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摘仙魔途

第二章 一式剑招

摘仙魔途 服命 7291 2023-10-19 04:15

  【 】

  【请输入条件,包含武学名称以及大致思路。】

   听着系统的话,陈敬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好机会,他总感觉这个系统现在存在着重大的BUG,或者是第一次运行还有漏洞?

   “剑,要求一剑之下无人活,名字就叫秒天秒地。”睁开了眼睛,陈敬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这样的要求,应该很难完成吧!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良久,又或者是片刻,系统的提示音才姗姗来迟,但它的第一句话不是武学,而是...

   【系统损耗过大,将陷入半沉睡状态,请尽快激活。】

   随后就是一式剑招浮现在了陈敬的脑海中。

   仅有一式么?

   不过,若真一剑之下无人活的话,那么确实,一式剑招足矣。

   想到这里,陈敬莫名的心里有些畅快,这个装神弄鬼的系统,这一次吃大亏了吧!

   “哈!”二娃子标志性的短促笑声响起,陈敬睁开眼只看见一张老脸,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了,让陈敬不由心中一惊,随后...双手三百六十度的挥舞着...噗通一声掉入了河中。

   又是同样的寒冷,又是同样的箍法,陈敬死鱼般的趴在船上,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学游泳了,更后悔的是自己貌似不应该选择剑法啊?为什么不选个内功、轻功之内的?

   “哈,我又救了你一命了!大哥哥!”

   望着这一张老脸,陈敬只恨自己没有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英雄气概,于是只能冷着脸转移话题道:“为何要叫我大哥哥,明明我...”

   陈敬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河流的尽头有着一座山,而在那座山上猩红的大字写着,苍山剑派...旁边是数十个箭头,直愣愣的指着,再一眨眼,只见二娃子的头上写着二娃子三个字,然后标注是50点摘仙点...

   这...应该是系统做的好事吧!

   正发着愣,“砰”的一声,船身猛的抖动一下...然后陈敬一个下身不稳,再一次的落入了水中...

   但这一次却是在浅水之中,陈敬并没有闹一些“喜闻乐见”的笑话,反而很快的爬了起来,此时二娃子正拉着一根绳子把船往岸上拖,看的陈敬眉头直跳,第一反应是这货也不怕把船底给拉破了,第二反应是...这货好大的力气啊!

   “哈!”二娃子似乎看穿了陈敬的想法,一声短促的笑声先把陈敬拉回现实,然后腆着一张老脸笑道:“放心放心,不会拉破的,你们这些大人啊!”

   二娃子那七旬老人的外表实在是有些怪异,但陈敬也没有多说什么,可能这是这个世界的特色也不一定!而且,二娃子的行为举止也确实是有些幼稚,更有些热心过头了。

   “走吧!”二娃子看见陈敬还愣在那里,在处理好船之后,拉着陈敬的手催促起来。

   “去哪?”陈敬的目光有些不善了,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是个人都有些警惕心理,他穿着打扮可是和二娃子截然不同,一条牛仔裤,一件体恤衫。

   等等!这衣服...什么时候换成古生古色的紧身衣了!但...不管如何,他要带自己去哪?难道是去他...

   “当然是去我家啊!大哥哥!”二娃子笑着,但是眼底深处却流露出一种期待和渴望,这神情看的陈敬心里一愣,一时半会竟然有些不忍拒绝。

   罢了,权当还了他的救命之恩了。

   陈敬这么想着便也迈着步子跟着他走了。

   大约也就是七八分钟的功夫,他们便走到了一间小茅屋面前,这小茅屋外还晒着一些杂七杂八的野菜之类的,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漫不经心的打理着,似乎有着什么心事。

   “姐姐!姐姐!我回来啦!我还带来了姐夫!”看到那小姑娘,二娃子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冲着那小女孩跑过去。

   “二娃子!你又没捕到鱼!还有,谁让你胡说八道了!”那小姑娘声音清脆动听,即便是在发怒也让人听得心里舒坦。

   在教训完了二娃子之后,那小姑娘便转过身,慢慢的向着陈敬走来,朱唇轻启道:“我弟弟不懂事,一零儿给您赔罪了。”

