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村政府恐吓村民低价流转土地盖别墅

时间:2019-08-26

  在产业园入口处,一个面积达几十亩的小型高尔夫练习场已经建成。附近山坡上,几十栋别墅也已然成型,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熙和湾项目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未来将建设一个占地1000多亩的体育公园,包括一个36洞的高尔夫球场;还将建成100多栋别墅,包括联排与独栋,每平方米均价1万元。目前,这些别墅大部分已被预订。 但记者看到,上百亩稻田早已撂荒,至少有几十亩的水田被黄泥土填埋。当地村民惋惜地告诉记者,这些基本农田大部分都被征掉了,说是要建设一个名为“客家小镇”的旅游项目,该项目是“熙和湾客家文化旅游产业园”的一部分。 法律规定,土地流转合同文本格式应由省级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确定。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流转合同都是单方面的“霸王合同”。兴宁市农业局和林业局则均称,土地流转是企业与农民之间“两厢情愿”的事情,他们对这些合同并不知情。可兴宁市政府的文件明确显示,“一次性流转”的方式与价格就是由兴宁市人民政府制定的。 为了寓教于乐,同志们就贪腐问题打起了牌。三位同志,一人选了一个省。方便起见,干脆就叫这三位同志江西、山西和四川好了。 根据土地承包法,土地流转合同应标明期限和用途。但记者从村民和永和镇政府获取的多份流转合同显示,这些合同均注明是“一次性流转”,未标明起止时间和土地用途。村民们认为:“这种一次性流转是没有年限的永久性流转,实质就是变相征地。” 经记者调查,该项目占地面积庞大,即使以“国家试点项目”争取到2000多亩的建设用地指标,对其而言仍是杯水车薪。为满足其上万亩的“大胃口”,地方政府与开发商暗中联合,以“一次性土地流转”的方法大肆圈地。 “一张表,一支烟,节假调休想半年;休周六,换周三,协调贤达和高官;高速堵,行车难,长假路途去一半;长假短,人为患,投诉无关假日办。十四年,年年办,年年长假出行难;带薪假,政策变,撤销全国假日办!”怨声载道后,取消假日办,假日怎么办? 近年来,兴宁市不断上马大项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2年以来,兴宁市已完成征地1.5万亩。 养生山城所在地的浊水村村民李添云说:“因土地流转价格太低,村民集体反对,但政府却强行将村里所有的土地都流转了。现在政府承诺的安置房甚至还没有选址,就想把村民的房屋都征掉,将村民赶走。” 针对基本农田被毁,兴宁市国土局党组副书记钟青称:“这是工作失误,永和镇人民政府太心急了,批文还未下来就填了约40亩农田,目前已经被我们叫停。” “该项目是国土部的试点项目。”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兴宁市各级政府部门及开发商反复跟记者暗示,熙和湾项目有“尚方宝剑”。 然而,根据兴宁市国土局提供的《兴宁市低丘缓坡荒滩等未利用地开发利用试点实施方案》,2013年5月,广东省国土厅曾针对兴宁开发试点召开专家论证会,专家们的第一条意见即认为:“兴宁市的试点内容与标题偏离。”专家们的依据是,熙和湾项目申报的试点总面积为154.52公顷,其中农用地面积为148.39公顷,占项目区土地总面积96.03%;其他土地面积为6.13公顷,仅占3.97%。 “建设用地批文尚在申报之中,还未批复下来。”曾云枢坦承:“这是地方政府的招商项目,也是省重点工程,各级政府都要求我们加快投资和建设速度。由于时间实在太紧,没办法等用地批文下来再开工。” 日前,记者来到该市永和镇蓝排村,在通往梅州市的G205国道旁边,立着一块基本农田保护区石碑,上面注明:“东至长新村,西至新中村,南至长安村,北至仁里村,面积共1282亩。” 钟青称,为保持项目完整性,不可避免地要占用基本农田,熙和湾项目涉及基本农田约550亩。但钟青强调,兴宁市在不突破预留基本农田面积的基础上,已将该地块作为“多划基本农田”进行核减。“目前兴宁市正抓紧向省里报批首期550亩地的征地审批手续。” 记者从距农田一公里处,来到熙和湾客家文化旅游产业园施工现场:足有上万亩的连绵山头正处于热火朝天的施工中,一眼看不到头。多处本是绿树覆盖的山体,被推土机剃得体无完肤,露出深黄色的肌理。附近村民说,山上本来都种着果林和生态公益林,如今已荡然无存。 新华网广州12月9日电(记者刘宏宇) 广东兴宁市是一个欠发达的山区县。近年来,该县频频以“大手笔、大气魄”引进大项目,将“一次性土地流转”当成变相征地的手段,农民权益频遭侵害。 