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网游之跨界巫师

第二章 新世界

网游之跨界巫师 白鹿与豆蔻 6886 2023-10-19 01:24

  【 】

  浓郁的黑暗中没有任何生命存在,时间和空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桑达尔无意识地在陨石间隙中漂流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上万年,唯一可以确认的是黑色的薄膜一直将桑达尔牢牢保护,无论是星球大小的陨石还是足以融化金属的太阳风暴都无法伤他分毫。

   不知何时,桑达尔悠悠转醒,他下意识地伸手想抓住自己的法杖,却抓了个空。

   “呜,头好疼!所罗门……还有艾雅……”

   爱人的背叛像一把尖刀,深深地戳在桑达尔的心口上,让他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

   我最热爱的人都离我远去!我空有一身力量又有什么用呢!

   桑达尔嘶声力竭的呐喊,浑身不自觉的颤抖,眼泪慢慢滑落,过去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累了倦了才缓缓恢复平静,也慢慢捡回了昔日大巫师的风采。

   是啊,我可是独一无二的注定要成为巫神的人啊!怎们能因为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自暴自弃呢?

   将千疮百孔的心埋进身体深处,擦干眼泪,桑达尔开始环顾四周,却只能看见流光和虚无。

   “这里是哪里?深渊吗?还是说我被人救了?”

   身中剧毒连心脏都捅破了,按理说他不可能活得下来,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桑达尔惊异地发现伤口处完好无损,连皮都没有破,他还依稀记得墨绿色的血液沾满了全身,此刻也不见分毫。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已经死了?

   或许这是灵魂状态下的自我吧,毕竟他还能思考、还能疑惑。

   不过让桑达尔不解的是,被他用来做实验的灵魂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了,可它从来没听说过那个灵魂脱离了躯壳还能独立思考的。

   而且为什么周围的一起都是那么真实?他此刻显得茫然不知所措。

   他试着释放照明的小巫术,却发现所有魔力都被锁死,宛如最坚硬的石块般堵在大源门口,精神和频率完全无法共鸣。

   桑达尔不死心,又连续释放了几个不同派系的巫术,发现,只有纯粹的精神巫术稍微有些用处,例如语言通晓、读心术之类的,一点用都没有。

   他终于彻底绝望死心了,泄气似得坐在地上。

   “难道我这辈子就只能沦为一个废人了吗?”

   他用手托着腮无聊地看着黑膜外的景色。

   黑暗中绝大部分时间都十分平静,让人很容易陷入沉思。

   总而言之,在那里,你想看的不是近距离的风景,而是天空、海洋和月光湾灯光闪烁的夜景,只不过看起来似乎比四分之三英里还更遥远。

   没有希望,孤独与空虚像月球上的岩脉一样足以把人逼疯,就在桑达尔决定孤注一掷破除黑膜的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光点。

   “那是什么!”

   这些光点是如此的细微啊!让人必须全神贯注才能看到,而且每一个光点都截然不同,有些宛如璀璨的星光,有些看起来就和最廉价的星光差不多。

   久违的光啊,桑达尔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思想,纯粹的黑暗中忽然出现的光给他注入了无穷的希望,他从没想过自己是如此害怕孤独。

   终于临近了,光点也越大越大,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轮廓,没有丝毫犹豫,桑达尔露出了无比激动地神色,深吸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蓝宝石般的“光点”一头栽了进去!

   “轰隆!!”

   由于椭圆形的缘故,黑膜不是十分平稳,突如其来的猛烈撞击造成方向骤然转变,桑达尔顿时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极端的耳鸣逐渐消散,声音重新灌入寂静的世界……

   一个软绵绵的女声响起:“呀哎呀!忽然冒了出来,吓死我了!他是谁啊?”

   另一个声音回答:“不知道,看起来像是个乞丐?”

   “乞丐?人类联邦现在还有乞丐?我记得不是几十年前就没有了吗?”

   “额,可能最近流行复古装扮吧。”

   桑达尔无神的眼睛慢慢恢复了焦距,顿时几十张陌生的脸映入眼帘,灰白到彩色、无声到热闹的转变让他差点热泪盈眶。

   脱离那片黑暗了?这里是哪里?这些人是谁?

   恍然如梦,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疑惑地环顾四周,太多的不解一下子涌入脑海,让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灰暗阴郁的天空,不知材质的鲜丽服装、空气中醇厚的浓香,整齐圆桌上的花圃、一脸好奇的靓丽少女、幻影闪动的正方形方块、还有……桑达尔竟然无法在空气中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魔力波动。

   这里的环境如此陌生,绝对不是他熟知的那个巫师世界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门上的孔洞照射进来,适应了黑暗的瞳孔被光线照射剧烈扩张传来的痛楚,给桑达尔一种刺眼的真实感。

   “我还活着?”他将右手摊到面前,曾经因为各种实验而畸形的手指此刻和普通人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略显苍白。

   “我来到另一个世界了?”桑达尔先是一愣,接着仿佛被闪电劈中了。

   太好了!我还活着!他近乎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狂喜和不安交织,他难以描述自己的心情,既为自己活下来而高兴,又担心自己外来者的身份被发现,然后当做实验品被囚禁起来。

   桑达尔苦恼地看了看周围围着他转的生物,

   他理了理思绪,一个完整的计划也逐渐清晰在脑海中浮现。

   他站起身,把破破烂烂失去法力的法袍丢在一旁,对着离得最近的那个马尾少女问:“您好,我叫桑达尔,请问这里是哪里?”