   明眸皓齿,一笑倾城。

   在直面这小姑娘之后,陈敬不由得有些心折了,在那个世界,何曾有这么天然的姑娘。

   赶紧将目光转向别处,却只看到一双白皙的小手,每一根手指头都晶莹剔透似乎在闪着光芒。

   陈敬心下一片骇然,这一个住处简陋的穷人家女孩,怎么会...如此水嫩。

   一零儿,这明晃晃的三个字在她脑袋上晃悠着,旁边也分明的标注着50摘仙点,抽取一门武学需要1000摘仙点,也就是说要杀100个一零儿这样漂亮的姑娘...这让陈敬怎么忍心哦...

   “哈!”短促的笑声迟早会把他吓出病,陈敬转过头,只见二娃子挤眉弄眼的看着陈敬,颇有些自夸的意味道:“怎么样!我姐姐漂亮吧!嫁给你,不可惜吧!”

   陈敬还未搭话,只闻得一声冷哼,转过头,只见一个穿着锦衣玉袍,腰挎一柄宝剑的家伙带着四个家丁模样的家伙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那四个家丁也是个个背着一把剑,穿着一身紧身服,倒是显得很有精神。

   “一零儿是我的,二娃子,你是亏还没吃够怎么的。”死鸭般的嗓子响起,让人不由得皱眉。

   这种人,在电视剧里就活不过三分钟。

   “你将我弟弟变回原样,我从了你又何妨...”一零儿听着这家伙的死鸭嗓,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面无表情的回着话儿。

   那公子哥儿闻得此言,不由得仰天大笑:“哈哈哈,早这样不就好了!我一坨始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陈敬本来还面目严肃,但是听到这一坨始的话,一时半会完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笑,“噗嗤”一声就乐了,这时候仔细一打量对方,一坨始头上的名字方才闪现出来,一坨始50摘仙点...切...才50...

   用一种不屑的眼神向着一坨始的脸上看去,只见他脸黄黄的,鼻子塌塌的,麻子很有规律的围着脸,头上枯黄的头发盘卷着,引领着世界的潮流,“拉高”着世界的颜值,不愧是个公子哥般的人物。

   “哈!”短促的笑声已经成为二娃子的标志,二娃子笑着,但是脸却红的不行,他梗着脖子,指着一坨始怒骂道:“就你?我姐姐死了也不嫁给你!我这样挺好的,还涨了辈分!你这孙子!当着我姐夫的面你还敢满嘴胡咧咧。”

   一两个50摘仙点的自我感觉还是非常良好的,但一坨始身后有着四个家丁撸着袖子摆着姿势,看起来要大打出手一般,在气势上却是更胜一筹。

   一坨始摆了摆手,颇有着“高手风范”,他斜眼看着陈敬,不屑的问道:“你有啥比我强?”

   这话竟然不是对着二娃子而是对着陈敬说的,陈敬三次落水,身上还是湿的,看上去比较狼狈。

   听着一坨始的追问,陈敬倒也不恼,他本想说,我的脸就比你好看,但这也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于是沉吟片刻,随后开口道:“一式剑招。”

   一坨始瞪大了眼睛,他身后的家丁也很配合的爆发出了一阵阵的大笑之声。

   那一坨始笑了半天,才回过气来,拍了拍腰间的宝剑,一脸高傲的看着陈敬道:“你可知道本公子是谁!”

   他身后的四个家丁,非常默契的一人一句道。

   “苍山剑派弟子”

   “沧水河大侠客”

   “号称沧水一剑”

   “沧水剑一坨始”

   苍山剑派、沧水河...五个活宝啊...就饶他们一命吧...

   我这一式剑招,杀这般人物...实在是...浪费啊!

   再说...我的意思是...我这一式剑招价值的摘仙点...比你小命不知道贵了多少倍了...

   “你将二娃子的毒给解了,我就不杀你...”

   捂着额头,陈敬开始想着,这个世界是不是盛产活宝了,一个两个都这么傻缺,我想要严肃点都不行了。

   “喲!好胆!狗大,丢给他一把剑!”

