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平凡的王者之英雄联盟

第一章 我们一直很强

  【 】

  美国西雅图钥匙球馆

   DOTA2国际邀请赛(TheInternationalDOTA2Championships,简称Ti)决赛的现场,红与蓝的灯光将夜幕下的体育场分隔成了鲜明的两块。

   在经历了五场,每场长达数个小时的交战中,这漫长的BO5决赛终于定格在了最后的画面,早已疲惫的观众似乎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各种杂物被挥舞在球场的上方,血脉贲张的叫喊声充斥了整个球场,压下了一切的杂音。

   “BK――,BK――,BK――”

   解说台上三个早就把嗓子喊哑的老外突然焕发出无与伦比的精神,用着完全听不懂的英文,激烈且快速的吼叫着。

   作为冠军战队的五名美国队员,兴奋的共同举起那硕大的奖杯,享受着这属于他们的辉煌时刻。

   而在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个角落中,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对,在江秋的眼中,十六岁的这个柔弱少年,只能算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凝视着面前的屏幕,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却忍不住溢出了水光。

   他的战队有着世界最强的二号位,有着世界配合最默契的打野和辅助,有着经验最丰富,操作最完美的三号位,有着意识超强,战略安排世界顶尖的队长,有着不败王者的称谓,但是经过五局的奋战,他们却与冠军的荣耀失之交臂。

   如果说原因,那只有一个,他,对,就是他,作为一号位的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误了,完美的配合,完美的发挥,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缺少了他的输出,一切便在此划下了句点。

   江秋愣愣的看着电脑屏幕,但双眼的焦距早就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长达七个多小时的紧张操作,早就耗干了他所有的精力,还能坚持着结束最后的团战,那完全是本能的操作。

   此刻他的脑子里没有胜利与失败,也没有悲伤与兴奋,如果还有一种信念,那就是找一个地方美美的睡上一觉。

   低低的抽泣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将他从一片空白的世界中拉回了这个已经疯狂的夜晚。

   “别哭,别哭,不就是输了吗,明年我们再来,第一次参加世界总决赛,能打成这样已经很厉害了。”

   转身看向身边的少年,江秋才发现他已经泪流满面,立刻带着柔和的笑容低声的哄了起来,虽然他看上去还算成熟,但毕竟是青训营里出来的孩子,没有经历过打击与失败,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心性。

   只是当他轻拍着少年的后背的时候,与这个孩子相比,他似乎才更像一个孩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瘦弱的身躯,在配上一张青涩的脸庞,没有人会觉得他会比他身边的这个孩子更大。

   “小谈不哭,小谈乖,不就是输了吗,明年我们就来血洗他们。”被江秋惊醒的几位队友全都从休息中回过神,立刻一窝蜂的围在了少年的身边,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

   他们都是老队员了,光是世界总决赛就经历过不止一次,胜与败对他们的影响已经被弱化了无数倍,所以他们更加懂得在比赛后抓紧时间休息,后面还有一大群的记者等着对他们进行轰炸。

   只是他们忘了,在他们的队伍中,还有一个刚刚加入的新人,没有参加过世界赛,更没有参加过总决赛,只是和他们简单的磨合了几场,便被赶鸭子上架的参加了这场无数人注视的世界总决赛,在整个战队中,他才是心里负担最重的那个。

   谈文,便是这个少年的名字,虽然战队成员之间基本都习惯了叫各自的ID,但作为一个新加入的成员,其他人更喜欢喊他的名字。

   一阵子混乱的安慰,终于让少年平静了下来,江秋松了一口气,立刻指挥其他人收拾座位上的东西,全部转移到休息室,准备应付记者的采访,这里毕竟不是可以休息的地方。

   看着其他人搂着谈文走向休息室,作为三号位的吴弘捧着几个人的鼠标键盘和江秋走到了一起。

   “马上的记者招待会怎么办,这次他们肯定会死命的刁难这孩子,别给弄出心里阴影,把一个好苗子给毁了。”

