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英雄联盟之吾为亚索神

第三章 一生之敌

英雄联盟之吾为亚索神 月篱 6625 2023-10-19 04:20

  【 】

  落剑山,清晨云雾缭绕,朝阳初升,温暖的抚摸着这片土地。

   一剑天阁一共有九座古殿堂,九位宗师,教各弟子习得各种不同领域的剑道,一大清早,各殿早已坐满了弟子,勤于修炼。

   御风古殿,坐落在一剑天阁的最北方,周围参天古树围绕,占地约五百来平米,藤蔓爬满了这座古朴的两层塔楼,跟其他古殿比起来显得很残破。弟子也仅仅只有两百来人,比起其他古殿清冷太多。就算是只收女弟子的落花古殿,也都有五百名女弟子,这一切都是因为,御风古殿的至高剑术,御风剑术!领悟过于困难,至今都没有几人习得,当代甚至连御风古殿的殿主,风剑子,也没能领悟其最后一式,狂风绝息斩!

   因为御风剑术的领悟困难,几乎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拜入这座殿堂,他们认为就算御风剑术再强,但却无法参悟,拜入御风古殿也只是浪费时间,可以说,御风古殿早已落寞。

   除非是那些极度高傲的剑道天才,认为自己有能力领悟御风剑术,或者是那些抱有一丝幻象,妄想一朝腾飞的人,才会加入御风古殿,亚索便是前者。

   这时,御风古殿内一道声音响起。

   “你竟然没死?还以为你死了呢。”白发少女踏步走来,声音清冷悦耳,虽然动听,但听在夜铭的耳朵里,甚至有些冰冷。此刻的少女就犹如一个冰凤凰一般,美丽却带着令人死亡的严寒。

   原本坐地悟剑的夜铭,被打扰了安静的气氛,夜铭眉头微皱,目光顺着声音移过,望着那走来的少女。少女身材苗条,白袍裹身,下身白色短裤,露出一条圆润修长的美腿,很是诱人,而这美腿,一般人是不敢看上一看的,看到这条腿,夜铭就想到了那个诱惑的兔女郎打扮的瑞文,一双丝袜美腿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宅男的心。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她的手中总是提着一把堪比她半个身子的巨大重剑。每次放在地上,都会震起一片尘土。

   “有事?”夜铭语气淡漠,眼神丝毫没有畏惧,迎了上去。目不斜视的盯着那少女带有侵略性的眼神。

   两人的争锋相对,使得整个古殿内寂静了下来,周围弟子,目光全都转向了这里。没有一个人再大声说话,全部低头,窃窃私语。

   “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我们亚索师兄和这少女对决了,结果落败了!”一个弟子带着夸张的语气说道。

   “咦?怎么会!亚索师兄都没法教训那个目中无人的丫头的吗?要知道,亚索师兄可是拥有三道剑气的剑魂阶强者啊!”

   “那少女也不差,她也同样拥有三道剑气!”

   周围人议论纷纷,因为那少女平时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一言不合就会将其他弟子打的半身不遂。在同龄的弟子眼中就如同魔王一般,遇到都会退避三舍,也只有强大的亚索师兄会与她交手了。

   “没有,只是对你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如果有时间,我们再来切磋吧,希望你不要辱没了你的天才剑者之名。”少女高傲的抬起头,目光与夜铭争锋相对,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在她使出全力的时候,竟然能在她手中活下来。在同龄人中,她从未遇到过敌手。

   “哼,我知道你是谁了!”夜铭轻哼一声,嘴角牵起一抹神秘的微笑。他想到了一个人,现在完全确定了心中所想。白发,重剑,又是女儿身!只有放逐之刃――瑞文!亚索的一生之敌!

   “哦?有趣了。”那少女面无表情的面孔上,竟然也笑了笑,露出一副玩笑的表情,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旋即,她眼神中有着一丝落寞,提剑的手更加用力了,低头低声道:“我都不知道我是谁。”

   “那你来告诉我,我是谁!”瑞文一声怒喝,身体猛的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来,那是一张生冷却美丽的面孔,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猛然举起手中的重剑,便向夜铭砍去!

   噌!一声轰鸣!两剑相撞,一重一轻,一快一慢。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势,两种截然不同的剑者,从相见的那一刻,他们便是一生之敌!