   在一坨始身后的一个身穿紧身衣的男子,将自己背后的宝剑取下,递给了陈敬,在这期间还小声的向陈敬说道:“兄弟,大家都是干家丁的,别逞强啊!”

   陈敬看着自己一身紧身衣,深吸了一口气,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了,狗大...又是一个50摘仙点的渣渣...

   瞎了你的狗眼了是吧!我这么外貌堂堂,一表人才的!你哪只眼睛看我像家丁了?只值50摘仙点了?

   但听着这狗大的一片好心,作为一个刚刚穿越的现代人...实在不忍心取其狗命啊!而就在这时。

   “嘶嘶嘶”一声声怪笑响起,随后一个阴沉至极的声音响彻四周,“好一个美人儿啊!嗯,好香好香,绝对的处子之身,正合老祖我的胃口啊!”

   一坨始原本还挺怕的,听到对方竟然出口调侃一零儿,瞬间暴跳如雷用死鸭嗓子怒喊道:“上!狗大狗二狗三狗四!给我上!砍死这混蛋!”

   这一坨始对于一零儿倒还真是颇有几分情义啊!

   “嗖嗖嗖”的声音传来,一道道血珠凌空飞溅,一坨始的四名家丁瞬间便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二娃子就仿佛炸毛了一般,大声喊道:“姐姐!快走!.”

   一坨始这时候也回过了神,抽出腰间的宝剑,哆哆嗦嗦的看着出现的黑色身影道:“你,你可知道我是...我是谁!”

   然而这个时候他的四名家丁已经不能再替他喊名号了。

   “嘶嘶嘶”怪笑声响起,那黑影猛地现身于光明之下,阴测测的眼神盯着一坨始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一坨始两条腿不停地打着颤,看着那黑影,猛地一愣神,想起了下山前师傅和他说的话,不由得磕巴道:“老银蛇!”

   老银蛇,本名不详,武功高超,使得一手好暗器,身法诡异,宛若无骨,为人乖张狂傲,颇有些目中无人,因为其外貌显老,又喜女色,最喜欢用银器打造的蛇头破身...美名其曰银蛇探洞...故而江湖人称老银蛇。

   “知道老祖的名字,你还不滚!”那老银蛇双目就想要喷出火一般,死死的盯着一零儿,嘴里更是忍不住发出“嘶嘶嘶”的怪笑声,就像是蛇一样,只是那舌头吐的,实在是让未婚少女们看的有些毛骨悚然,已婚妇女们看的面红耳赤。

   “我,我是不会让你带走姐姐的!”二娃儿猛地将一零儿护在身后,一零儿则是死死地拉着二娃儿怒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的,还不快走。”

   真是好一出苦情戏啊!只不过,二娃儿不是一个老头的形象就更好了。

   似乎是二娃儿的表现给了一坨始勇气,一坨始也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开口道:“是的,我、你、还有你姐夫,我们三合起来...也不一定是对手啊...”

   一坨始刚开始还挺有勇气的,但说到后面,却带上哭腔了,他的队友里实在是没有靠谱的角色。

   老银蛇倒也不急,看着他们闹着哭闹喜剧,阴恻恻的道:“莫怕莫怕,都是要死的,除了这个,嘶嘶嘶,小娘子,老祖要让她欲仙欲死...”

   “叮”众人回过头,只看见陈敬弹了弹手中的宝剑,一脸的无趣。

   确实无趣啊!这老银蛇有点名不副实啊!都不来点实际的...比如我的什么要插你什么...我的手要摸你什么...我的舌头要怎么怎么样...尽是说一些废话...一点都不老司机。

   “我有一式剑招,若你不死,我死。”陈敬腿有些发抖,但是幅度很低,可老银蛇却一眼看穿了。

   “嘶嘶嘶”怪笑声响起,老银蛇走到陈敬面前,戏谑的看着陈敬道:“脚步浮虚,双目无神,怎么看都没有功夫在身,来,老祖站在这让你砍,你敢不敢啊!”

   陈敬微微偏过头,向后退了两步,老银蛇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你麻痹啊笑!你有口臭你知不知道!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