   吴弘紧皱着眉头,作为队伍里资历最老的成员,他远比别人的经验丰富,所以想的也要比其他人多,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暂时接替队长的位置。

   “还能怎么办,大不了把之前商量的那件事拿出来呗。”江秋叹了口气,想要转移记者的注意力,只能用更加有吸引力的事情,但对谈文的指责肯定不会就这么消失,只能暂时押后,希望他自己能够跨过去吧。

   ……

   战队的记者接待室

   清洗过后的CG五个人整齐的坐在桌子前,而对面则是数十位握着纸笔,随时准备记录的记者,以及十几架黑洞洞的摄像机,紧张的氛围让从未经历过如此场面的谈文不禁低着脑袋,恨不得躲到桌子下面。

   在会场安排人员的示意下,江秋整了整衣服,缓缓的站了起来。

   按照正常的流程,应该是记者先进行提问,再由指名成员或者队长进行回答,但如果战队有重要信息发布,队长是有权利代替战队进行宣读的。

   所以在无数记者疑惑且惊喜的目光中,江秋缓缓的站了起来。

   “三年前,我有幸成为了CG战队DOTA1分队一线战队的队长,在四位队友的陪伴下,征战于WCG,并于一年前转战DOTA2,荣幸参加了TI比赛,有幸荣获冠军的宝座,感谢这些年队友的陪伴,也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们的支持……”

   江秋有些不自然的转动着手中的水笔,作为队长,他应对过各种场面,但是这种没有任何准备的新闻发布,他还是第一次做,原本打算回国后的计划,此刻却迫不得已的提前到了现在。

   没有战队后备团队的文稿,他磕磕绊绊的讲述着他想说的内容,回忆着往日战队的一哭一笑,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平静的面对这一刻,但到了此时,才知道,他确实还有不舍,还有泪水。而三位早已知晓内情的队友,静静的端坐着,带着往日的微笑,没有悲伤,没有泪水,静待着整个世界的颤动。

   当所有记者被江秋的回忆弄的晕天塌地,不知道他要讲什么的时候,他终于结束了这段发言:“或许是一种遗憾,虽然我希望能够陪着所有人走到最后,但开始就会有结束,每个人都会有离开的时候,在这里,请允许我提前离开这个舞台。”

   退役,这是一个很多战队选手不愿提及的内容,在这个让所有DOTA迷疯狂的夜晚,却如同最平常的离别一样,被江秋简单的提了出来,在这个转会还没开始的夏季,一位王者的离开,却让烦躁的夜晚阴凉了许多。

   今夜属于胜者,今夜属于BK。

   所有BK的粉丝早就将这个夜晚闹得一片沸腾,而那些饱含期望的CG粉丝则已经带着满腔的不满和遗憾离开了电脑,用那些只属于他们的方式去发泄,去抱怨。

   却没有人会在意,就是这个夜晚,一个曾经的王者永远的离开了DOTA的舞台,没有庞大的欢送会,也没有一声的祝福,只有三个队友默默的跟随在他的身后,沉默却高傲的离开了记者招待室。

   吴弘面带微笑的看着傻眼的记者,队长走了,队友走了,总有人要留下来应付这群人,所以他留下了。

   但是在这个夜晚,他并不想像往常一样,带着一丝顽皮的心态,在所有记者回过神的时候,吴弘也站了起来。

   “从加入战队到现在,我已经在这里经历了七个春秋,说起来,我也是战队里最老的成员了。”

   吴弘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算是DOTA里最老的一批人,当初战队成立的时候,他就是战队里的一员,后来队友一个个都走了,就他留了下来,一直撑到现在。

   但不得不说,资历在很多时候就是实力,刚开始,他就是战队的混子,但不知怎么,混着混着,他就成了世界最强的三号位之一了,当官方发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自己都傻在电脑前老半天。

