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摘仙魔途

第三章 那一剑

摘仙魔途 服命 4753 2023-10-19 04:15

  【 】

  沧水河畔、茅草屋外。

   老银蛇的尸体依旧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他的眼神还带着些许的戏谑,他的嘴角还微微向上仰着,唯有眉心一点红和流淌在他脸上的鲜血告诉着众人。

   他,已经死了。

   陈敬的脸色苍白,浑身发软,他瘫倒在地上,内心深处无数次的怒骂着系统,这!绝对是在坑他吧!

   当他持剑要杀老银蛇的那一刻,老银蛇的脑袋上便出现了一个红点,但是在红点之外有着一个大大的红圈,那个圈在慢慢的收缩着,收缩着。

   虽然没有人告诉他,但是他却明白,只有当红圈和红点汇聚一体的时候,那么才能真正的做到一击致命。

   但这个过程是煎熬的。

   陈敬每一分每一秒,在那个红圈收缩着的时候,都感觉到自己体力巨大的消耗。

   他开始口干舌燥了起来,他开始双腿发软,他的双臂忍不住的开始颤抖。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却又误导了一个人,那就是老银蛇...

   他以为陈敬在怕他,惧他,他不介意玩这么一会儿,结果,却玩掉了自己的命...

   那一刻,老银蛇看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似乎什么也没感觉到便死去了。

   陈敬感觉自己的这一双手都不算是自己的了,虽然他也看不到自己出剑,但是他有理由相信,如果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武功再高上那么几分,当他出剑的那一刻,或许他的手臂就已经甩飞了。

   如果那个人的武功在高上那么几层,陈敬可以预想到,自己仅仅出了半剑,便死掉了。

   又或者,剑都还没出,自己就死了。

   张了张嘴,陈敬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说什么呢?本来吧!这老银蛇要是不作死,直接暗器飞陈敬,陈敬这和普通人没差的身手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但人家偏偏要见一见陈敬的那一式剑招啊!

   陈敬当时腿抖是有些心虚和激动啊!要知道在老银蛇的脑袋上可是明晃晃的500点摘仙点啊!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

   “他...死了。”最终陈敬还是开口了,因为地上有些凉了,他怕会感冒。

   二娃儿眨了眨眼,一零儿张开了自己的小嘴,一坨始则是狠狠地给了自己两耳光...

   死了?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啊!就只看到陈敬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而现在陈敬说...他死了?

   “哈!”短促的笑声响起,二娃儿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陈敬,显然陈敬此时在他的心里已经是无所不能了,即使现在的他显得很狼狈。

   就连一零儿的脸上都带着些红晕,显然想起了二娃儿之前喊的姐夫。

   “大,大侠!从今天起,沧水一剑的称号,我让给你了。”说到这里,一坨始的声音里面都带上了哭腔,他猛地跪倒在了地上,大声道:“大侠!饶命啊!”

   一坨始显然是记起了之前陈敬让他们见识一下那一式剑招的事情。

   就连老银蛇都瞬秒的剑招,他怎么受得起呦!

   至于说,现在陈敬已经完全瘫了,他怕什么怕这件事。

   他这猪脑子完全下意识的忽略了,面对强者,他忍不住的膜拜害怕...

   “哈!”短促的笑声...二娃儿看着一坨始,沙哑的声音带着些调笑道:“那你还不把解药给我!”

   一零儿似乎也是因为找到了大靠山的缘故,整个人也是放松了下来,点着二娃儿的额头调笑道:“你之前不是说不在乎吗!?这还长了一辈呢!”

   二娃儿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哈”一声短促的笑,随后低声辩解道:“偶尔玩玩还好,但一直这么老,好丑的...”

   说到这里,二娃儿的脸竟然多了几分红润。

   眼看着两人聊得火热,一坨始都要哭了,有些事情他本来想要隐瞒的,但事到如今他也瞒不住了。

   只见一坨始猛地跪倒在地,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然后声音中带着哭腔道:“这毒!这毒我解不了啊!”

   那叫喊声那凄惨的模样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

   原本有说有笑的二娃儿和一零儿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一愣。

   随后还是一零儿先反应过来,娇声质问道:“这!这不是你下的毒吗?之前你还...说能解的。”

   一零儿原本想说,你之前还说跟你走你就能解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一坨始心里也是委屈啊!他原本下的只是泻药,想让二娃儿拉个肚子,整整他!谁知道出了这么个破事。

   “我下的是泻药啊!这种让人变老的药,我怎么可能有啊!我...我之前想的是,先娶了你,然后找我师傅帮帮忙想想办法...”说到这里,一坨始的脸有些发红了,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一个地道的坏人...怎么自己就只能下泻药呢?

   听到这里,一零儿觉得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不由得跪倒在了地上,两行热泪不断在她的脸颊滑落,都怨我,都怨我,要不是因为我,二娃儿怎么会遭受这样的事情。

   原本二娃儿是多么可爱的一孩子啊!突然之间头发掉光,皮肤衰老,一下从一个小童子变成了小老头,这...苦命的孩子啊!

   “姐,姐!别哭了!这不挺好嘛!”二娃儿拍着一零儿的背安慰着,信誓旦旦的说道:“你看,我一男孩儿还好,你要一女孩儿变成我这样,那才叫惨嘞!”

   说到这里,二娃儿的眼睛变的炯炯有神了起来,看着还在地上像随时要断气的陈敬道:“你看啊!我要是有姐夫的本事,那么还愁找不到婆娘吗?男人还是得有本事啊!”

   看着二娃儿一个劲的安慰,一零儿越发的伤心难过了,她拍着二娃儿的背道:“弟弟啊!弟弟!姐姐就算是卖身卖命也要治好你啊!”

   二娃儿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推着一零儿埋怨道:“姐姐啊!你这把姐夫放在什么地位啊!”说到这里,二娃儿突然想起一件事,偏过头看着陈敬道:“对了,姐夫,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陈敬眨了眨眼睛,看着这两个苦命的娃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真要有力气能说话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大喊一声:“那一坨始跑啦!”

   但估计这姐弟两知道也会毫不在意吧!毕竟那一坨始有没有解药,只要以后不再纠缠他们,那便是天涯从此是路人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坨始好歹也算是武林人士,他没有直接回家,反而先是去了苍山派。

   刹那间,苍山派就传出了一个消息,瞬间就震动了整个沧水河武林,并且还在向其他地方蔓延而去。

   老银蛇,竟然被人一剑杀死了。

   杀死他的竟然还是个少年。

   无数的武林人士开始讨论那一剑,而在酒馆当中也有着说书人讲起了那一剑的故事。

   老银蛇虽然不是世界上顶尖的高手,但也是一方响当当的好手,至少在沧水河这一块,可以说是横行无忌的,然而如今却死在了一个少年手中,还仅仅只有一剑。

   原本这也没什么了,偏偏一坨始还把自己的感情故事带了进去,用的还是真名。

   于是除了不知道名字的陈敬用那一剑代替,其他的一零儿、二娃儿都是真名出现。

   这故事也被改编成了一个狗血的四角恋故事,一坨始爱一零儿,一零儿爱那一剑,那一剑爱二娃儿,二娃儿爱一坨始...

   一个茶馆当中,一名路过的黑袍人听到了这个故事,眼神中寒芒一闪,低声道:“原来,躲到沧水河去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