   夜铭知道瑞文来自诺克萨斯,那个凶残与暴虐的国家,从小她就被当做战争机器来训练,年轻时的瑞文,无情且残忍。

   战争与死亡,如影随形,一直伴随着她,她每到一个地方,都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瑞文才开始怀疑一切,她认识到自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最终瑞文弄碎了自己的符文剑,以放逐为名,开始了她的流浪与寻求救赎的道路,这是瑞文的故事,有传言说,亚索当时所守护的长老就是瑞文所杀,之后亚索背了黑锅。因为他的哥哥永恩说过,长老是死于御风剑术下,这个世上只有亚索会传说中的御风剑术。

   夜铭想到,在游戏当中,只要瑞文开大,亚索就会说一句,“是谁教你的御风剑术!哪一个比较重,是你的剑,还是你的过去?”这一切正是说明了艾欧尼亚的长老,极有可能是瑞文刺杀至死的,看来瑞文也在以后学会了御风剑术!两名都是悲情的流浪剑者,亚索一直追杀着她,她却一直在逃跑。

   这一世竟然让我如此早,就遇到了瑞文,难道是我的到来,已经在默默改写瓦罗兰的历史吗?夜铭心中很疑惑,不知道这一切是好还是坏。

   一个是破碎的心,一个是破碎的剑。两人就这样流浪了一辈子。这便以前亚索的一生之敌。夜铭不知道以后的历史会成如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你现在只是一个走入迷途的人,这个世界上,很是事情是杀戮所无法达到的。”夜铭皱眉,咬牙,他的双臂在抖动,双腿微弯,紧踏着地面,与一把重剑硬碰硬,显然很吃亏,瑞文的臂力实在是太强了,使得夜铭明显落于下风。

   “那你又怎么知道,你走的路,一定正确!。”瑞文不服气,傲然反驳道:“不因道德而犹豫,不因死亡而恐惧!这才是我的路!”

   夜铭摇了摇头,现在跟少女时期的瑞文讲这些道理,她完全不会理会。就跟以前的他一样,不会听父母的好言相劝,直到真正长大后才懂得一切。时间才是磨砺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铮!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瑞文的黑色重剑上,突然缠绕起了一阵绿色的剑气,剑气凶残无比,带起一股强烈的罡风,刮得夜铭脸部一阵生疼。她的重剑原本无锋,此刻却像开了利刃一般,拥有利齿,在不断撕咬着他的长剑,他感受到了自己佩剑的痛苦!

   “不好!我的剑!”夜铭感觉心好像有种被撕裂的感觉,他的剑,很痛苦,在向他呼喊,刚想撤开剑。却听到一声,砰!他的长剑应声断裂!剑的上半身,插在了地上,失去了光彩,夜铭也被瑞文轰飞了出去。

   一种钻心的痛,在夜铭的心中蔓延,他从小赋予了这把剑生命,当这把剑终结的时候,作为他的主人,也将体会到了这种死亡痛苦。先天剑体,虽然是剑道的妖孽之人,生来为剑而生,传说中,没有先天剑体之人领悟不了的剑术。但所走的路,危险,痛苦,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坠入万道深渊。就如同现在,每当先天剑体之人,赋予一把剑生命时,先天剑体者将只能用那把剑一直战斗,直至断裂。而每一次的断裂,就如同用剑本人死亡一样,每次剑的断裂,用剑者的心也会撕裂。

   夜铭看着这把普通,没有一丝特殊的的铁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曾今的许多记忆,在亚索小时候,一剑天阁的长老们在测试弟子们的天赋,当他在长老们的面前,握起它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剑身嗡嗡作响,自己出鞘。仿佛在与他交流,而他每次挥动这把剑的时候,剑都会将它的感触传递到亚索的心中。从此长老们称他为天才剑者,拥有赋予剑生命的力量。

   而今这把他从小握到大的剑断裂了,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剑的痛苦,一股悲意习上心头,就好像他自己又死亡了一次,夜铭此刻,不知所措,内心很慌乱。

   “呵,不过是废物罢了,自己的配剑也能断,你这样人也配叫作天才剑者!”瑞文发出一声冷笑,露出一副很瞧不起他的样子,撇眼看着愣在原地的夜铭。她知道,如果夜铭走不出这困境,那么他的剑心便会破裂,从此这个敌手便会消失,将不再配成为她的敌人。

   “原以为我来到了瓦罗兰,成为了亚索,从此高歌踏上英雄的路,为什么我这么容易被打败,我这样,还如何去寻找雪舞...难道我真的是废物吗...”夜铭脸色茫然,黑色的眼神空洞,他不知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此刻他剑心不稳,即将破裂。

   “别让我瞧不起你!能融入我身体的灵魂会是一个废物吗?”忽然一道声音在他心中响起,夜铭瞬间惊醒,虽然第一次听这声音,但是他知道这是谁,他感受的到,他就是亚索!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夜铭的精神世界中,此刻出现一个席地而坐的人,与他一模一样,闭眼漠然开口。

   “剑者的一生,他的剑会破裂许多次,然而我们属于先天剑体,能感受到剑所能感受到的一切,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茫然,而是去感受它!体会它传递给你的声音!”亚索睁开双眸,这双黑色眼眸,如此的高傲,似乎不把一切看在眼里,声音冷漠。“如果你就此迷茫,那么也不配融入我的身体了!”

