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归藏

第二章――诡事连连

归藏 洛衍 4360 2023-10-19 05:35

  【 】

  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个人叫我。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映入眼帘的是渐渐清晰的一个圆圆大脑袋。

   “啊”我脑袋还没转过乏来,被这脑袋着实吓了一大跳,猛的一抬头,和这个圆脑袋碰到了一起。

   “你干什么呢,好心把你救醒,你就这么对待恩人?”这人捂着头使劲的揉这。

   这时候我看清了,原来是道士。道士原名刘显,以前叫顺口老是喊他刘仙儿,但他不乐意,说你们要是崇拜我的话就叫我道士吧,于是道士的名号在临近的十里八乡叫起来了。我和他是搭档,我负责流程仪式,他负责择日选地。一般他在外揽活,我俩再雇人一起干。

   “你怎么来了?”我揉揉头问道。

   “还说呢,来活了,隔壁王庄的。打你电话没人接,只好来你家找你了,一来就看到你躺地上,喊半天才起来。你这是怎么了?”道士关心的问道。

   “别提了,碰到怪事了,咦?我那把刀呢?”我起身找刀,之前明明放在桌子上的,但这是却找不到了。

   “什么刀?”道士问道。

   “一把唐刀,和日本刀有点像,比日本刀直溜”我边说边找,但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道士,你进来时没看到我这桌子上放把刀吗?一米半多长的”我继续问。

   “没有,进来就看到你躺地上,还以为你过去了,一摸你鼻子,还出着气,刚才真吓死我了,你要过去了,我还怎么活啊”道士假惺惺的说道。

   “滚,你才过去了呢,你要过不去我也会在你后面踹你过去……”我抬手朝道士头上扇了一下,我这时震惊了,我看着我的手,竟然一点伤口没有了,难道是梦?不,不会,地上的纸巾和抹布还在,说明是真的,但手上的伤没有了是怎么回事?脑子瞬间有点不够用了,太怪了。

   “你瞅啥呢,昨晚上用力过猛手上磨出茧了?”道士调侃道。

   我没搭理他,撸起袖子,准备检查每一寸皮肤。

   “这……”当我卷起袖子时,发现了自手腕往上的部分,赫然有一把刀形的黑色印记,就像纹身,细看之下,和我买的唐刀一模一样,在小臂上,有一个鬼脸,还有“鬼葬”两字,黑色的纹路,仿佛一条黑龙盘旋在我的右臂上。我再次被震惊了,头上开始冒气了冷汗。

   “开光,你什么时候纹身了?”道士看到后问我。

   “道士,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我看着道士问道。

   “你傻了?虽然咱干的是白事,但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怎么会有牛鬼蛇神?”道士鄙视的说道。

   我把袖子放了下来,不再说话。如果和道士说实情的话,这家伙也不会相信,说也白说,不如省点口水。“道士,你先回去准备一下王庄的活,我出去办点事”说道。

   “咦?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头磕坏了”说着伸手摸我的头。我连忙闪开“不是和你开玩笑,我真有事,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说完我就出去了。

   我要去文化街找那老头,现在还没中午,摆摊的还不会收摊,我走的很快,真怕那老头走了。

   实际上,我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毕竟这事太玄乎了,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别说是科学了,就是中华老祖宗的易经都没法解释这事。鬼葬武士,真能扯的了。

   当走到买唐刀的地方时,没有老头的身影,那地方是一个中年人卖着玉器。

   “大哥,早上卖刀那老头呢?”我问道。

   “这哪有卖刀的?我赶清早就过来摆摊了,也没见有卖刀的”摊主说道。

   我不死心,沿着文化街一个摊位一个摊位问,但都说没见过有卖刀的老头在这摆摊。

   我彻底震惊了,妈的,这是造什么孽了。去他娘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不通索性不想了,爱咋咋地吧,反正什么武士的活我是干不了。想完这些,心里豁达多了,点根烟就往回走。