   “我已经二十五了,在所有的选手里,我是最老的几个。”吴弘自嘲的笑着,“我很幸运,我经历过所有战队最困难的初创时期,也有幸见证了中国DOTA最辉煌的时刻,我想,是时候和我最喜欢的这个地方说再见了。”

   “以前的队友走了,就留下我一个,这次队长走了,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单离开,各位,谢谢你们对DOTA的支持,谢谢你们对CG的支持,更谢谢你们对QIU和我的支持,愿中国战队依旧辉煌。”

   扫了眼全部变成雕塑的记者,吴弘一脸微笑的转过身,脚下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记者们都疯了,现在不走,接下来就走不了了,接下来的麻烦,还是留给战队去处理得了。

   “我是不是有点傻,自己把自己说哭了。”

   ……

   当阳光悄悄掀起窗帘的一角,江秋极不情愿的在床上翻了个身。

   这本是一个无比惬意的早晨,却因为滴滴不停的震动声打破了。

   江秋带着无比怨气的将手机举到自己的面前,就看到屏幕上不断闪烁的企鹅图标。

   流浪剑客,都不用查看,江秋就能知道正在轰炸自己的是谁,只要能够出现在他的QQ里的人,全都清楚昨天那场比赛对他的消耗很大,这个时间绝对还在恢复之中,也只有这货才会没有素质的无限轰炸,就连隐身都拦不住。

   流浪剑客,本名云宏然,原DAS的二号位,世界顶级中单之一,不过可惜了这样一个好名字。

   “干什么?”江秋都没有翻看前面的记录,那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你退役了?”几乎没有迟疑,立刻就有消息发了过来,江秋都怀疑他有没有看自己的信息。

   “怎的?”

   “你怎么能退役呢,二十岁的大好年华,你怎么就退役了,祖国的未来谁来维护?你这种不思上进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这种毫无原则的举动受到所有人的批评和鄙视。”

   江秋一头黑线的看着发过来的信息,立刻回发了过去:“你一个都已经滚蛋两年多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批评我,还祖国的未来,关我一毛钱的事。”

   江秋撇了撇嘴,自己都不玩DOTA了,送上来找抽,不过从他的话里,江秋知道自己退役的事情一定已经引爆了很多人了,发完消息,就切出聊天室,将隐身消除,立刻就迎来一片的提示音,直到半分钟后才结束,江秋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盯着自己的头像看,都闲的没事干吗。

   扫了一眼,多数都是来问自己退役事情的,少数几个才是关心自己的,江秋翻了翻眼皮,都是一群无情无义的货,不过其实大家都习惯了,而且让一群宅男去说关心别人的话,他还真想不出那种场面。

   一个个回复过去,江秋才再次翻出流浪的聊天,这一会功夫,他又说了一堆废话,唯一有实质内容的,也就是关于吴弘的退役消息了。

   这件事江秋知道一些,以前就听吴弘提起过要退役,他一直以为吴弘会回国后再考虑,但没想到他昨天晚上就说了。

   “地球从来不是围着某一个人转的,就算我们全走了,也会有更优秀的人替代我们。”

   江秋对流浪的抱怨没有什么感觉,没有永远的王者,也没有永远的不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他对中国的战队却饱含着信心,他们很强,就算今年未能夺冠,他们依旧很强,除了冠军,中国队依旧包揽了第二到第五名。

   而在新人之中,昨天战队的谈文除了因为紧张导致的失误,表现的无可挑剔,而这样的选手在中国还有很多,所以他坚信,冠军是我们的,只是明年再来一次而已。

   不过对流浪的心情他很能理解,作为中国DOTA界最早的选手,流浪他们当时是借着钱凑出的飞机票,背着一包干馒头,出国参加了WCG的比赛,五个人就睡在马路上打完WCG的所有赛程,带着中国DOTA崛起的第一份荣耀回到了中国。

   所以他们对这份荣耀看的比谁都重,还记得老魏举起奖杯时说的那句话:中国才是最强的。

   “我们很强,一直很强。”

第一章没有了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