   “如果你还要去找你的女人,便站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剑者!我能感受到你所能感受到的一切,你也能感受到我的一切,我可不希望你是个废物!”亚索审视着夜铭,开口道:“去将它葬于剑冢吧,它将会跟我们说它最后的故事。”

   亚索一直都存在着,静静的在身体当中沉睡,默默看着夜铭的一切,夜铭所能感受的,他也能感受到。他也从夜铭的记忆中读到了,游戏中的那个他的故事,是如此的悲情。他知道,有了夜铭的存在,他的未来将会改变。

   “我知道了,看来我还需要磨砺,磨砺如何做一名真正的剑者。”夜铭内心豁然开朗,那种死亡的痛苦也随之散去,淡然一笑。他先前是真正沉沦了,被亚索一语拉了回来。

   “你还能控制身体吗?”夜铭发出疑问。

   “哈哈!你说呢?我的身体,我当然能控制。只不过现在需要先征得你的同意,谁让我们现在共用一体呢。”亚索大笑一声,顿了顿,脸色一正,让我去和瑞文说句话。

   “好!”夜铭话音刚落,便发现自己处在一处先前亚索所待在的精神空间。看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这将是你,最后一次你打败我了,好好感受下这种感觉吧,将不会有下一次了。”亚索顿了顿,声音缓缓的抬起头,直起了身子,看向了瑞文。“好好呼吸这种胜利的空气吧。”

   瑞文看着亚索,心中一惊,皱起眉头很是不解,“这个少年为什么毅力如此之强,听说身为先天剑体,一旦他的剑破裂,便会真正体会到死亡的触觉,不是发疯就是沉沦。”当她再次与亚索对视时,心中更是震惊无比,这眼神是如此的高傲,似乎与之前换了一个人一样,这如同雄鹰一般高冷的眼眸,令她想到了自己,这眼神是如此的跟她相似。

   “一生之敌。”瑞文喃喃开口,也想到了这个词,这个人以后的成就,会很恐怖,不会低于她。

   “剑气绕体,看来再过几日你就要进入大剑师了,不错,不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嗓音雄浑有力,略带几分苍老。这声音的主人,便是御风古殿的主人,风剑子,一剑天阁的九大宗师之一,同样也是亚索的师父。他一头灰色长发,年龄约七十来岁,面容却如同四十岁的中年人,他在夸瑞文,这话音一落,整个御风古殿沸腾了。

   “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才不过两道剑气,人家就已经要成为四道剑气的大剑师了!”一弟子很是不忿,其实两道剑气,在他们这个年龄也算是天才了。只不过不能与瑞文这样的妖孽比较。

   “以后千万不能惹到那位少女,我可不想被一位大剑师,打成残废。”

   瑞文来到一剑天阁四年,而这些普通弟子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也只有夜铭知道她的来历。

   “师父!我去剑冢了。”一回神,夜铭已经掌控了身体,看到自己的师父,便开口说道。

   “恩,去吧,好好安葬它,毕竟跟随你这么久。”风剑子看着他的脸,很满意这个弟子,露出微笑,道:“果然没让我失望,先天剑体,虽然是练剑的天才,但却一路艰险,我没收错你。”

   瑞文拿起她的重剑,向右边走去,没有与风剑子说一句话,表情淡漠的离开御风古殿,有些神不守舍。然而夜铭也离开了这里,向左边走去,与瑞文的方向截然不同,走向不同的另一道门。

   风剑子深深的看着离去两人的背影,心中叹息,“为何两个如此完美的剑道妖孽,却是对立的两把剑。”

   “会是他们两个人中的谁呢?”风剑子有种感觉,这两人中,一定会有人能领悟那传说当中的御风剑术的最后一式。他的语气有些寂寥,道:“狂风绝息斩,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了啊,是时候重现于世了...”

上一章 | 最后一章没有了,前往书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