   女孩张了张嘴说出了一连串他听不懂的话,桑达尔一拍脑袋,哎,实在太高兴了,连语言不通这事都忘了……

   赶紧施展了一个“语言通晓”法术,女孩的话立马被转化成了能被他理解的语句:

   “嗨,你好,我叫王心怡,你看起来有点不舒服,要我打电话叫医疗服务吗?”

   还好失去魔力不影响精神类法术的释放,要不然光是语言不通就足以让他头疼了。

   “不用了,谢谢。”桑达尔礼貌的拒绝了女孩的好意,虽然不知道女孩口中的医疗服务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桑达尔还是不想过早的和这个世界的统治势力做接触。

   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另一个刘海少女旁边,说:“那好吧,帅哥,拜拜喽。”

   “等等。”桑达尔还不放心,下意识的叫住了女孩。

   “还有什么事吗?”女孩转头,脸上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那个……王心怡,请问你听说过‘萨古斯巫师界’吗?还有最近的位面传送阵在哪里?”

   女孩顿时一脸懵逼,半响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说什么?萨什么界?”

   周围一些同样避雨的人以看神经病加傻子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不断有人问:

   “这是在玩cosplay吗?不是说漫展五天后才举行的吗?”

   “魔兽世界?还是刀剑神域?”

   “胡说,这明明是玩游戏玩的走火入魔,分不清现实和虚拟了,哥们,我说的对吧。”

   “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这么中二的话说出来,居然一点都不害臊……”

   听到众人的窃窃私语,王心怡眼角抽搐了一下,看向桑达尔眼神也从同情变成了怜悯,她用手捂着嘴,小心翼翼地对着另一个女孩说:

   “嘿,宋姐,你说他不会是这不会是个傻子吧?”

   “估计差不多。”宋清轩扶了扶眼镜,严禁的道:“现在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了吧,不学习以后只能做个和社会脱节的傻瓜。”

   王心怡眯起月亮的大眼睛挪揄地说:“哎呀,烦死了,整天就是学习学习的,有时间还不如多打扮打扮,要不然,小心以后自己嫁不出出去哦。”

   “好呀,你个小妮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想死了是不是!”宋清轩换大叫一声,扑到王心怡身上,后者立马嘻嘻哈哈地求饶:“不啊啊,哎呦,痒死我了!哈哈哈。”

   两个妹子的“嬉闹”看的一群单身狗狂吞口水、目不转睛。

   眼看被众人无视,桑达尔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像被人当做精神病了,他刚想辩解,忽然看到正在工作的咖啡机,肚子里咕咕叫个不停,他眼睛一亮,快步向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雀巢,不顾滚烫的水温一股脑倒进了嘴里,脸上露出迷醉的神色,真好吃啊!这个世界的人类好像对于享受这方面很精通嘛,

   还是很饿,他如饕餮般将柜台上摆着的小零食全部横扫一空。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呼666:“老哥稳,这是饿死鬼投胎啊!

   在人们的惊呼和拍照中,桑达尔神秘的笑了笑,大步走向门口。

   等着吧,只要能找到魔力锁死的原因,不久我就能重新问鼎世界巅峰了!

   到时候报仇就有希望了,所罗门、艾雅,你们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我要你们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到了那时,天也将因为而哭泣!

   大地也会在我的脚下颤抖!

   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阻挡我的脚步!!

   这时店老板忽然轻呼一声:“这位小先生,等等,你钱还没付呢,一杯雀巢三块五……抹茶蛋糕十六……罐装拿铁二十五……草莓味威化饼干十七……”

   桑达尔的身形陡然僵住了,惟我独尊的气质缓缓消散,他慢慢转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气息。

   “额,不好意思,那个,我今天没带钱,能打欠条吗?”桑达尔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晕!周围一大片人都发出了嘘声,撒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都什么年代了,手机没有嘛?支付宝没有嘛?还用什么现金啊?

   眼见这个怪人无理取闹,周围群众目光开始变得不善。

   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大学生已经走了出了,看他们摩拳擦掌的模样怎么也不像准备用语言说服。

   “嘿哥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爸妈呢?打个电话也能借到点钱吧,怎么会没钱呢?”

   眼看冲突要升级,忽然门外传来一声亢奋的大吼:“《边境》商店开门啦,全场六折!全场六折!还有超值抽奖活动!过时不候,大家快来抢啊!”

   呼啦一声!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之前叫嚣个不停的大学生也被同伴强行拉走了!

   店老板连店铺都不要了,混在人群中往前挤,边跳嘴里还招呼着:“等等我,让我先过去。”

   什么?难道这个所谓的“边境”就是这个世界的巫术咒语?竟然能瞬移那么多的人!真是太可怕了!桑德瑞一脸骇然,看来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呐。

   不过刚刚才那么热闹,忽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冷风吹过桑达尔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