是老一辈传下时千叮万嘱的寄语。

   “这封信是明熙亲笔所写,是她当年留给你祖父李莫的,你祖父将之视为珍宝珍藏至今。”

   “可是我从没听过他提起这件事。”李潇冉疑惑地问道

   “这封信是明熙在临死前写下的,她将信交给一名信得过的丫鬟,让她偷偷转交给李莫,但李莫却并不知道她已经死了。”刘凤梅眼色渐渐模糊,她强撑着身体继续说:“你祖父一直认为是明熙辜负了他。当然,明熙也没有再机会澄清这一点,她瞒住了天下人,他也将明家的秘密转交给了李莫。之后李莫便离开了省城带着家眷去了S市,一辈子再没有回来过。”

   事情已经交代清楚,方家和李家的恩怨犹如小说情节一般跃入李潇冉的心。她拆开信封将一张白色的信纸拿了出来,随着信纸一起的,还有一件玉观音。李潇冉将观音观察了很久,玉器上多了许多旧时的斑迹,原本翠绿色的胎体上显出黄色的痕迹,从斑纹上能推测玉器的年代很久远。

   “在这里,明熙将明家人的秘密告诉了李莫,你自己看看吧。我身体不舒服,娇娇扶我躺一会。”刘凤梅躺下来不再说话。

   “李莫君,你好。我明白你对我的心,但此时我们两个都对这份爱无能为力;方大帅已经订下了日子,很快我就要成为方府的姨太太。这也是我同意的,没有人强迫我做这件事,这世上想来也没有人能强迫我。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还有伯父,他是我这个世上第二个父亲,你们的恩情我无法报达,就让来世的我在做吧。为了我们明家人感谢你们多年来的照顾,我将这枚玉观音交到你的手上,希望您好生保管。这枚玉观音是我们明家人历代相传的,我父亲告诉我这块玉是一枚钥匙,是打开明家宝库的钥匙。”

   “明家宝库?”李潇冉震惊了,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有些发抖,索性她的异常并没有被人发觉。

   信到了第二页,她继续看下去。

   “我们明家虽然不是官宦之家,但家底殷实。明家的祖先靠着多年经商所得积攒下不少的财富,而这些都被明家人藏在老宅之中。相传,为了防盗和防止别有用心之徒,明家人召集能工巧匠将玉器雕琢成的玉观音。这些也都是老一辈的传说,具体我也只是听我父亲所言。相信这笔财富对你和伯父一定大有帮助。好了该是我们绝别的时候了,珍重,明熙。”

   李潇冉料定明熙信里说的财宝,李莫至死都没有找到,她也怀疑所谓的财宝的是否存在。也许这也只是一个传说,也许这世上并不存在什么财宝之说。李潇冉此行的目的只是想询问关于自己的双胞胎妹妹,现在竟然横生枝节多出这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刘凤梅的身体似乎并不是很好,想来在世上的日子是不多了。

   “刘姨,这信上说的玉观音?”

   “听你祖父说,这玉观音很多年前就被偷了,长得什么样子我也没有见过,你祖父去世时只留给我这封信,至于玉观音的去向我想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了,也许可以去明家老宅看一看。”

   她这句话让李潇冉顿时一怔,她问道:“您说的是那个叫窟村的地方吗?”

   刘凤梅点点,看来一切都要去那里验证。

   “刘姨,您还记得我出生时的情况吗?”李潇冉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端起手中的杯子,将里面的酒一口而尽。

   “我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姐妹,是不是照片中的女孩?”

   “事到如今,我就都告诉你吧。”

   故事又一次回到原点

   今年的冬天很冷,虽然是傍晚但天暗地很快。S市长安大街上陆陆续续涌来不少的客商小贩,大街上吆喝声此起彼伏。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平静,“阿蓉,你在哪呢......阿蓉?谁有看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是一个女人在找寻自己的孩子。可怜的女人一边奔跑一边不时地搜寻着每一个角落,街上的行人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可他们也无能为力。从上午找到下午,从白天找到晚上。母亲始终在焦急地寻找着,她原想着可能是孩子一时贪玩忘记了回家的时机;或是与同学相伴在某一个工地角落游荡;也或许她已经回家在家等待着母亲的归来。

   一辆自行车停在母亲的身旁,一个男人开口问这位母亲

   “您是找一个女孩吧,脖子上戴一颗玉的?”

   “对,是的,您有见过她,在哪儿,她在哪儿。”母亲再也控制不住流下泪水。

   “我刚从水泥厂下班,在我们厂门口遇到一个穿雨披的男人。他还带了个女孩,孩子哭得很厉害。我上面去问,那个男人说是自己女儿偷跑出来的。你快去看看是不是你们家闺女。”

   女人还没等他话说完,便跑向男人手指指的方向。可是等她跑到男人所说的水泥厂时,看见的只有空荡荡的街道和紧闭的厂门。那个戴雨披的男人和女孩不见了。

   “阿蓉......阿蓉........你在哪儿!”女人撕心裂肺地呼喊着。

   女孩的家报了警,警方全力侦查但似乎没有一丁点线索。冬天的风很冷如刀般冰凉彻骨,刀将他们一家分割也许永远也无法相见。

上一章 | 最后一章没有了,前往书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