   “喂,道士,你在哪?给我说说王庄哪家的什么事”我打电话给道士。

   “开光,你回过神了?王庄东头卖粉条老王家,他家老王今早上才走,听说是突发心脏病。你到那看看就知道了。”那头的道士说道。

   挂了电话,我就往王庄赶去。

   王庄卖粉条的一共两家,一家在庄西头,是个寡妇,一家是东头,是老王家。老王家一家三口,儿子在城里读高中,住宿制的,家里就他们两口子。这下老王走了,王庄卖粉条就是两家寡妇了。

   下午一点多,我赶到了老王家,院子里站了七八个人,老王媳妇在屋里哭着。

   “陈哥,来了,抽根烟”有人见到我进门,连忙递烟。我进屋看了看,对着里屋喊道“要哭赶紧哭啊,今晚上就不能哭了,老王的寿衣、被子都做好没?”

   “陈哥,通知寿衣店了,过会就送过来。”里面人回应道。

   “恩,把瓦盆、剪子什么零碎东西都备齐了,别到明儿忘了。”我又补充了一句。

   我回到院子里,和他们闲聊起来。

   “陈哥,你说这事怪不怪,昨天人还好好的,今儿个说没就没了,哎,真是好人不长命”说话这人是老王邻居。老王家人都很老实,平时靠手艺吃饭,也不得罪人。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啊”我边说边往院子枣树下走去,中午头热,这里刚好乘凉。

   刚进树荫,我就浑身一哆嗦。心里没当回事,正准备点烟,发现右胳膊有点不听使唤,感觉小臂跟抽筋似的,硬邦邦的,我赶紧用左手锤了两下,但不管用,不仅硬,还发烫了。我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背着院里人偷偷卷起了袖子。“吸”我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胳膊上的黑色刀纹黑的快滴出水了,“他娘的,什么情况?”我有点紧张了。用手摸了摸,不磨不要紧,一摸头皮就发麻,眼前又花起来了,天空变成了暗黄色,好在院子里的人都能看到。“还好不是梦”我暗自出了口气。刚一回头,发现树底下多了一个人,“妈呀,你谁啊,他妈的吓死个人”我下意识爆出了脏话。只见那人转脸冲我笑了笑,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一笑竟然还露出了两颗獠牙,穿的衣服还是旧社会衣服,虽然现在农村不富裕,但也没人再穿旧社会衣服了,看不出男女,胸前不鼓也不平。“咕噜”我咽了口口水,腿脚有点发颤,太明显了,撞鬼了。这鬼冲我笑了之后,又把头转了回去,依旧站着不动。

   这时候我手臂越来越烫,热的我直甩胳膊。就在我甩胳膊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胳膊上的唐刀竟然被我甩到手上了,硬生生的甩出来了。这时候我发现,周围人还是有说有笑,好像没看见我这边的情况一样。但情况是真实的,因为唐刀在手,这感觉错不了。

   握着唐刀,这只鬼在我眼前就跟变了样子似的,浑身冒着黑气。妈的,没吃过猪人还没见过猪跑?不管电影也好,小说也罢,浑身冒黑气的鬼绝对是凶鬼恶鬼啊。这只鬼又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不,是看着我手里的刀,空洞的眼神突然让人感觉到他此时是那么的恐惧。这鬼化作一溜黑烟就往院外跑去,这时候我整个人被手里的刀带着追了过去。一路上我的都是飘在半空中,这刀甩也甩不掉,就像长在手上一样。离那恶鬼越来越近,这时候手里的刀一个加速,直接从恶鬼身体穿了过去,过了四五米我才落地,这给我惊的,浑身冒冷汗,太他妈的刺激了,跟过山车似的。这时候拿个恶鬼的整个鬼身化成黑气飞到刀身的鬼脸嘴里,刹那间就消失无影了。

   我有点惊愕,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刀身上的鬼脸冒了出来,迅速在我面前放大,张开大嘴,透过大嘴,看到了早上梦里的情景,“鬼冢”。只见地上又凸起一个坟包。想来就是刚才杀的那只厉鬼了。

   “这就是鬼冢的来历”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