记者通过查阅2013年专家论证会的现场材料了解到,当时,为通过专家论证,兴宁市称:“实施方案主要是对低丘缓坡的农用地进行开发建设。”专家则认为,这明显是偷换概念,国土部强调的是“未利用地”,试点的本意在于“保护农用地特别是基本农田,节约和合理开发未利用地”,但熙和湾这个项目大部分都是农用地,甚至涉及基本农田,明显与国土部的精神相违背。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土地流转用途管制,不能搞,严禁借土地流转之名违规搞非农建设,严禁在流转农地上建设或变相建设旅游度假村、高尔夫球场、别墅、私人会所。 我国于2003年开始实施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应当遵循平等协商、自愿的原则,不得改变土地所有权的性质和土地的农业用途。2005年颁布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再次强调:土地流转不得改变承包土地的农业用途。 而在锦洞村,目前仍有16户85名黄泥陂水库移民居住在1958年建的土砖、瓦房结构危房里。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开发商和村干部屡屡采取威胁恐吓的手段野蛮强行流转土地。 “价格太低,没有村民愿意流转。”蓝排村委主任吕伟光说,他们村530多户共2700人,村里总共550多亩水田全部都被迫流转或被征掉了,现在家家都没有田了,靠最多几万元的一次性补偿款难以维持未来生计。 兴宁市地处粤东北山丘地带,四周山岭绵延,中部是粤北地区最大的盆地平原,也因此成为广东省“商品粮基地县”。 77岁的村民钟佛敬将记者领到家中看被砸坏的门窗。钟佛敬说,因反对暗箱操作,他多次被人暗地警告,家中门窗曾先后三次于深夜被不明人员打砸。“家里还有4亩多地至今仍未拿到一分钱的补偿。” 夫妻间没有摩擦那属于最完满的家庭生活,但如果夫妻吵架的主题是关乎钱,那对于婚姻关系就有点不祥之兆的味道。家庭财务争执,不仅仅是家庭收入多少的问题,这里面也包含着如何理财的因素,而一些常见的夫妻间理财之道的不同也会造成夫妻的矛盾甚至是家庭破碎。 因手续不全或补偿标准过低,兴宁当地频频出现群众上访和民告官事件。如今,兴宁市多个大项目的土地流转工作还在如火如荼进行之中,许多失地农民对于未来忧心忡忡。村民纷纷表示:“城市要发展,老百姓理解,但政府应依法流转,合理补偿,不能侵害老百姓利益。” 曾云枢告诉记者,熙和湾项目的大部分土地都是通过“流转”和“租用”的方式从农民手中获取,“流转”是一次性付租金,“租用”是按年付租金。目前该项目已“流转”土地3470亩,“租用”土地1000多亩,流转工作还在进行中。 钟青拿出相关文件说,2012年国土部下发了《关于广东省低丘缓坡荒滩等未利用地开发利用试点工作方案的复函》,批准将兴宁市列为试点单位,梅州市据此下达兴宁市建设开发计划指标7280亩,而熙和湾项目分得计划指标2318亩。 当地村民表示,熙和湾项目所在地,自古就是良田、优质沙田柚果林地和生态公益林地。蓝排村委会提供的早期土地租赁合同显示,当地曾经还是“三高”农业开发区。 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漂在北京的打工者,他们却只能在河北衡水上小学。每个月末,他们只有三五天见到父母的时间,更多时候,他们与父母隔望274公里——思念! 涉及土地流转的蓝排村、锦洞村、长安村等多个村的村民告诉记者,土地流转从未开过村民大会,价格都是政府定的,还采取各种手段胁迫村民签合同。“大部分土地都是被强迫一次性流转给熙和湾集团的,水田20000元1亩,旱地6000元一亩,山林地3000元一亩。” 距熙和湾项目仅几公里之遥,90后团伙租用别墅诈骗 金东警方一举摧毁,一个规划占地面积超16500亩的“明珠养生山城”项目仅通过招拍挂获得190多亩建设用地指标,其余大部分土地则是通过“一次性流转”方式获取。 熙和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云枢称,该项目于2012年立项,占地11725亩,计划投资38亿元,按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建设,以客家文化为主题,将打造集旅游、休闲、体育、度假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旅游产业园。 在产业园南部的一个“光头山”山顶上,一座高达几十米的柱形建筑直刺天穹。建筑工人说,这里将建成一座世界最高的花灯塔。其旁边的一座山头则早已被夷为平地,据竖立在工地上的规划图,这里将建成粤东地区最大的水上乐园。在产业园东部的一处山谷,数部挖掘机正在大肆挖山。许多村民指认,山谷间本有几十亩水田,如今“被流转”后都已填平。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